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顿山的日落





香港这几天都在下雨,我带来的雨衣每天都在穿。套上了雨衣,好像套上了防护罩似的,去到哪里都不怕。街上也有很多人穿着雨衣,有很多人撑着伞,有波点的,经典格子款,素色的,卡通的。各种花式的雨伞和缤纷的雨衣在阴天下各自绽放,像是雨后初露的蘑菇。

周围的人都在赶路,我坐在旺角朗豪坊的六楼透过落地玻璃往下窥视街上的人们。忙碌的旺角,拥挤的人群,从未片刻停歇。在九龙一带耗了一整天,双腿早已精疲力尽。背包里的手机不停发出呼唤,我瞥了一眼剩下二十巴仙的电池栏,同时随身充电器的电源也即将耗尽。我突然好想看日落,也不知怎的就来到了深水埗的嘉顿山。

嘉顿山是一座无名的小山,连"嘉顿"这名字也是从小山前面的"Garden"面包厂易名。从山脚到山顶也只是十分钟的路途。山顶只有三两前来健行的银发族,有的在做伸展运动,有的在喂啊黄,有的在凳子上或亭子里翻阅报纸,也有一些情侣来这里聊天散心。我坐在山顶一角的凳子上计划着明天的行程,这里好像只有我在无所事事。

山顶陆陆续续来了好几位婆婆,个个看起来体格健壮。他们渐渐在我身边围了一个圈,开始七嘴八舌谈论起最近刚刚过世的老王。他们完全忽视我的存在,并打算进一步激烈的讨论,而我也完全没有想要更换位子的意思。

远离旺角喧闹的人群,我就在这里耗了一个午后。冷风一阵一阵吹来,我给自己添了一件毛衣。一整个星期都没有出现大太阳,看来今天是看不成日落了。眼看四周快要被黑暗吞噬,我起身打算告别山上的喋喋不休的谈论,下山离去。

下山的途中遇到两个摄影发烧友,眼见一架三脚架在大石上,其中一人的颈上挂着一部单眼,手上还在紧握摄像头的遥控器。我的眼睛跟着他们摆放三脚架镜头的方向延伸,才发现原来最美的风景不在山顶。我忍不住又停下了脚步,坐在大石上眺望城市里的星星。

眼底下正是我刚刚路过的街道,川流不息的车流,默默赶路的路人,斑马线的小绿人在频频闪烁,深水埗大街上稀稀疏疏的人头是那么的清楚,我仿佛能够听见路人在轻声交谈。

下午六时许,眼前水平线的小格子渐渐被点亮,这座城市开始亮了起来。橘色的街灯,房子里的日光灯,车子的照明灯,灯火通明的街道在即将落幕的城市像是火焰一样耀眼,在我的眼底下的城市是如此安静。看不成日落,这里的夜景也不赖。

我倦了,转身打算下山。我的脚步比来时轻快,不一会儿便来到我刚才在高处眺望的街道。路上的斑马线,街道的旧式店铺,斑马线小绿人发出叮咚叮咚的提示声,车子发出的车笛声,之前投射在脑海中的影像逐渐被放大,而在山顶的另一边霜我的身影也逐渐变渺小。

融入人群里,我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转眼无影无踪。

Comments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