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6, 2017

亚塔屋之约

在某个工作天,我到了柏威年一趟只为了吃一顿午餐,眼前川流的人群让我感到一阵晕眩,我竟开始对人潮感到排斥。虽然我每天都往返城市,可是除了办公室之外我几乎都没有到人潮密集的地方了。周末或下班后都喜欢赖在家里,出门大多都往山里去。

那应该算是一个理想的午后吧,从未想过能够出席方肯老师举办的读书会,能够与投其所好的朋友一起做一件喜欢的事。我跟着卫星导航系统的指示来到市区内一条被遗忘的街道。四周的环境安静得太不自然,我四处张望,被遗弃的小贩中心,失修的停车场,斑驳的大楼外墙,街道上的落叶被风吹过传出沙沙声,有一种落寞的荒凉。我来到楼梯口,头顶上挂着一个写着“亚塔屋86号图书馆”的牌子,白色的字型小心翼翼地并列在黑色的小牌子上,散发低调的神秘。

山坡上的绿茵环绕着被遗弃的大楼,山坡肩上铺着一段别致的石灰梯,在这个繁华的大时代里显得格格不入。

琪在三楼的阳台呼唤我的名字,瞬间划破了安静的空气。我向她挥了挥手,随即转入楼梯间。脚底下的翠绿复古瓷砖,衬托着大楼所属的年华岁月。我缓缓上楼,开始打量着这小空间。窗外的水平线停留在对面大楼的反射玻璃上,我透过反射玻璃清楚看到一个赤裸上身的外籍男子在后面的大楼走廊外来回踌躇,独自享受着偷窥的乐趣。

这里没有冷气马达传来的嗡嗡声,取而代之的是头顶上嗡嗡作响的电风扇,还有窗外不间断传来鸟儿吱吱叫的声音。

我格外钟爱那沿着墙面延伸的书架,繁类众多的书籍求质不求量,整齐排列的书籍在空旷的小空间里有一种霸气的奢华,无论是选择面向或是背向书架的座位,都能够让人产生一种座拥浩瀚书海的优越感。我盯着那一字摊开的书架,沉溺在幻想中的美好。我啜了一口还冒着烟的普尔茶,坐享这被都市人遗忘的角落。

我也格外珍惜方肯老师在举办这一场读书会的用心,那像个城市后花园,温柔地绽放在不起眼的街道,点缀一个无所事事的午后。

友人说我的周日也过得太惬意了吧,我想她应该没有看到在同一天的下午,我因为挤不进午餐的时间在喧闹的金三角把便利寿司直往嘴里塞的狼狈。

忙里偷闲,也是乐也。

取自亞答屋84號圖書館网站



更多咨询
查询面子书:Rumah Attap Library & Collective 亞答屋84號圖書館

2 comments:

  1. 帕威年的人还没达到川流不息的程度吧🙄

    ReplyDelete
  2. 我懷念這種閑情逸致了。現在可是周末忙透透。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