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7

赌场人生

虽然早已经过了二十一岁,但今年还是第一次进赌场。穿过门口检查关,眼见赌场内都是中年男女或是上了年级的安哥和安娣。天花板上闪耀的灯管把场内照得灯火通明,金光闪闪的大厅,照亮了恍惚失神的人,来寻找快感的人,来试运气的人,失魂落魄的人。他们仿佛不知场外是何年何月,完全投入在这个无眠的世界。

有人口里叼着烟头,漫不经心地呼出烟圈,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围在赌桌旁的人把一整叠现金掏给庄家,那位架着粗框眼镜,身穿白色衬衫搭配黑色马甲,短发齐装的女孩接过了一叠接着一叠的现金,熟练的手法迅速把现金全身扫描,随后摊开向玩家展示数额,最后才置入现金箱。
“莎”。一整叠现金瞬间变成一筒筒彩色的筹码。交钱的人没表情,收钱的人也一样。
赌家毫不手软把筹码撒在桌上的格子里,有人陆陆续续加码,有的人犹豫不决,在轮盘快要停下来前的最后一刻才决定放筹码。通常每一轮的旋转只有半个或一个玩家会赢,剩下那些遍布桌上的筹码都被庄家啸声一扫而去,咚隆咚隆都掉入洞里去了。铺上青毯的桌子马上恢复一片平静,像是退潮的海水一样,隐藏的暗涌等待着下一轮自愿上钩的小生命。
赢的人嘴角微微上扬,输的人越战越勇,继续往口袋里掏金掏卡决战下一圈。玩家和庄家的宿命,如此一次又一次地轮回。
这里无需言语,玩家和庄家只需要靠手势来完成全部交易。有些安哥围在桌旁高声呼喝,好像叫声越大,赢率就会越高似的。有人大起大落,有人面无表情,这里除了金钱,好像容不下别的东西。

这样的金钱游戏,乍看有趣,看久了多不真实。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