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6, 2017

零碎的旅行记忆

我对瀑布并没有很感兴趣,眼看向导在即将出发的旅程里安排了瀑布景点,让我想起了去年在泗水我们到访的瀑布——妈的咖哩不辣瀑布(Madakaripura Waterfall)。我当时“赐”了它六个字为瀑布的中文译名,结果就如此轻易地把这古里怪气的名称存入脑袋,并且在一年后的现在还能够深刻牢记。

琪说,其实她当时对瀑布兴致缺缺,或许是因为瀑布雷声大雨点小,或许瀑布不如相片中的漂亮,或许来到瀑布看到的尽是镜头以外的垃圾。“你觉得呢?”琪回问我。

我随着记忆追溯到一年前的场景,印象中我们狼狈的样子,笨拙地跟着木和先生的指示套上早前就预备好的雨衣。粉红色,淡黄色,鲜蓝色。每个人都瞬间披上可爱的新衣裳,有的人化身垃圾袋怪人,有的人则秒变晴天娃娃。我们在亭子旁等着木和给我们安排行程,也乘机互相嘲弄对方的怪模样。直到木和安排的摩托车一辆接着一辆来到,我们一个接着一个跳上了摩托车的后座,朝着瀑布走道的方向行驶。

森林里的空气好凉爽,凉风一直往脸上刮。森林公园里的设备尚算完善,沿着地形搭建的行人走道,把对环境的伤害降到最低。我们穿过一些大大小小的瀑布,小心翼翼的人字拖走在铁桥上,深怕一个不小心拖鞋就会滑走。当时的瀑布水量太高,好几个地段都被禁子进入。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站稳的大石,抬头仰望直落而下的瀑布。下午的天气有点忧郁,灰蒙蒙的天空想哭却哭不出来。

你说瀑布壮观吗?其实并不完全。你说好玩吗?我说那回忆还挺难忘的。事隔一年了,我想起的尽是当时微雨漂落脸庞留下的温度,还有在山林间抛下烦恼的乐活。

那接下来即将出发的旅程还去瀑布吗?若是有伴又有闲,why not?



——摄于 2016 年 5 月 14 日,妈的咖哩不辣瀑布。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