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6, 2017

零碎的旅行记忆

我对瀑布并没有很感兴趣,眼看向导在即将出发的旅程里安排了瀑布景点,让我想起了去年在泗水我们到访的瀑布——妈的咖哩不辣瀑布(Madakaripura Waterfall)。我当时“赐”了它六个字为瀑布的中文译名,结果就如此轻易地把这古里怪气的名称存入脑袋,并且在一年后的现在还能够深刻牢记。

琪说,其实她当时对瀑布兴致缺缺,或许是因为瀑布雷声大雨点小,或许瀑布不如相片中的漂亮,或许来到瀑布看到的尽是镜头以外的垃圾。“你觉得呢?”琪回问我。

我随着记忆追溯到一年前的场景,印象中我们狼狈的样子,笨拙地跟着木和先生的指示套上早前就预备好的雨衣。粉红色,淡黄色,鲜蓝色。每个人都瞬间披上可爱的新衣裳,有的人化身垃圾袋怪人,有的人则秒变晴天娃娃。我们在亭子旁等着木和给我们安排行程,也乘机互相嘲弄对方的怪模样。直到木和安排的摩托车一辆接着一辆来到,我们一个接着一个跳上了摩托车的后座,朝着瀑布走道的方向行驶。

森林里的空气好凉爽,凉风一直往脸上刮。森林公园里的设备尚算完善,沿着地形搭建的行人走道,把对环境的伤害降到最低。我们穿过一些大大小小的瀑布,小心翼翼的人字拖走在铁桥上,深怕一个不小心拖鞋就会滑走。当时的瀑布水量太高,好几个地段都被禁子进入。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站稳的大石,抬头仰望直落而下的瀑布。下午的天气有点忧郁,灰蒙蒙的天空想哭却哭不出来。

你说瀑布壮观吗?其实并不完全。你说好玩吗?我说那回忆还挺难忘的。事隔一年了,我想起的尽是当时微雨漂落脸庞留下的温度,还有在山林间抛下烦恼的乐活。

那接下来即将出发的旅程还去瀑布吗?若是有伴又有闲,why not?



——摄于 2016 年 5 月 14 日,妈的咖哩不辣瀑布。

Wednesday, April 12, 2017

林间

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天都会渐渐转亮
云层覆盖即将展露光芒的穹苍
耳旁回绕的依旧是你喜欢的蓝调
有点性感 有点慵懒
有点让人抓不住头脑

窗外的一景一物早已烙印在脑海
纯朴的马来村庄,菜市场,学校
传统的长脚屋,摇摇欲坠的老房子

阴郁未亮的天色竟让人悲伤不起来
蝴蝶在飞 鸟儿在追 风儿在吹
流水潺潺滑过大小不一的石头
远离霓虹灯的人们啊
早已沉浸在可以远离尘嚣的宝贵时光

那一群热血的单车友又来报到了
他们志气高昂,像是准备要去长征的勇士
双轮上的体态轻盈,豪无羁绊地越离越远

偶尔有三两电单车从左右两侧呼啸而过
你总是羡慕他们潇洒的姿态
却忘了你身上也有一双翅膀

昨夜的豪雨侵袭了林间的小宇宙
本已颠簸严峻的路途,如今更是布满荆棘
双脚的节奏在湿土上吱吱作响
你战战兢兢跨过泥沼,却还是换来一身狼狈
与泥沼纠缠不清的双鞋,沾上泥水的手掌心
都成了路途中的调剂品

你终于放弃卫冕,努力在挣扎中求存
平日小心翼翼的形象在山林间瞬时瓦解

或许 这就是你最真实的样子
原来在你的怀抱里,本来就无须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