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9

肥妹

Image
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总是让我感到一阵疗愈。他总是不吵不闹,吃饱了之后就在房子的活动范围里巡一圈,找一个自己属意的角落,一睡就是一整个下午。

肥妹在我们家已经一年多了。从肥妹的诞生,看着他从老鼠般大小的身形渐渐长大,直到最后被对宠物没有好感的家人,包括我自己完全接纳,到现在来说我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肥妹的母亲是只在附近溜达的野猫,她在挺着大肚子的时候选择了在我们家的院子里生产。院子里有纸皮箱,装满杂物的旧鞋架,在屋檐底下刚好能够给她一个暂时安胎的角落。看在她大肚子的份上,家人也没有想要驱赶她,直到肥妹和其他小猫都诞生了,她也没有打算要离开的意思。

那时候肥妹有三个兄弟姐妹,后来有的因为营养不良而离去,有的走在大马路上被车子撞死,有的走在街上走着走着就走散了。后来,肥妹的母亲被发现横尸街头,卧尸在家门前的沟渠里,死因至今仍是个谜。肥妹是他一家人里唯一的幸存者。他一身浅棕色的软毛发,先是纯白色从肚脐范围满满散开来,白色的毛发逐渐转变成浅棕色,覆盖整身的每一寸肌肤。和一般的野猫不一样,肥妹有一条如羽毛般毛茸茸的尾巴,那可是他独特的记号,摸起来像羽毛一样,如鸡毛扫一样蓬蓬的,轻而柔,滑而顺。溜溜的眼球小的时候是宝蓝色的,特别讨喜,直到变成大猫之后才渐渐转变成棕色,我才知道原来猫的眼睛是会随着成长而变色。

我曾经翻开他粉色的爪细细观察,柔弱瘦小的身躯,身上唯一那尖而细长的爪是一只猫对于自己最基本的保护层。小手掌上的猫爪大部分时间都是被抓紧,直到他的生命受到威胁才会大展权威。或许肥妹在我们面前总是处于特别放松的状态,他从不随便展开他的锐爪,只是在我调皮地撑开他的小爪才得以看到爪子的真面目。

说到这里,其实肥妹是个男生。为什么会叫肥妹,也是因为美丽的误会。他刚出世的时候家人都误以为他是女生,而且他又是四个兄弟姐妹之中最胖的那只,所以被称之为肥妹再也适合不过。当他长大了之后才发现他是个男生时已经太迟了,要改名字也改不了口。

我视他如个铺出世的婴儿一样,看着他开始学习行走,脚步蹒跚,调皮捣蛋,没有一刻能够让自己闲下来。家里的院子是他的游乐园,看他从一个花盆跳跃到另一个花盆里,追逐着院子里的蜻蜓,蝴蝶,地上的蟑螂,偶尔还会去玩弄墙上的壁虎,非要把他们都摧残才能够满足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好奇心。那时候,家里总会听到很多怒吼声,用来告诫肥妹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不准乱玩弄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那时他们也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