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9

潜水

Image
从小不谙水性,虽然曾经上过游泳课,但因为当时觉得课程编排太无聊而半途而废。面对游泳永远都处于半桶水的尴尬程度。虽然能够浮在水面上,但生硬的姿势和不通畅的呼吸转换总是把我和水的距离一再扯远。尽管如此,这一切依然无阻我到泳池游泳的兴致,甚至因为在朋友的邀约下,胆粗粗地报名去考潜水执照。

停泊岛三月的浪潮,海面在阳光照耀下形成波光粼粼的波浪,炙热的艳阳把周围的空气烘成一团热风。快艇与海面的冲击让脸上留下了咸涩的海水,速度加上浪花吹散一片狼藉的发丝,为我们五天四夜的潜水课程掀开了狼狈的开端。

我们的潜水度假屋在停泊岛的大岛海域(Perhentian Besar),三月的岛屿被谧静的空气侵袭,大部分旅馆依然处于休业的状态。海滩上轻易能够看到暴露在外的大水管,旅馆周遭留下的建筑材料,失修的泳池上还飘着绿色的微生物,周围看起来一片荒芜。面对稀疏的游客还有空荡荡的旅店,我不禁感到一阵疑虑,直到在潜水中心遇见来接应我们的惠把我们带到下榻之处安顿下来,内心才感到比较踏实。

海岛上温热的风无死角地把肌肤包围,热风渗透汗水形成黏捏的皮肤。我在出发之前未曾仔细钻研任何关于潜水的知识,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第一次见到教练Q的时候她刚刚潜水回来,身上还穿着潜水服,浑身湿透,从身上滑落的水滴在太阳底下变成一颗颗闪亮的水珠。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爽快地与我们打招呼。少了钢骨森林里的距离感,无需刻意装扮,在海岛上人与人的关系如此坦荡荡。

关于潜水的论理课在慵懒的午餐之后随即展开。五位学生加上两位潜水教练——Q和明,在小小木屋下的户外四方桌围成了一个圈。我的眼睛盯着电脑上正在播放的潜水视频,思绪却随着几尺之遥的海水漂走。先是平易近人的浅蓝色,然后是温柔的海蓝色,随着视线延伸,海水渐渐提高色调,直到她形成了深不可测的深蓝色。席卷而来的海浪在嗜睡的午后化作悠长的催眠曲。沉甸甸的眼皮悄悄地随着海水拍打岸边,夏日的风吹过,松鼠爬过树梢时,不自觉而盖下,直到视频播放完毕,当Q开始要讲课,我才霎时清醒过来。

离开了校园的这些年,我在这几天的课程重新学习及运用科学。翻开教科书,提起原子笔,我们学习关于气压,呼吸,浮力,重心力,空气的成分,海底渐变的颜色,潜水器材的结构等。许多以前课本上学过的科学知识在潜水的时候终于能够派上用场。

18公斤的氧气筒,浮力控制装置(BCD),腰间上辅助下沉的重块,潜水镜,蛙鞋,无形中…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