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沙巴也没什么

这已是我第三次来沙巴报到,之前来那两次都是很青涩的时候,在念书,或者刚刚出来社会的时候。那段日子总是最逍遥的,去哪里,看什么,尝什么都快乐。这次难得在繁忙的工作季节中抽身,家人也难得齐人,我因旧地重游而心情异常轻松,随性地带着家人到处游走闲逛,也算是悠哉。

哥打京那峇鲁,又称亚庇。早上可以到背包客栈林立的加雅街享用道地的早餐,可以是沙巴叻沙,充满蛋香味的斗兰湖面(Mee Tuaran),又或者猪肉丸有嚼劲的生肉面。我对斗亚兰面情有独钟,飘着蛋香的面条搭配半肥瘦的叉烧,烧肉,还有鸡蛋裹在外层的煎鱼饼,加上切片的新鲜菜心,简直就是最平民化的奢侈。上次来的时候民宿的老板不知从哪儿弄来两包斗亚兰面,看它相貌平平,谁知一尝,就让人爱上了。在干炒面的级别来说,成兴茶餐室的斗亚兰面也算是近满分。没有游客蜂拥而至的拥挤,低调的老店在车水马龙的大街旁,让味蕾找到了归属。而母亲却对于金沙园的生肉面念念不忘,除了对于猪肉的新鲜和爽口赞不绝口之外,加上弹口的面条更是画龙点睛。

中午的时候可以到色彩斑斓的菲律宾市集寻宝。这里有零零种种的手工艺品,用最道地的材料制造而成的民族乐器,海底打捞回来的珍珠项链,或者手工精致的编织品。悬挂木梁的竹桐风铃随着头顶上的电风扇转动而发出不规律的叮咚声响。

在众多商品中,我唯独钟爱手制的手指钢琴。手指钢琴采用的原料是最道地的椰子壳,彻底地彰显了沙巴与海湾密不可分的关系。深褐色的椰子壳切割两半,贴上板块之后表面再沾上五彩缤纷的颜料,被磨滑的椰子壳上漆了一层蜡,捧在手掌心显得小巧可爱也不失大方,加上七支坚韧的铁片,在手指轻轻按压便会听到叮叮铛铛的声音。由于是手制品的关系,手指钢琴的音质会随着铁片的排列和长度发出不同音调的脆耳声响。也正因如此,每个手指钢琴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想,这就是手工艺品的最珍贵的地方。

窝在菲律宾市集里头的小店都在重复售卖类似的商品,狭小的通道只能够供一个人穿梭其中,让人仿佛置身彩色迷宫,一不留神便会与身旁人走散。

“这些珍珠都是来自沙巴海底吗?”母亲问到。

“非也,都是来自菲律宾,只是在这里进行后制。你看,这一边的珍珠串都是收货时最原本的样子哦。”卖家指了指玻璃陈列柜里左手边的珍珠串。接着又说道,“越圆的珍珠越值钱,那些便宜的都是经过加工处理的。” 接着指着右手边的珍珠手镯。我们的目光随着她的手势而停留,昏黄的灯光反射在琳琅满目的珍珠雪白的表面上,隐约反射在我们的脸上。母亲买了一对珍珠耳环,高兴地离去。

菲律宾市集隔壁就是当地人的菜市场。渔人和菜农在海风的包围下寻找生计,档口上廉价的各类蔬菜又大又肥,如此诱人,可我却带不走。

翌日,母亲发现耳环有小瑕疵而欲前往市集更换,可是在眼花缭乱的市集摊位里,要找回同一家店家还真让人伤脑筋。 殊不知我们竟然凭着认定昨日在摊位附近玩弄的手指钢琴,还有和店家聊天时认真扫描过档口留下的种种“线索”,成功在上百家摊位里找到同一家摊位。这完全拜于我姐的机智还有母亲无心和店家岔开话闸子而留下的指引。也正因如此,我对于菲律宾市集的回忆又添加了有趣的一笔。

我总羡慕那些家里与海边毗邻的孩子。在少于半小时的距离便能够看到碧海蓝天,暮色时分亦可和心爱的人依偎海滩日落夕阳。视线的一边是一望无尽的海与天,另一边则是车水马龙的公路。等红灯的时候可以观海,还有头顶上飞机飞过向往自由的天空。在海上立足的板屋倒影在海面上,海水在金色的太阳照耀下产生了粼粼波光,朴素的渔人在海面上滑着小舢板,如鱼儿一样在海中畅游。

在丹戎亚路(Tanjung Aru)海滩的傍晚,海风吹拂面颊,周围都是看日落的人群。大家朝着夕阳摆起各种逗趣的动作。在耀眼的夕阳面前,人们也仅仅是个小黑影。在它投入海岸线的怀抱之后,人群一窝蜂散去。大家只为了留守最动人的时刻,又有谁愿意守护黑夜呢。

很多人问,沙巴到底有什么,其实也没什么,或许就是来吹吹风,看看海,偎在大树下的秋千上度过一个下午,在寒风凛冽的夜晚窝在板屋里吃火锅。开着一部七人车在市区乡镇四处遨游,在平凡中寻找小确幸,我想,也就只有这样吧。


丹戎亚路(Tanjung Aru)的日落

好好味既Tuaran Mee~~ 

有趣的菲律宾市集


民族风泛滥的 Kalimba, 亦称为手指钢琴


亚庇大街道一侧的海滩


沙巴大学里的小角落,美丽得让人心动~

Comments

  1. 如果爱人在身边应该就很不一样了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2. Lhe. 写到我不用亲自去沙巴都感受到沙巴的风俗

    ReplyDelete
  3. 现在印尼的manado成为天朝游客的新宠,沙巴应该是过去式了,但四,我还木有去过沙巴。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Recent Pos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告别老爷车

爬一座纯粹的山

一个人去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