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 2017

追稻

火车总是能够勾勒出我对浪漫的憧憬。一路上掠过的风景,在左手边的窗外不断切换,像是幻影片,由南往北的火车路上,从繁华的大都会缓缓带旅人来到被时间定格的老城。

我随着不间断的隆隆声卷入梦乡,身后偶尔传来小孩的打闹声依然无阻睡意的降临。直到火车横跨 Bukit Merah 湖泊,身后的小孩大喊 “Tasik” (湖泊),我才突然惊醒。笨重的火车瞬时化身走钢索的人,没有丝毫疑虑,以轻盈的姿态在湖面上轻轻滑过。这不就是我常常幻想火车会经过湖面的场景吗,像是《千与千寻》动画故事里的小千和无脸人一起走过那条路一样。火车的倒映在湖面上,轨道上溅的水在太阳的照射下化成彩色的水花,灿烂地飞跃,然后缓缓坠落。随后湖面恢复一片平静,仿佛刚路过的火车都是幻影。火车竟如此轻易地容入风景里,毫无违和感。

阴郁的天气把世界都染成灰色,像是被套上灰虑镜的影片,窗外只剩下单调的灰和白。穿过湖泊之后,风景渐渐转换成空旷的草原,从一开始喧闹的城市到切换到稀疏车流量的道路,直到一片一片无止尽的稻田海,低垂的稻穗像是卑微的仆人,没有夸张式的铺张,以最诚恳的姿态默默迎接到访的旅客。

由于没有事先预定前往加央的火车票,我们到了威省后转搭巴士前往加央市。从威省前往加央是一段辗转的旅程,由于没有直通车票,巴士得路经日得拉,亚罗士打,玻璃市港口等车站,最后才抵达加央。笔直的公路夹在绿油油的稻田中,延绵不尽的绿,一望无尽的绿,让人产生视觉疲劳的绿,美得让人心旷神怡。

当天我们的落脚处是位于稻田中央的房子,背着山,向着田,长得是我憧憬的样子。周围青葱的风景让我瞬间忘却赶路的疲惫。卸下了行李,换上了轻便的衣装,我们租了小车子四处窜行。电台里传来轻快的马来乐,轻松的节奏随着我们展开未知的旅途。

天色渐渐转暗,落幕后的加央市安静得可怕。街上的车子少,红绿灯也少。我们仿佛闯入了无人之境,没有车子的公路仿佛只为我们而设。周围是空旷的田野,或许是稻田,或许是马来村庄。河边的烧鱼大餐是一顿稿赏疲惫赶路人的盛宴,在没有光的街头转角处燃起了熊熊炉火。一眼望去,餐厅里尽是满满的人群,瞬时把我们从无人之境接驳回来现实。

*

落雨飘飞的十一月,或许不是赏稻的最佳时期。清晨坠落的膀雨打破了我们追随日出的计划。在车里等雨的人被困在雨中,唯有欣赏难得的雨中田景。雨后的田野被披上一层朦胧的外衣,被笼罩的山丘,浓雾环绕的树林,让眼前画面添加神秘色彩。也就是因为这一场雨,我们才能够看到另一面的景观。或许根本没有所谓最佳的时期,在什么季节,就欣赏什么样的风景。

没有看到想要看的风景,我们却在前往郊区的路上发现无敌稻田公路景观。雨过天晴的早晨,背后耸立的山峰,没有旅客入侵的地域,像个酣睡的婴儿,静谧,和谐。我们把车子停靠路旁,放肆地按下快门。住在风景里的人如常地驶过那路段,或许在我们按下快门的当儿,也不知觉成了当地人眼里的风景。

他们总说这儿没有可取之处,没有高楼,没有快餐店,连在茶室的早餐选择也只有清汤面和干捞面两种选择。吃的是最原始的生活味道,尝的是与世无争的平庸日子。但有时旅人想看的,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稻田里的小房子

只有一辆车子能够通过的小径

耸立的山峰在旁默默守护大地

左右两旁都是茂密橡胶园。如果马来西亚有打工度假计划,那铁定是来林里割胶(笑)

无尽头的R133公路

摄于 R133 Jalan Jejawi- Tok Kayaman

美人配美景(误)


 记 / 玻璃市,加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