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8

其实,沙巴也没什么

Image
这已是我第三次来沙巴报到,之前来那两次都是很青涩的时候,在念书,或者刚刚出来社会的时候。那段日子总是最逍遥的,去哪里,看什么,尝什么都快乐。这次难得在繁忙的工作季节中抽身,家人也难得齐人,我因旧地重游而心情异常轻松,随性地带着家人到处游走闲逛,也算是悠哉。

哥打京那峇鲁,又称亚庇。早上可以到背包客栈林立的加雅街享用道地的早餐,可以是沙巴叻沙,充满蛋香味的斗兰湖面(Mee Tuaran),又或者猪肉丸有嚼劲的生肉面。我对斗亚兰面情有独钟,飘着蛋香的面条搭配半肥瘦的叉烧,烧肉,还有鸡蛋裹在外层的煎鱼饼,加上切片的新鲜菜心,简直就是最平民化的奢侈。上次来的时候民宿的老板不知从哪儿弄来两包斗亚兰面,看它相貌平平,谁知一尝,就让人爱上了。在干炒面的级别来说,成兴茶餐室的斗亚兰面也算是近满分。没有游客蜂拥而至的拥挤,低调的老店在车水马龙的大街旁,让味蕾找到了归属。而母亲却对于金沙园的生肉面念念不忘,除了对于猪肉的新鲜和爽口赞不绝口之外,加上弹口的面条更是画龙点睛。

中午的时候可以到色彩斑斓的菲律宾市集寻宝。这里有零零种种的手工艺品,用最道地的材料制造而成的民族乐器,海底打捞回来的珍珠项链,或者手工精致的编织品。悬挂木梁的竹桐风铃随着头顶上的电风扇转动而发出不规律的叮咚声响。

在众多商品中,我唯独钟爱手制的手指钢琴。手指钢琴采用的原料是最道地的椰子壳,彻底地彰显了沙巴与海湾密不可分的关系。深褐色的椰子壳切割两半,贴上板块之后表面再沾上五彩缤纷的颜料,被磨滑的椰子壳上漆了一层蜡,捧在手掌心显得小巧可爱也不失大方,加上七支坚韧的铁片,在手指轻轻按压便会听到叮叮铛铛的声音。由于是手制品的关系,手指钢琴的音质会随着铁片的排列和长度发出不同音调的脆耳声响。也正因如此,每个手指钢琴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想,这就是手工艺品的最珍贵的地方。

窝在菲律宾市集里头的小店都在重复售卖类似的商品,狭小的通道只能够供一个人穿梭其中,让人仿佛置身彩色迷宫,一不留神便会与身旁人走散。

“这些珍珠都是来自沙巴海底吗?”母亲问到。

“非也,都是来自菲律宾,只是在这里进行后制。你看,这一边的珍珠串都是收货时最原本的样子哦。”卖家指了指玻璃陈列柜里左手边的珍珠串。接着又说道,“越圆的珍珠越值钱,那些便宜的都是经过加工处理的。” 接着指着右手边的珍珠手镯。我们的目光随着她的手势而停留,昏黄的灯光反射在琳琅满目的珍珠雪白的表面上…

发送键

Image
我始终没有勇气按下发送键。

同样的句子反复输入了几遍,该不该加表情符号,还是豪迈一点比较干脆。看着他的状态从离线到上线,上线到离线。身旁的友人开始督促要下注了,我应声了两句之后抽出了几张纸币,心不在焉地拨弄地板上的纸牌,不时仍会偷描被搁置一旁的手机。有人赢了点小钱不断加码,有人输了几局而开始减码。荧幕上的时间跟着身旁的欢呼声跳跃。夜已深,在这样暧昧的时间,此刻按下发送键似乎更显尴尬。

我看着他的设定头像,犹如耀眼星河般发光,而我只是在黑夜中被照亮的泡沫。有时可见,有时则视而不见。

被酒精熏得微热的脸颊,恰好掩盖了淡淡的愁。那一晚,我睡得好沉。
又或者,我根本不想醒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