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8

走过ABC的色彩

Image
杯子里的柠檬姜茶在冷空气中化成一缕冉冉的白烟,我把双手围在杯子旁取暖。天气实在太冷了,大厅里挤满了来取暖的住客。有的人在享用餐点,有人在玩牌,有的人在刷手机,而大部分的人都无所事事,纯粹想要籍着拥挤的空间来取暖。周围的空气很干,手指和嘴唇都快要崩裂,指甲周围的皮肤很容易破裂并露出鲜红的血丝。由于没有事先涂上润滑油,脚踝上显现白色的肤痕越来越明显。

山上的天空很快转暗,大概下午五点左右窗外就是一片灰蒙蒙。我几乎一天三餐都会点柠檬姜茶以驱风御寒。窗外的空气介于零度到十度之间,冷风飕飕,每当有人开门进出饭厅时,流进来的冷空气总会让人顿时打冷颤,随后心里总会破口大骂到底是谁不关门。

我们在登山的第四天就已经上升到了海拔四千米的ABC。栖居在寒风冷冽的山谷,每一天最难作的决定是到底今天要穿多少件衣服。卷缩在温暖的睡袋里,每一天起床都需要很大的勇气,每打一个哈欠就会感到嘴唇快要崩裂。在没有暖气炉的房间里,连更换一件衣服也会挑起很大的心理战。“我只想继续躲在被窝里。”“你这样只会继续冷下去。”果断的室友在我还在犹豫该不该起床梳洗的时候早已全副武装,准备动身了。

我囤积了好大的勇气才终于脱离了睡袋和“温床”,而当我自我感觉良好其实外面的气温其实还不算太冷,直到扭开水龙头洗手的那一刻才知道什么是冻得入心入肺。十指在冰水流过之后已经快要麻痹,如果再久一些,好像就会失去对于温度的触觉。

十一月的ABC是属于干旱的季节,山脚下的土地长满了鲜艳的花朵,山上的叶子也开始转红,秋天已经到来,空气微冷,但还没有到寒冬,而营地的雪也开始渐渐成形。我没想过能够在一个路线同时欣赏三种不一样的季节,不同的路段可以欣赏不一样的风景,有种赚到的感觉。




在这十天的行程,我们每天的平均徒步时间大概是四到五个小时。每天吃饭,走路,睡觉,然后重复。数不尽的上坡路和汗流侠背的白天,换来的是每晚超过八小时的充足睡眠。在山上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在寒风侵袭的星空低下喝着冒着烟的热美禄。“我好想念马来西亚的天气。”“我想吃伊面加蛋。”“还有云吞面。”在吃过晚饭后无聊的夜晚时分,我和队友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面对在山上每天几乎重复的菜单,早午晚餐大致上都是同一种食材,只是以不同形式呈现。最常吃的是马铃薯,鸡蛋,面包,萝卜,包菜,扁豆汤(dal),还有米饭,被马来西亚宠坏的舌头在这里开始泛起浓烈的家乡情。


营地周围的干草还没有完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