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1, 2017

林加尼火山

我从没想过为什么要来林加尼火山攻顶。我对于这座山没什么概念,或许是因为久仰大名,或许是听过太多美丽的传说。因为山在,所以我来。

出发前夕,拉释大哥指着山形图,从海拔一千米的出发点开始细细诉说,“我们会在这个点露营,明早攻顶看日出;接下来我们会来到这个点,可以在湖中畅游,亦可以在山里泡温泉;我们过后来到这个点,傍晚看日落,早上看日出。” 我不禁开始幻想那些画面。对于这次四天三夜,接近三十小时的徒步山行时,我暗暗担心体力无法负荷,但还是隐隐感受到内心藏不住的兴奋。当日期渐渐逼近,队友提问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四天三夜不能洗澡?我才突然醒过来,天啊,我们将与文明的社会断绝关系四天三夜,这可是个苦行啊!但既然体力和山友都齐了,let's make it happen!

从机场到山脚的路途甚远,转了好多个弯终于来到了被绿意环绕的旅馆。一下车便能够感受到周围绿意怏然的气息。绿油油的稻田包围着纯朴的小村庄,攀延在墙壁和木架上的果实还有头顶上的大红花,在蔚蓝的天空底下显得色调鲜明。不同农作物组成的不同色调的稻田海为农村打造成绿色系的布景。这里地大人稀,人们享受着空间带来的奢侈。

我们爬上二楼的天台瞭望正要落幕的夕阳。椰子树在艳红色的夕阳余晖突显它娥娜多姿的身形。微风吹过,鸟儿飞过,不远处的回教堂传来穆斯林祷告的广播,四周听不见别的声音,村庄显得好安静。天空是个变幻无穷的彩色盘,时而鲜橘色,时而紫红色。站在天台上看连着海的天空,仿佛可以看见远处的海浪一波一波席卷而来,海和天的界线随着渐渐转暗的天色,早已分不清楚。

隔天一早,十二位担夫,十位登山客,还有两位山导,浩浩荡荡的展开了四天三夜的登山之行。我们走过大草原,庞大的牛群跟着后头,耳边传来清脆的铃儿叮当,我正懊恼为何山里竟有人玩弄乐器并传来如此纯净的声音,后来才发现声音原来源自于牛只颈上的铃铛。铃铛随着牛儿不规律的移动而传出一阵阵的回音,给辽阔的草原添上了悦耳的大自然曲子。

林加尼火山比我想象中来的凶悍。一路上都不见大树,到处都是空秃秃的山路,几乎不见让人歇息片刻遮阳处。炙热的阳光洒在脸上,给登山客带来了初级的试炼。从前火山爆发时落下的巨石让人不得不放慢脚步,一小步一小步地跨越眼前的每一个障碍。时而手脚并用,时而出动登山杖四脚并用,好像一杖在手,什么都不怕。

艳阳高照的时候不得不卸下厚重的保暖衣,来个大汗淋漓的痛快;狂风咆哮的夜晚则历经寒冬,在接近十摄氏的气温下围着生火取暖。严峻的气候和惊险的山路时时刻刻都挑起了我的内心战。前方路途甚遥,体力耗尽时总是步步艰巨,有些地段更是步步惊心。我一直都没问几时会到,因为我知道只要往前走就会看到终点。很多时候已经疲倦不堪,每一步都艰巨,每一步都用尽力气。但我总是能够看见不远处的山峰,仿佛触手可及。它召唤我向它一步一步往前走,它安然地等候我们谦卑地俯身朝它迈进。我一直往前走,不知不觉已翻越了好几座山丘。

山上的日子过很写意。累了就停下来,补充体力后就继续往前走。天气转凉的时候就靠在生火旁喝热热的茶取暖,大太阳出来的时候就卸下外套在空地上蹦蹦跳跳。面向东边便能够看到日出,面向西边能够看到日落。早上在河边刷牙,晚上窝在没有网路覆盖的帐篷里玩游戏。白天低头俯瞰脚下尽是层层云海,夜晚抬头仰望天空尽是点点繁星。不走路的时光是平日无法奢求的闲暇,没有星级豪华大酒店,没有舒适度可言的帐篷,即使身无分文,生活简单得奢侈。

湖边的人们用木枝或是登山仗制成的钓鱼竿垂钓,月亮和倒影在湖中相映成趣。蓝青色的碧湖美得让人晃神。浩瀚的天空逐渐变换色调,时而转亮,时而转暗。浓雾时而飘散遮盖了眼前的火山,散开的时候眼前又是别一番景色,每一个角度和每一个时刻的景色犹如幻影。没有路灯的夜晚,头顶上皎洁的月光显得如此耀眼,照亮了山间的每一个小角落。

在山上,每一件生活上的平凡小事都变成奢侈。我们会因为一张再也简单不过的可折式桌子和椅子而雀跃万分,我们会因为有汽水喝而高兴一整个下午,一餐最简单不过的干捞面在山上宛如饕餮盛宴。平日随手可得的饮用水和手机电池量成了宝贵的资产。

攻顶的路没有想象中的艰巨,令人难过的是凌晨摄氏十下的气温。即使已经疲惫不堪也不得不继续往前走,因为一旦停下来就会瞬间感到寒风刺骨。风魔像细针一样侵袭我的每一寸肌肤,满目蒼痍的火山路上的颤抖,企图在荒凉中寻求一个巨石,或是一棵大树的庇护。前方空秃秃的山路一再打击我的决心,我一度感到体力耗尽,挫败,沮丧。冰寒交加的深夜,我早已看不见前方的队友,走在一个人的荒凉。

接近清晨六时,突然有人说太阳快出来了。我频频面向左边,渴望太阳提早探头赐我一抹温暖。我从未试过如此渴望阳光,我不断调整面罩的位置,把绒帽一再往下压,企图向狂风求饶。黑压压的沙路伸出魔掌不断把我往后拉,无论我多么努力往前,蹒跚的步伐总会频频往后倒退。我走在石路上,左边的太阳快要探头,右边的月亮则依然坚守岗位。白昼与黑夜仅有一山之隔,我清楚看见太阳在我左边,月亮在我右边。我无法按捺内心的澎湃,虽然还未攻顶,却早已激动万分。

我终于赶在日出的时候抵达了山顶。早已抵达的队友在前方呼唤,随后也陆续看到从后赶上的队友,我们在山顶上团聚。登顶的感动早已掩盖了狂风的怒吼。我们举旗,我们欢呼,我们围成一个圈相互取暖。那一刻我突然明了,攻顶的感动并不在乎山顶的风景,也不为山有多高,而是内心克服种种困难的坚韧态度早已战胜一切。

在一个极其平凡的清晨,或许全世界都还在睡梦中,而山顶上的人,却早已激动得泪流满面。


——攻顶于 2017 年 5 月 11 日

(星洲日報/副刊‧文:孙纬玲)14-07-2017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62658/孙纬玲-‧-林贾尼火山


林加尼山顶的日出

旅店二楼天台的日落


和我们一起登山的牛群

走在没有树荫的大草原


在山里的桌椅都变成奢侈


第一天的扎营地能够看到林加尼山顶

对面的山丘被朦上一层层白纱

帐篷外的山峰在色彩斑斓的帐篷衬托下形成和谐的画面


和队友一起攻顶的时刻

登顶了!

山脚下的小人儿走在云雾之下

在山上享用美味的干捞面

山丘的绿和天空的蓝形成美丽的画面

在河边刷牙的早上


湖边享用早餐

渡河的人们
在碧湖前的大合照

围在生火旁取暖的夜晚


和队友们在碧湖前留下倩影


每天都忙着看日出和日落


下山的石路步步艰巨

十二位担夫,十位登山客,还有两位山导

2 comments:

  1. 你真把爬山过程描述得太淋漓尽致了,请受庶民一拜!

    ReplyDelete
    Replies
    1. 卿家免礼
      有闲多陪陪朕去走走山~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