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泗水 | 塞姆鲁山 Mount Semeru

我们爬的三座山都各有特点,而我最喜欢的就是 Mount Semeru。 Mount Semeru 位于 Bromo 国家公园里面,也是东爪哇的最高峰。 攻顶的山路布满火山灰,据说是上三步,滑两步,艰辛的程度可想而知。

贪心的我对于山上的风景非常憧憬,却又担心自己的体力受不了严峻的山路考验,于是向导游咨询说可不可以只爬半山然后露营,走轻松路线。导游说当然没问题,结果前往 Semeru 的冒险就成形了。


爬山的起点是 2100 海拔,露营点则是位于 2400 海拔,耗时需要三到四个小时。一路向上都是比较平坦的山路,有些地段会布满火山灰,可见一层厚厚灰色的泥土。

Mount Semeru 被湖泊环绕。山脚下有两个湖泊,也就是 Ranu Pani 还有 Ranu Regulo,而山上的是 Ranu Kumbolo (Ranu 是湖的意思),湖泊的水源皆是由雨水形成的。

通往 Semeru 国家公园的是超过一小时颠簸不平的石头路。车子摇晃的频率让人有点晕眩。我被崎岖不平的山路摇醒了过后就再也睡不回去。山路的宽度只有一辆车子的空间,若遇到迎面而来的车子则需要互相协调让路。

由于知名度不高,山脚下的住宿自然也比较简单,吃饭的选择也不多。我们在这里待了两天,吃了好多快熟面,因为饭谷类的餐点都卖完了。

我们被安排下榻的住宿是一所由半木板半石灰搭建而成的小房子。房子的空间不大,普入大厅一目了然的四面墙,简单的小厨房,还有数张长板桌和木椅形成的小食堂。

睡房位于房子的地下室,沿着楼梯往下的空间让人感觉像是战争时期避难的防空洞。从左边的楼梯往下可以通往六间寝室。寝室的设备简单直接,只有两张大床还有厚重棉被。角落有两间洗手间是大家共用的。



傍晚时分,我们聚在大厅里的小食堂享受着难得没有网络和讯号的放空时光,玩着无聊的游戏。空气中弥漫着说话呼之而出的冷气,还有隔壁桌传来的二手烟。空气里有一种沧桑的味道,让我想起了电影《珠穆朗玛峰》(Everest 2015)里的登山客在上山前一晚在房子内聊天的画面。



第二天的早上九点钟我们便开始上山。担夫在我们出发之前已经把帐篷,睡袋,还有毛毯都背上山。而木和先生和妻子则负责带要为我们准备晚餐的餐具和食材上山。我们只负责背自己的衣物还有饮用水。

我的背包里装的有:毛衣,冷衣,防风衣,打底衣,手套,头灯,零食,饮用水。从我的直觉来看,背包大概有七-八公斤重,好吃力。

这次的背包和上次登上沙巴神山有点不一样,因为山上缺乏住宿设备,很多东西都要自己自备。我带了私人的睡袋上山,因为导游说他们提供的睡袋不够完善,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他们的睡袋体态都还算不错,看起来还算崭新。

上山的路都偏向平坦,从山脚下到露营地的山路不算很高难度,最具挑战性的是肩膀上负荷的重量。

爬山就像在大冷天洗冷水澡一样,一开始的那一泼水总是最艰辛的,到你身体适应了水的温度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可能你还会想要多淋几勺水。经过冷天洗冷水澡的经验后,我的确是这样觉得。


和 B29 山峰一样,Semeru 的山脚下也是一大片的菜园。周围都是无人看管青油油的菜园。这里种的葱叶特别大片,让人恨不得把它摘下蒸鱼。



上山的途中看到隔岸的山坡上的小房子还有不规则的松树,让人有置身小瑞士的错觉。虽然我没有去过瑞士,但脑海中想象的画面正是是我眼前所见的。


如梦如幻的真实场景,好迷人。

一直走走停停,不一会儿终于抵达了我一直想要来的地方—— Ranu Kumbolo。出发之前自从看过她的照片之后就对她的美念念不忘。




湖泊之所以迷人是因为她匿藏在山丘于山丘之间,像是小学美术课所出现的画面,我家门前有山坡,山坡前面有湖泊。清澈的湖面可以清楚可见山丘的倒影。湖水的透彻也让人安心食用。这是山上很重要的水源,我们在山上吃的煮的都是湖水烹饪的食物。

山与山之间的缝隙刚好能让太阳公公探头而出。我们的帐篷面向湖泊和日出,早上打开门缝便可目睹迷人的日出。

安静的湖泊让人感觉好平静。被云朵反射形成的蓝青色配上周围的绿,眼前壮丽的画面美得不可思议。一阵雾飘过来,掩盖了驻守在后面的山峰。我们趁雾侵袭之前赶紧在湖边留下了倩影。



这是我第一次在山上露营,虽然山上没什么设备,连洗手间的干净程度也让我不敢恭维。一般我们都在草丛解决“小事”,因为这几天大家都忍着没做“大事”,但山上的风景暂时让人不去计较这些不完美。

我们坐在湖边享用着领队准备的午餐盒,感受着山上冷风阵阵刺来的寒。

来得及乘天暗之前在露营里小息一会儿补充回体力。起来过后木和先生带我们到山的另一头,穿越紫色的花丛。






晚上,木和先生和妻子为我们在山上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中式鸡腿炒饭, ABC 热汤,还有热茶,我们窝在山上仅有的小木屋里感到好温暖。




在于世界断绝联系的情况下就是和队友培养感情的最佳时刻。我们九个人挤在一个帐篷里玩着谁是卧底,不亦乐乎。



周围充满刚开始烹煮晚餐的登山客,阵阵咸鱼味充满了整个帐篷。后来我们受不了了,跑了出来湖岸边,开始了超级无聊的故事接龙游戏,结尾越掰越荒谬离谱,真是的。

当晚我把背包当枕头,裹在睡袋里面,背部仅有山导提供的薄薄一层地层绝缘毯(有点像瑜伽毯),半梦半醒睡着了。记得当晚四处传来此起彼落的鼻鼾声,可想而知来登山的人都好累。



醒目的黄色正是我们前一晚的榻榻米。

隔天睡醒之后打开门缝才发现周围多了好多“住客”。五颜六色的“小房子”让空旷的露营点顿时艳丽了许多,却也完全挡住了我们家前方的日出,哈哈。



其实真的没有很高,晚上很冷倒是真的。


第二天的早餐。被餐盘上的美食卖相有点吓倒,在山顶上吃这个也太奢华了吧!
香蕉配糖浆好好吃。




木和先生带我们下山走的是另外一条路。经过一片很广阔的辽源,让我有股骑马奔驰的冲动。延绵围绕的山丘让蜿蜒小径显得更加微不足道。



下山的时候又经过菜园,种了好多葱头,马铃薯,包菜,等。看到一颗颗圆而发亮的马铃薯真的好想咬一口。


眼前的马铃薯仓库让我想起了贡布的盐巴屋,好壮观。


通往市镇的路上途径 Teletubbies hill,眼前的山域和景观让我们好震撼。

他们说九个志同道合的旅伴难寻,能够接受这样设施不足,卫生情况不佳,顶着背包流着汗,毫无舒适感可言的行程更是天方夜谭。但我却轻易的遇到了你们,让我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什么难事。我们是那种有冷水就洗冷水澡,有热水就洗热水澡,有地板睡地板,有大床睡大床。我们被给予什么,就享受什么。


在我的花样年华里,能够有这一群疯疯癫癫的你们,好幸运!





登山须知:

爬 Mount Semeru 一定要有医生提供的健康证明(Medical Letter),确保登山客的身体状况是适合爬山的,不然的话将不被获准登山哟。


阅读更多:

印尼泗水 | B29 山峰(Puncak B29)

Comments

  1. 这里真的是个风景宜人的好地方啊!我喜欢那种只要打开门就能呼吸到新鲜空气啊!>_<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Recent Pos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告别老爷车

爬一座纯粹的山

一个人去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