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雅加达的五星日子

2016-05-26_10-55-34

或许是因为不是来度假的关系,对于雅加达这座城市并没有特别的期待,来之前也没什么上网趴文,往行李箱随便丢了几件衣服和私人用品就来了。

从机场到酒店的接送是一辆马塞迪,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乘坐的马赛迪轿车。脸上挂满微笑的服务生替我开了车门,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让我开始怀疑,像我这样的一个卡里菲,何等何能居然能享有公司赐予我的如此待遇。

酒店的登记手续也让我吓了一惊,由于居住的时间很长,柜台服务员说要附上六亿印尼盾的柜台金,合折为十八千马币。我咽了一口口水,再三向她确认那数额,说那是该由公司付的丫,后来柜台小姐也糊涂起来,经过一些沟通之后把柜台金压至一千万印尼盾,也就是三千马币,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觉得这柜台金也太夸张了吧。掏出手上仅有的一张信用卡,祈祷过账时千万不要有问题,刷一声,柜台小姐说过账了,我也顿时松了一口气。

房间是最基本款的双人套房。洗手间被铺上明亮的米色大理石,洗脸盆的镜子才是夸张,除了正中间的大圆镜,左右侧环绕洗手盆的镜子,还有左边可以调整高度及弧度的放大化妆镜。右边的小空间整齐的摆满了一些零碎的卫生用品。除了最基本的洗发液,香皂,洗脸巾,牙膏牙刷,在第二层的小抽屉里居然还安然的躺着包装在透明袋里的棉花棒,针线用品,牙线,刮胡刀,梳子(写到这里的时候特地跑去点算物品)哦还有摩舌头用的,牙签等,不管你想到还是没想到的都有。左边的抽屉下方正安置着一个透明的体重机,站上去的时候才发现我居然又胖了,靠!

打开衣橱,除了一般酒店会提供的保险箱,小抽屉,居然还贴心的提供了手电筒,雨伞,熨衣板,还有熨斗。明亮洁净的浴室还有置有灯管的衣柜让人心情突然也亮了起来。

差点忘了提步入酒店大厅时的检查通关。要不是朋友来时预先通知我雅加达市中心的保安设施,我铁定会又再来一个文化冲击。说了那么久,其实是包包的扫描器,像在机场过关卡的时候一模一样,差别只在于他们不会在你的背包上贴上安全的标签而已。除此之外,进出酒店或是城内的高楼大厦时他们都习惯性的会把你的车子全身检查,从后车厢,乘客座位,车底也要照一照才可以通过哦。第一天来的时候有点不安,接下来的日子也就麻木了。

早餐,来到酒店的餐厅。脸上笑太久变得好僵硬的服务生领着我来到我的座位,惯式性的问我要荷包蛋还是英式煎蛋,然后要咖啡还是热茶。我被突如其来的轰炸式问题搞得有点混淆。我在座位前,在播放着轻松的爵士音乐的背景回过神来,原来我正处于五星级酒店啊。当周围充撤着口操日语的中年大叔,穿着一身嗒迪服装的生意人,还有拿着LV或者 Burberry 包包,抹上胭脂和浓妆的女士,我不过是个穿着在泰国市集买回来的廉价连衣裙,背着我在淘宝淘回来的笔电背包,在周围的氛围还略显稚气的姑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享用着我的早餐。

“还想要加些什么吗?”侍应生礼貌的问。“我自己来就好”,他却坚持说“不不不,请让我来替你服务,Ma'am.” 我被服务得有点不好意思,好象变得残废一样,看来我就是个天生的劳动狂。

翻阅着手中陌生的 Wall Street Journal,有一大堆我看不懂的财经新闻,还有很多扯不上边际的国际新闻,突然好想念我每天都要翻阅的星洲副刊,还有我偶尔会购买的太阳报。

餐厅内的氛围让我不想久留。我坐上酒店安排的马赛迪德士,花了三十分钟到处于二公里内公司大楼上班。车窗外千篇一律都是满江红的刹车灯,瘫痪的交通让我很感冒。

偶尔我会忘了酒店会提供的清理房间服务,为什么明明昨晚摆放在桌上的杯子今天出现在小柜台上面,还有被丢在床上的外套会安然的被折叠好摆放在房间左边的单人沙发上。对于陌生人能够自由进出房间的状况,我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上司问我,酒店一切还好吗?
我说,那也太好了吧?!

Comments

  1. 哈哈因为工作需要常常出差,我也渐渐习惯了酒店为家的生活
    每天早上有人帮忙折棉被,整理洗手间也不错的 :p

    ReplyDelete
  2. 是要一个人出游的吗?没有其他同事陪伴?

    ReplyDelete
  3. Vachel
    还是不怎么习惯不用操劳家务的日子。哈哈哈

    Vincent Cho
    是啊,一个人来,这里有同事接应。嘻嘻!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