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6

在南颂河漂泊的十九公里

Image
那天刚好是个大晴天,嘟嘟车溅过充满坑洼和窟窿路的泥水,来到了我们的旅馆面前。我从队友手上接过隔壁档法国面包贩卖的早餐——沾上蛋黄酱的鸡肉面包。我们一行人在旅馆的法籍老板目送下跳上了嘟嘟车,享用着因为赖床而被耽误的早餐。

随后上车的是来自韩国的三位 Oppa,他们看起来都像正处于完美 30 的黄金岁月,身材很壮很阳光。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还处于半醒状态的我不好意思打扰。在嘟嘟车经过一段比较平坦的路,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我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划破左边和右边之间的沉默。真受不了自己如此别扭的心理挣扎,到底城市人与人之间还有多少隔阂?不过就打声招呼而已。

我们当天的其中一项主要活动是在南颂河(Nam Song River)泛舟。虽然这里只是个小地方,但对于泛舟的教学功夫却一点也不马虎。领导大哥突然认真起来,一步一步教我们正确地手势,安全措施,要注意的事项等等,当我们忘记的时候他会欲作拳打的姿势来表示受不了我们这一群健忘的城市小孩。

由于我们队伍是单数,我自告奋勇要和领导大哥同一条船,结果接下来的十九公里泛舟都过得异常轻松。关于19 这个数字,我自己也很怀疑。印象中和老板预定泛舟的配套时,大家似乎从没有提及泛舟多久,结果当领导大哥说 19 公里的时候,我和队友们的嘴巴都瞬间变成 O 形。在没有后退的选择下,我们在艳阳高照的中午,在无人烟的南颂河奋力的展开了十九公里的泛舟。

当天那个时段的南颂河并没有别多的游客,就只有我们几个来自马来西亚的瓜,还有那三位 oppa。受不了云端上散播的热能量,心理开始不断碎碎念。旅行的时候最爱的就是阳光普照的大晴天,最痛恨的也是那大太阳撒在皮肤上灼热的温度。

虽然说东南亚长大的孩子皮肤都偏黝黑,不管是天生的黄皮肤还是后天晒成的太阳色,但如果有得选的话,谁想要当癞痢。眼看身边大咧咧的汉子都开始为自己的防晒,做足保养功夫。坐在身后的大哥脱下了那件青色的圆领衬衫,熟练的手法把它绑在颈和头之间,包住了脸部和颈部,刚好只剩下一条只有眼睛宽度的隙缝,瞬间化身忍者变身。

其中一位 oppa 在一开始已经做足准备功夫,搽了防晒油之后还要戴上了圆锥形的笠帽多层保护,以免他那白皙的皮肤免受于太阳的肆虐。但人算不如天算,在没过几个河弯,他头顶上的笠帽已经悄然不见踪影,掉入河床里。我莞尔,这位韩国的大爷也未免太可爱了,这样的经历也实在太有趣。

我呢,除了一层一层涂上…

工作三年

工作三年,我得到一些,也失去了一些。

铺入职场前我设想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办公室并没有发生你明我暗,我讨厌你你不喜欢我等等的问题。我和年龄相仿的同事还有老板很容易就打成一片,常常互相揶揄,嘲弄对方。那种感觉很像大学上课的氛围,忙碌时胡言乱语,下班后嘻嘻哈哈。

老大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总是在我对于现状感到安稳自在的时候逼我走出舒适圈。因为他给我的时间限制,我突破了很多障碍。在极短的时间内学会了种种专业学术,被逼着成长,逼着徒手接炮弹;也正是因为他给我的自由,让我在乏味的工作里尝试了许多不一样的项目,学会用新的角度看待问题,时时刻刻都感觉被挑战。

身边的同事也是个个身怀绝技,绝非凡人。有人给我很多关于工作上的建议和指导,毫不犹豫把考试的书籍和贴士与我分享,有人无私地纠正我的大小错误,有人督促我不准偷懒要好好念书,有人刚好和我喜欢同一类型的文学,有人和我喜欢同一首歌,还有人欣赏我写的文字。我想,我是幸运的。

向往自由的人对于办公室生活总是闻之丧胆,避而远之。日复一日的机械生活,无止尽的加班,还要每天面对在马路上成千上万的四轮大军,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但我们还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惟有学会苦中找乐子。

我依然会幻想自己有一天会任性的辞职去环游世界,到我喜欢的国家修读一个无关专业的课程,或者怀抱流浪的梦想踏入一个陌生的国度短暂生活好几年,展开一个不一样的人生。但至少现阶段的自己是过得心满意足。每年在护照上留下多多少少的印章,交一些新朋友,培养一些新的兴趣,不断从跌跌撞撞的过程中找回自己。

我怀念那些奢侈又放肆的独处时间,当灵感来袭疯狂创作不睡觉的凌晨,还有毫无保留的文字。

十八岁的时候,有一位部落客用一种沧桑的语气在我的部落格留言,他说很羡慕那种可以想什么就写什么的心境,那种感觉,好真实。那时的我不明白,现在的我开始懂了。

写部落格也即将迈入第十个年头,好多当初能够轻易感动我的小事,都已经悄然无踪影。多年后,我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坦荡荡地表达自己。我们都学会收拾了叛逆,也学会隐藏了表情。我想念那个为了记录身边发生的大小事,拎着相机到处跑,容易感动,容易开心容易愁的女孩。

很多新面孔来报到,曾经一起熬夜的同事也都逐一离职。看淡了离别,不再为谁留下刻骨铭心的文字。到最后,我们终究得一个人。

时间它一点一点地从我们的身上取走宝贵的特质。谁忘了笑,谁又忘了哭。谁悄然离开,谁又忘了道别。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