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 | 不一样的香港

我从大屿山乘搭二十分钟的小巴来到大澳,一下车就被卖咖哩鱼蛋的摊位给吸引过去。身材微胖的老板是一位中年大叔,他脸挂笑容热切地推荐他们家的鱼蛋。

“好辣嘎,你得唔得啊?”(我心想,这应该辣不过马来西亚的咖哩吧?)

我有点疑惑看着锅子里冒着热烟的咖哩,油层显现光泽的鱼蛋好像很可口。我买了两粒超大粒的鱼蛋,咬了两口开始觉得舌头正发烫。

“如果受唔住,我尼度有解药!”老板顺势马上推销摆放在旁边的紫贝天葵。

紫贝天葵是一种天然草药,这里似乎每个摊位都在卖。呈紫色的植物和山楂一起熬煮过后便成自制的解辣妙方。老板果然高明,中毒和解药的生意都全包,于是我向老板买了一瓶紫贝天葵,大口大口地灌。

大澳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咖哩鱼蛋从一开始不辣吃着吃着就辣了,入口带甜的紫贝天葵喝着喝着就酸了。走在小巷里,周围的房子里传来尽是打麻将的声音,周围散发一种浓浓生活的气息。



别于市中心里的高楼民宅,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属于自己的土地。街上的房子通常只有一至二层楼高。我喜欢窥探房子里的装潢。老房子里的家具,摆设,墙上的对联,还有挂在大门前的堂号,皆为大澳增添了一份怀旧情怀。



大街上各式各样的海产,包括鱼漂,花胶,鱼胶,都是我没有看过的形状。大街上唯一一所大澳文物馆完好的保留了渔村从以前开始使用的捕鱼工具,配上详细的文字记载,还有关于大澳的历史简介。入口处坐着一位白了头发的管理员,很尽责地提醒前来参观的游客记得把伞放入雨筒里避免弄脏文物馆里的地板。我开始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他兴奋的向我诉说那些关于山葬,消失的盐田,还有文物馆的故事。

街上的土产摊位

我肚子饿了,随意在一家小型餐馆点了一个三明治。香港的三明治果然不偷工减料,面包里的炒蛋还有火腿肉都是丰厚的,配上锐利的刀口下的三角形白面包,简单又平民化的小食顿时变得可口诱人。天空正飘着小雨,我啜了一口老板娘送上的热茶,一股暖意下肚。一群刚放学的小孩在街上步行回家,一阵嬉笑声过后,街上又恢复了一片平静。

鸡蛋午餐肉三明治

很有型的大叔在用炭烧鸡蛋仔

我为了追随河港的迷人风景不小心来到一家名叫“三盏灯”的咖啡馆。咖啡馆的老板娘脸挂笑容,用生疏的中文邀请我到楼上的天台看风景。我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上了二楼,她随后递上了咖啡馆的菜单。我看了一眼价钱,心觉不妙,想要转身离开可是又觉得太失礼,挣扎了过后还是决定离开。我以为老板娘会给我一个大黑脸,但万万没想到她依然满脸笑容地说好啊没关系。我怯怯然转身离去,心里为暗自评论对方而感到惭愧。



渔村里著名的新基大桥

我毫无目的地走在一条条安静的街道,总是不断和昨晚在旅馆聊天认识的一家人碰面,这里不过是个小地方啊。我们每次碰面都会互相转告对方前面有什么特别的观光点,然后挥手继续各走各路。

我在这里总是忘了自己身在香港。窗外的雨稀稀落落地下,香港四月末微凉的天气,我心里却是暖暖的。



Comments

  1. 我感觉中国每年几百万的女孩去的跟你去的不是一个香港,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去的香港😀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