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3, 2016

雨后

过去的一个星期,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恐慌。不安的情绪,精神压力,紧绷的气氛,急促的心跳声,还有午夜连环轰炸的噩梦逼得让人好像随时都会爆炸掉。

是我不够冷静,不够淡定,不够镇定。

凌晨二时四十九分,我独自开着车子通往回家的路上。此时昏黄色的路灯显得更加明亮,过了好久,周围依然不见任何车子的身影。我想起了铺出社会的我因为微不足道的人际关系问题而哭着向电话的另一端寻求慰藉,想要被认同,被鼓励,被坚强起来。

我把内心的不满,那些称不上什么的委屈,牢骚,统统毫不留情的涌入电话筒里。奇怪的是,通话完毕后的我并没有从他身上得到任何的安慰。当眼泪干了之后我才发现,能够陪我走完这段路的人终究只有我自己,就像那天通往回家的路一样。


煎熬的一周,终于在这星期迎来了难得的假日。被大雨倾洒大地的午后,和煦的阳光从屋后老旧的百叶窗缓缓地洒了进来,此时天花板上的风扇发出微弱的嗡嗡声也显得特别悦耳。我在慵懒的双人沙发上揉了揉疲惫的双眼,伸了个大懒腰,醒了过来。

难得假日真好。



这一周我破了自己很多项个人纪录:

超时加班到够够力就不说了;

在我加入了讲演会的一年后,我当上了自己从来不敢担任的会议主持人。当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时候,是贾坚定地说我绝对可以。
When you dont even believe in yourself, we all trust you. 他这样说过。
结果我无惊无险的跨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跨栏,从来不敢跨越的舒适圈。

我第一次在自己的国家乘搭了优步(Uber),司机是一名只当了三天司机,驾了三个星期新车的年轻小伙子。第一次乘搭优步的感想是非常新鲜有趣,起初有点尴尬不适应,后来居然和司机聊了好多话。

第一次在游客云集的 Changkat 街吃晚餐。穿着性感的女郎在路边兜售鲜花,手臂满是刺青的男子走在街头的五角基。在餐厅,酒吧范围被白人包围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身处在泰国的酒吧街。啊,原来这就是外国游客眼里的马来西亚。


我太久没有好好写文章了,好怀念文字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