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4, 2018

发送键

我始终没有勇气按下发送键。

同样的句子反复输入了几遍,该不该加表情符号,还是豪迈一点比较干脆。看着他的状态从离线到上线,上线到离线。身旁的友人开始督促要下注了,我应声了两句之后抽出了几张纸币,心不在焉地拨弄地板上的纸牌,不时仍会偷描被搁置一旁的手机。有人赢了点小钱不断加码,有人输了几局而开始减码。荧幕上的时间跟着身旁的欢呼声跳跃。夜已深,在这样暧昧的时间,此刻按下发送键似乎更显尴尬。

我看着他的设定头像,犹如耀眼星河般发光,而我只是在黑夜中被照亮的泡沫。有时可见,有时则视而不见。

被酒精熏得微热的脸颊,恰好掩盖了淡淡的愁。那一晚,我睡得好沉。
又或者,我根本不想醒来。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