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风光


图:阿Tham

在老挝,人民的生活似乎都离不开湄公河。湄公河像是一座桥梁把城市与城市连接起来。它顺着地形摆动身躯,灵巧地经过每一个乡镇,它像个慈母守护这个被山峦缠绵的国家。它是国内重要的交通管道,是收入的来源,是生命的脉搏。

在琅勃拉邦的傍晚,我和旅伴在湄公河岸边找了一艘老船只,准备开启我们的湄公河日落之旅。

眼看船夫步伐坚实,健步如飞地踩过岸边的泥泽,不一会儿便跳上了船只,而我们则狼狈地跟在后头,蹑手蹑脚地沿着松软的泥土还有凹凸的地形,尾随早已远去的船夫,深怕一个不小心便会掉下深渊。

湄公河上鲜少发现游客的足迹,周围都是当地人捕鱼的船只,还有充当交通工具载送居民和汽车渡河的小舢板。河岸边停靠着好几艘失修多时的船只,摇摇欲坠的木船,掉落的板块,感觉上已被弃用多时。

我们在船上安静地欣赏着河岸风光。河水一波一波的拍打在漆身剥落斑驳的船只上,安静的空气,配上老船只的引擎发出嗡嗡声,让人忍不住打了个的哈欠。

来自附近村庄的小孩毫不犹豫地跳下河快乐的畅游,一脸满足的表情毫无保留地表露在脸上。在老挝长大的孩子似乎都无一不会游泳。河流是上天赐予他们的天然泉源,是他们的学习最佳环境。游泳,就像是天生就被赐予的天赋。若他们知道那些来自城市的孩子每个月得花数百元到泳池上游泳课,会不会在背后暗暗窃笑呢?

船夫把船只驾到河中央停了下来。远处来了一艘载满孩子的小舢板,他们正尽全力,一左一右一致地奋力挥动划桨划向前。他们背着光的身影盖过了正要滑落的太阳,船只还有孩子的倒影在河上,霎是好看。

这里没有大量入侵的游客,视野内都是戴着传统圆锥形的笠帽,顶着艳阳在河岸边耕种的农人,等待鱼儿上钩的渔人,正在畅游嬉笑的孩子,正过着别人心目中的简单生活。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学过歌颂渔人的民谣,

“海里浪滔滔 海里浪滔滔 海里小小渔船向东飘……”

简单朴实的渔人生活,就像眼前的景象一样。人民生活的步伐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像是素颜的妇女,没有多余的点缀,让人有种零距离的亲切感。

接近六时许,太阳“咚”一声就消失在河岸线。河岸边的天空并没有如期出现一大片渲染成金黄色的画面,一小时的湄公河游船在没有咸蛋黄日落的情况下结束了。
少了咸蛋黄日落的点缀,这一趟游船却让人感到非常平静,有一种净化心灵的感觉。


(星洲日報/副刊‧文:孙纬玲)20-10-2016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78877/孙纬玲‧-湄公河风光

*

我把之前写过关于湄公河的点滴稍作修改投稿了,这一篇纯粹记录。

Comments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