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7

重返校园

Image
自从三年前大学毕业之后,从没想过自己有机会重返校园。我连导航系统都没开,转入了曾一度让我熟悉的校园。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次我不再是那个由父亲载送来学校的女孩,这一次,我开着自己的车子,褪去华丽的上班服还有工作的枷锁,带着轻松既愉快的心情来到马大校园。

在马大兜了好几个圈,打了几通电话,终于来到了文学院的大讲堂。一群稚嫩的青年男女在招待处正忙碌招呼陆续抵达的人潮。我接过了我的学员证。印在卡片白色背景上醒目的三个中文字是我的名字。由于步入职场之后便鲜少使用中文名结交朋友,一种亲切的感觉随即而接踵而来。

踏入久违的学术殿堂,我目光往上扫向坐在左右两旁还有中间座位的陌生脸孔,顿了半分钟才终于决定要坐在正中间第五排的位置。课堂上的出席人数比我想象中来得还要多,有很多看起来还处于芳华正茂的年华,不过才二十出头,有的银发苍苍,看起来像是铺退休人士,还有一部分和我一样,都是上班一族。难得可贵的是,大家都能乘着业余的时间坚持自己所喜爱的事物。

坐在我左右边中规中矩的女孩都是刚刚毕业的新鲜人,坐在右侧的座位有两位看起来有些年纪的银发阿姨,而后面那位胖胖的,架着眼镜的男士,怎么看也不像内心细腻到写诗歌的那款啊。啧啧啧,我怎么又开始以貌取人来了。

关于这一次的文学创作课程,自己在报名前夕可是战战兢兢。纯粹的文学,与喜爱文字的朋友团聚一块,探索自己未知的可能性。从接获入取通知到上课,心里还是难掩兴奋之情。妈呀,我又重返校园啦!

散文组的导师是出乎意料的年轻。没有多余的妆容点缀,波浪卷长发披肩,搭配休闲的牛仔外套还有牛仔裤,乍看之下真以为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学员。说话的语气慢而沉稳,像缓缓而流的细水。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见到了陈绮贞,轻易对她倍生好感。

来自不同文学界的导师纷纷都上台分享他们的写作心得。有的学员很用心地在抄写笔记,而我只是全神贯注,默默地聆听。 讲到诗歌那一环节,当导师在一字一句开始朗诵诗歌并且娓娓道来诗歌的背景,并且引领学员们如何鉴赏诗句,我居然还是忍不住打了瞌睡,沉甸甸的眼皮也不知不觉合拢。 靠,上课不睡觉根本不是我。后来的问答环节居然还牵扯了我很欣赏的填词界诗人方文山,一方各峙一词,在探讨到底方大哥算不算是个诗人。对我来说,答案已经不重要,因为方文山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诗人。

在休息时间,我在走廊的一段看到了熟悉而玩意儿。那是我以前上课时和室友最爱的汽水自动贩卖机!那个青涩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