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



从小不谙水性,虽然曾经上过游泳课,但因为当时觉得课程编排太无聊而半途而废。面对游泳永远都处于半桶水的尴尬程度。虽然能够浮在水面上,但生硬的姿势和不通畅的呼吸转换总是把我和水的距离一再扯远。尽管如此,这一切依然无阻我到泳池游泳的兴致,甚至因为在朋友的邀约下,胆粗粗地报名去考潜水执照。

停泊岛三月的浪潮,海面在阳光照耀下形成波光粼粼的波浪,炙热的艳阳把周围的空气烘成一团热风。快艇与海面的冲击让脸上留下了咸涩的海水,速度加上浪花吹散一片狼藉的发丝,为我们五天四夜的潜水课程掀开了狼狈的开端。

我们的潜水度假屋在停泊岛的大岛海域(Perhentian Besar),三月的岛屿被谧静的空气侵袭,大部分旅馆依然处于休业的状态。海滩上轻易能够看到暴露在外的大水管,旅馆周遭留下的建筑材料,失修的泳池上还飘着绿色的微生物,周围看起来一片荒芜。面对稀疏的游客还有空荡荡的旅店,我不禁感到一阵疑虑,直到在潜水中心遇见来接应我们的惠把我们带到下榻之处安顿下来,内心才感到比较踏实。

海岛上温热的风无死角地把肌肤包围,热风渗透汗水形成黏捏的皮肤。我在出发之前未曾仔细钻研任何关于潜水的知识,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第一次见到教练Q的时候她刚刚潜水回来,身上还穿着潜水服,浑身湿透,从身上滑落的水滴在太阳底下变成一颗颗闪亮的水珠。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爽快地与我们打招呼。少了钢骨森林里的距离感,无需刻意装扮,在海岛上人与人的关系如此坦荡荡。

关于潜水的论理课在慵懒的午餐之后随即展开。五位学生加上两位潜水教练——Q和明,在小小木屋下的户外四方桌围成了一个圈。我的眼睛盯着电脑上正在播放的潜水视频,思绪却随着几尺之遥的海水漂走。先是平易近人的浅蓝色,然后是温柔的海蓝色,随着视线延伸,海水渐渐提高色调,直到她形成了深不可测的深蓝色。席卷而来的海浪在嗜睡的午后化作悠长的催眠曲。沉甸甸的眼皮悄悄地随着海水拍打岸边,夏日的风吹过,松鼠爬过树梢时,不自觉而盖下,直到视频播放完毕,当Q开始要讲课,我才霎时清醒过来。

离开了校园的这些年,我在这几天的课程重新学习及运用科学。翻开教科书,提起原子笔,我们学习关于气压,呼吸,浮力,重心力,空气的成分,海底渐变的颜色,潜水器材的结构等。许多以前课本上学过的科学知识在潜水的时候终于能够派上用场。

18公斤的氧气筒,浮力控制装置(BCD),腰间上辅助下沉的重块,潜水镜,蛙鞋,无形中加剧了肩后的负担。每个人的身后都有自己的担子,没有人能够共同分担肩上的重量。为了投入海水的怀抱,我不得不驼着背,沉着身子,咬紧牙关,笨拙地走在太阳吻过的沙滩上。被氧气筒撞到瘀青的膝盖,淤血在膝盖上残留了一点一点抹不去的痕,脚板偶尔还会被沙滩上凸出来的贝壳和小石头刮伤,仿佛为潜水这堂课敲开了一声警报钟。

潜水区在离开岛屿大约20分钟的距离。四面的风景呈现让人毫无头绪的蓝,快艇总是在我们毫无预兆时停下。被太阳晒得刺眼的水面,船只漂浮在摇摇晃晃的水面让人感到晕眩。我背上潜水装备,套上潜水镜,穿上了蛙鞋,深深吸了一口气。

“准备好了吗?”教练问。

眼前波动的海水让人不禁冒了一身冷汗,我坐在船边,背对海水,口中含着呼吸调节器,纵使内心起了百般挣扎,我却仍然向教练比了个OK的手势。

我紧闭双眼,经过教练的三声倒数过后背海翻滚而下。当我再度睁开双眼时,自己已漂浮在无依无靠的海面上。充气后的BCD在水面上勉强支撑身上的重量。当全部人都跳了下海,Q向大家比了个“下”的手势,提示大家准备往下沉。我感到极度不安,心里泛起了百般涟漪,虽然左手还是本能地跟着指示按压排气管,当BCD的空气渐渐被排出后,咸涩的海水逐渐把我淹没。先是下巴,嘴巴,鼻子,然后慢慢没顶。我的内心深处开始呐喊,我可从来都没有准备好啊,纵使内心百般挣扎,在没有一丝后退的余地之下,一眨眼,我终于被周围的深蓝色狠狠吞噬,缓缓沉入海底。

一开始的时候,我极度不适应海底下的呼吸。恐惧,不适,陌生的环境和氛围逐渐将我四面包围。碱性的海水让我的喉咙开始发痒,一种强烈的不适感把我瞬间掩埋。距离海面接近十米的距离,我几度感到惊惶失措,四肢开始不听使唤而不断挣扎,我一度忍不住想冲出海面。Q在好几次总是拉着我,“慢慢来,深呼吸”她向我比了呼吸的手势,要我好好深呼吸冷静下来。

我努力幻想自己是一条鱼,忘却人类的本能,摒弃鼻子的呼吸功能,只用嘴巴控制自己的呼吸。面对强劲的潮水,逼人的气压捣乱了双耳的平衡,还有不经意流入潜水镜里的海水让我慌了神。我除了根据教练的指示,战战兢兢地完成各种指定的潜水技巧,其余的时间只是安静地待在原地不动。在无声的海底里,我唯一听得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在这个不属于我的空间里,面对未知还有种种不确定,紧绷的情绪在海底下每挪动一小步好像都会瞬时崩塌。

海底的世界是无声的,水的阻力让人的动作变得非常缓慢。我们无法用声音正常沟通,只能够用手势还有眼神来明确表达自己。当我再度闭上眼睛,努力调节自己的呼吸之后,我清楚地听见自己强烈的呼吸声,从呼吸调节器随着自己的呼吸喷出来的水泡穿过眼梢往上一颗一颗漂走,全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睁开眼睛后,眼看教练有在,队友也在,呼吸管还在,我实实在在地感受着自己的呼吸还有心跳的脉搏。从那一刻开始,我决定只专注在一件事情——控制呼吸。

好几次我都像个惊惶失措的小孩,感到无助和沮丧,极度想要离开水面。但Q总是用坚定的眼神告诉我,深呼吸,慢慢来,不要紧的。纵使我们处于无声的海底空间,但我却从她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力量。当我们每作一次动作和技巧,她总会毫不吝啬地为我们作出拍手的姿势,促使我尽管拖着再沉重的身子,也要一步一步往深海游去。只要在海底看见悠游的鱼群还有水草缓缓地随着水波摆动,在鱼群和珊瑚的陪伴下,我的心跳才渐渐平复下来。

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幕一个人在海面上自救的求生技巧,漂浮在茫茫大海中,没有任何依靠,靠着仅存的最后一口气用力地为自己的 BCD充气。面对强劲的潮水左右来袭,头部被四面袭击而来潮水掩盖随后又浮起,海水钻入口中直逼喉咙,在体力几乎被耗尽的烈日底下,我感到快要崩溃,几乎泪洒南中国海。一尺之遥的教练一直重复“不要放弃,继续吹!”在第三次的尝试之后,终于一口一口气地把自己撑在水面上。

这些年来,繁华都市里让我筑起的强悍躯壳和无惧,竟在潜入海底之后瞬间瓦解。我第一次遇见如此胆怯的自己,在大自然的笼罩下显得如此卑微而脆弱。潜入了海底世界,我重新直视自己的恐惧。纵使自己是众多同学里最胆小的一位,但每一次的海底实践都能够一步一步慢慢地完成和突破,让这四天的潜水课程过得有惊无险,教练语重心长地在我们的潜水执照申请表上签了个大名,而我也顺利取得潜水执照。

潜水课程完毕后的夜晚,我们在晚餐过后聚集到那户外的桌子上。面向大海,喝着铁观音。在安静的海岛上,岸边依然有几艘寂寞的船只,没有喧闹的酒吧和音乐,视线内也不见任何观光客。我们在木屋下聊着笑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海景,没有光害的天空,在太阳西沉之后被浩瀚的星星点亮了起来,形成了一片星海。由于周围的装修工程还在进行中,房子在午夜十二点之后会被中断电源,瞳孔在一片漆黑的黑夜中渐渐放大,头顶上的星星变得越来越多。早已习惯了大都会的璀璨繁华,霓虹灯再耀眼,也比不过眼前的繁天星海。在这几天如此安宁和专注呼吸的日子里,生活过得朴素却平实。岛上的人舍弃了大都市里的便捷,迁往这个平静的角落,有人厌倦了城市的生活,有人想要过返璞归真的日子,一点白饭配鸡蛋和葱头就是一餐,终日与海洋与鱼为伍,过着一种简单得让人向往的生活。


潜入海底,身后的重量在海水的浮力支撑之下瞬间变得轻盈,眼看周围处之泰然的鱼儿,此刻烦躁不安的心被顿时安置下来。

“下次还来潜水吗? ”

面向令人又爱又恨的大海,我笑而不语。

Comments

  1. 你这个写生我真的好喜欢,跟你一起"感到快要崩溃,几乎泪洒南中国海"

    ReplyDelete
  2. 每次读完都被激发,有股冲劲想去做。厉害eh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