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6, 2017

夜深了依然不回家的人们
是迷恋夜色的美
还是依然沉溺在昔日的美好

下班后的夜
在一条安静的街道上悄悄地绽放
这儿没有酒吧街的喧闹
是个适合收藏秘密的角落

身后红色的帘仿佛把世界隔开了
周围传来低声细语的谈话声
侍应生往玻璃杯注入红色的液体

她轻轻地啜了一口被夹在指尖上的香浓
微醺的脸庞,沉甸甸的眼皮
在昏黄的灯光下却藏不住淡淡的愁

她淡然地说着生活的种种
好像一切都无关紧要
三杯下肚
把快乐与不快乐都流入身体里

翌日 天气明媚依旧
仿佛昨日的愁不曾降临
在苏醒后随着清晨的露珠消散




Saturday, September 9, 2017

音量

前往上班的路是一段昏昏欲睡的跋涉。尽管筋疲力尽也不得不往前走。把背景音乐转换成自己爱听的音乐,享受一个人的空间。沉甸甸的眼皮,滑手机的手指,失焦的瞳孔,背景音乐跟着调高,跟着宣泄的嗓子。在移动的箱子里,尽管和周围的大道使用者仅有一尺之隔,也不害怕别人会对你投以异样的眼光,仿佛隔壁车子里的人看不到自己的失态,即使你们靠得那么近。

戴上了职员通行证,一整天的时间都不属于自己。情绪跟着视窗右下角不断跳动的时间起伏,被不断涌入的工作量磨成了细针,散满一地的狼狈。你眼角一瞥,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突然泛下了大雨。玻璃背后的世界是无声的,大雨安静地落下,没有想要打扰谁的意思。

暮色降临后,人群都退去。窗外恢复一阵平静,转暗后的天空似乎为了要掩盖些什么。落下的雨滴在空气中消散不见,仿佛得到了解脱。

格外安静的氛围,我随手把情绪整理整理。
启动引擎后才发现,早上听歌的音量好像过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