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6

我在雅加达的观察日记

来到雅加达的第一个星期,每天除了上班和回酒店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塞车中度过的,塞车的情况不是一般的糟,而是非常非常糟,在车上看着窗外的街景也会不小心睡着。

城内贫富悬殊的情况很明显,在光鲜亮丽的五星酒店前面,是一条充满坑洼的马路,马路的左侧有一条长长的街头小贩,他们拖着摇摇欲坠的改装摩托车,上面架着木制的档口,写着一些食物的名字,一般多售卖 Mie Ayam, bubur ayam, bakso, 等等。摩托车旁边的木制桌椅上坐了一些上班族,也有一些戴着安全帽的建筑工人。

我一直不觉得这里的街头食物有什么问题,虽然同事都忠告我不要尝试比较好,我还拍拍胸口说我在马来西亚都是吃街头食物长大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直到一次我点了路边的鸡肉粥,我要重新修正我之前的言论。当我把鸡肉粥享用完毕后我看那位满脸胡子的大叔把食物渣倒在沟渠里,然后把那个碗浸在一个有点污浊的水桶里,没有使用任何清洁剂,把碗捞起来用干布随便擦一擦,然后放回到架子上,也就是用来盛装我吃的鸡肉洲的那个碗。我才顿时傻眼,看清街头食物的真相,发誓再也不吃街头档口售卖的食物。

IMG20160529091049
鸡肉粥长这个样子,加了生抽,酱油,花生,脆饼,肉丝,甜酱,青葱,等,完全颠覆了我对白粥的清淡印象。

我一直以为吉隆坡的街头食档已经算多不胜数,但来到雅加达才明白什么是小巫见大巫。或许是因为当地人口太密集,这里附近的街头小食档多得我无法数尽。由于公司位于市中心,步行的距离能够吃的实在是太多太多。我们拐出公司大楼后面的小巷,进入了一条充满街头档口的巷弄,食客在小巷里自在的觅食。

我跟着同事的脚步,来到他们口中所谓的 "Pempek"小店。普入店内才一惊,原来所谓 "Pempek"就是我们的酿豆腐,用鱼肉塞入豆腐或混入鱼丸,或者加上鸡蛋制成一种很恨弹口的鱼蛋煎饼。 "Pempek" 可以和白饭一起吃,也可以加入甜酱当正餐。我跟着当地人的吃法,往盘子里倒入了一些甜酱,一口接着一口。甜酱和吉隆坡的也不一样哦,这种甜酱比较稀,不会太咸,配上香煎鱼肉还蛮可口的。

IMG20160525123156
这个大片的叫 "Kapal Selam",因为它长得很香潜水艇,里头夹了我最爱的鸡蛋呢,QQ的蛮好吃。看似酿豆腐,吃下去的感觉却又完全不同。

IMG20160525122609
学当地人一样四处觅食

IMG20160527124608
在 Bakmi GM 连锁店点的烟熏鸡炒饭
吃了一口我才惊叹,鸡肉的烟熏味很香,配上炒饭实在太好吃了!

IMG20160527124049
和当地的同事——天使和茹比

IMG20160525133623
办公室的“风景”。像吉隆坡的大厦一样,办公楼周围的出了是高楼之外,还是高楼。

公司大楼前面有一座长长的行人天桥,行人天桥上有许多摆摊糊口的中下阶级。他们都在贩卖一些日常用品如自拍神器,袜子,盗版光碟,脸巾,等等。说来也怪,这里很多档口都在售卖如出一撤的自拍神器,在广场上,或是任何著名的旅游胜地,都可以轻易地看见民众人手一只自拍神器,好像好流行的样子。

由于这座城市还处于发展中的阶段,除了长途火车之外,政府目前还在建设着轻快铁服务(目前的雅加达并没有提供任何轻快铁服务)。除了泛滥街头的德士车之外,这里也有一个稍微便捷的巴士服务—— Transjakarta。

别于一般的巴士,Transjakarta 在城里的主要道路拥有自己的车道,除了 Transjakarta 以外的巴士,一般车子是不能够使用该通道。巴士的频率也算快,大概五到十分钟就有一辆。目前的收费还是统一的,意思是说你去哪里收费都一样,卢比 3,500 (接近 RM1 )。

IMG20160528113147
巴士站的设计有点像我们的轻快铁。

IMG20160528113248
左边的是Tranjakarta 专属车道。相较于一般的普通车道,乘搭Transjakarta 还是占有优势的。


还有不得不题这里的德士服务居然比吉隆坡的好。除了街头德士为患,随手一招都能够接到一辆德士,他们的收费也是完全根据收费表,不会漫天开价。

上下班时间,我在这里看过很夸张的巴士沙丁鱼模式,后来我想还是觉得干脆坐德士算了。

Friday, May 27, 2016

我在雅加达的五星日子

2016-05-26_10-55-34

或许是因为不是来度假的关系,对于雅加达这座城市并没有特别的期待,来之前也没什么上网趴文,往行李箱随便丢了几件衣服和私人用品就来了。

从机场到酒店的接送是一辆马塞迪,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乘坐的马赛迪轿车。脸上挂满微笑的服务生替我开了车门,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让我开始怀疑,像我这样的一个卡里菲,何等何能居然能享有公司赐予我的如此待遇。

酒店的登记手续也让我吓了一惊,由于居住的时间很长,柜台服务员说要附上六亿印尼盾的柜台金,合折为十八千马币。我咽了一口口水,再三向她确认那数额,说那是该由公司付的丫,后来柜台小姐也糊涂起来,经过一些沟通之后把柜台金压至一千万印尼盾,也就是三千马币,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觉得这柜台金也太夸张了吧。掏出手上仅有的一张信用卡,祈祷过账时千万不要有问题,刷一声,柜台小姐说过账了,我也顿时松了一口气。

房间是最基本款的双人套房。洗手间被铺上明亮的米色大理石,洗脸盆的镜子才是夸张,除了正中间的大圆镜,左右侧环绕洗手盆的镜子,还有左边可以调整高度及弧度的放大化妆镜。右边的小空间整齐的摆满了一些零碎的卫生用品。除了最基本的洗发液,香皂,洗脸巾,牙膏牙刷,在第二层的小抽屉里居然还安然的躺着包装在透明袋里的棉花棒,针线用品,牙线,刮胡刀,梳子(写到这里的时候特地跑去点算物品)哦还有摩舌头用的,牙签等,不管你想到还是没想到的都有。左边的抽屉下方正安置着一个透明的体重机,站上去的时候才发现我居然又胖了,靠!

打开衣橱,除了一般酒店会提供的保险箱,小抽屉,居然还贴心的提供了手电筒,雨伞,熨衣板,还有熨斗。明亮洁净的浴室还有置有灯管的衣柜让人心情突然也亮了起来。

差点忘了提步入酒店大厅时的检查通关。要不是朋友来时预先通知我雅加达市中心的保安设施,我铁定会又再来一个文化冲击。说了那么久,其实是包包的扫描器,像在机场过关卡的时候一模一样,差别只在于他们不会在你的背包上贴上安全的标签而已。除此之外,进出酒店或是城内的高楼大厦时他们都习惯性的会把你的车子全身检查,从后车厢,乘客座位,车底也要照一照才可以通过哦。第一天来的时候有点不安,接下来的日子也就麻木了。

早餐,来到酒店的餐厅。脸上笑太久变得好僵硬的服务生领着我来到我的座位,惯式性的问我要荷包蛋还是英式煎蛋,然后要咖啡还是热茶。我被突如其来的轰炸式问题搞得有点混淆。我在座位前,在播放着轻松的爵士音乐的背景回过神来,原来我正处于五星级酒店啊。当周围充撤着口操日语的中年大叔,穿着一身嗒迪服装的生意人,还有拿着LV或者 Burberry 包包,抹上胭脂和浓妆的女士,我不过是个穿着在泰国市集买回来的廉价连衣裙,背着我在淘宝淘回来的笔电背包,在周围的氛围还略显稚气的姑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享用着我的早餐。

“还想要加些什么吗?”侍应生礼貌的问。“我自己来就好”,他却坚持说“不不不,请让我来替你服务,Ma'am.” 我被服务得有点不好意思,好象变得残废一样,看来我就是个天生的劳动狂。

翻阅着手中陌生的 Wall Street Journal,有一大堆我看不懂的财经新闻,还有很多扯不上边际的国际新闻,突然好想念我每天都要翻阅的星洲副刊,还有我偶尔会购买的太阳报。

餐厅内的氛围让我不想久留。我坐上酒店安排的马赛迪德士,花了三十分钟到处于二公里内公司大楼上班。车窗外千篇一律都是满江红的刹车灯,瘫痪的交通让我很感冒。

偶尔我会忘了酒店会提供的清理房间服务,为什么明明昨晚摆放在桌上的杯子今天出现在小柜台上面,还有被丢在床上的外套会安然的被折叠好摆放在房间左边的单人沙发上。对于陌生人能够自由进出房间的状况,我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上司问我,酒店一切还好吗?
我说,那也太好了吧?!

Saturday, May 21, 2016

印尼泗水 | 塞姆鲁山 Mount Semeru

我们爬的三座山都各有特点,而我最喜欢的就是 Mount Semeru。 Mount Semeru 位于 Bromo 国家公园里面,也是东爪哇的最高峰。 攻顶的山路布满火山灰,据说是上三步,滑两步,艰辛的程度可想而知。

贪心的我对于山上的风景非常憧憬,却又担心自己的体力受不了严峻的山路考验,于是向导游咨询说可不可以只爬半山然后露营,走轻松路线。导游说当然没问题,结果前往 Semeru 的冒险就成形了。


爬山的起点是 2100 海拔,露营点则是位于 2400 海拔,耗时需要三到四个小时。一路向上都是比较平坦的山路,有些地段会布满火山灰,可见一层厚厚灰色的泥土。

Mount Semeru 被湖泊环绕。山脚下有两个湖泊,也就是 Ranu Pani 还有 Ranu Regulo,而山上的是 Ranu Kumbolo (Ranu 是湖的意思),湖泊的水源皆是由雨水形成的。

通往 Semeru 国家公园的是超过一小时颠簸不平的石头路。车子摇晃的频率让人有点晕眩。我被崎岖不平的山路摇醒了过后就再也睡不回去。山路的宽度只有一辆车子的空间,若遇到迎面而来的车子则需要互相协调让路。

由于知名度不高,山脚下的住宿自然也比较简单,吃饭的选择也不多。我们在这里待了两天,吃了好多快熟面,因为饭谷类的餐点都卖完了。

我们被安排下榻的住宿是一所由半木板半石灰搭建而成的小房子。房子的空间不大,普入大厅一目了然的四面墙,简单的小厨房,还有数张长板桌和木椅形成的小食堂。

睡房位于房子的地下室,沿着楼梯往下的空间让人感觉像是战争时期避难的防空洞。从左边的楼梯往下可以通往六间寝室。寝室的设备简单直接,只有两张大床还有厚重棉被。角落有两间洗手间是大家共用的。



傍晚时分,我们聚在大厅里的小食堂享受着难得没有网络和讯号的放空时光,玩着无聊的游戏。空气中弥漫着说话呼之而出的冷气,还有隔壁桌传来的二手烟。空气里有一种沧桑的味道,让我想起了电影《珠穆朗玛峰》(Everest 2015)里的登山客在上山前一晚在房子内聊天的画面。



第二天的早上九点钟我们便开始上山。担夫在我们出发之前已经把帐篷,睡袋,还有毛毯都背上山。而木和先生和妻子则负责带要为我们准备晚餐的餐具和食材上山。我们只负责背自己的衣物还有饮用水。

我的背包里装的有:毛衣,冷衣,防风衣,打底衣,手套,头灯,零食,饮用水。从我的直觉来看,背包大概有七-八公斤重,好吃力。

这次的背包和上次登上沙巴神山有点不一样,因为山上缺乏住宿设备,很多东西都要自己自备。我带了私人的睡袋上山,因为导游说他们提供的睡袋不够完善,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他们的睡袋体态都还算不错,看起来还算崭新。

上山的路都偏向平坦,从山脚下到露营地的山路不算很高难度,最具挑战性的是肩膀上负荷的重量。

爬山就像在大冷天洗冷水澡一样,一开始的那一泼水总是最艰辛的,到你身体适应了水的温度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可能你还会想要多淋几勺水。经过冷天洗冷水澡的经验后,我的确是这样觉得。


和 B29 山峰一样,Semeru 的山脚下也是一大片的菜园。周围都是无人看管青油油的菜园。这里种的葱叶特别大片,让人恨不得把它摘下蒸鱼。



上山的途中看到隔岸的山坡上的小房子还有不规则的松树,让人有置身小瑞士的错觉。虽然我没有去过瑞士,但脑海中想象的画面正是是我眼前所见的。


如梦如幻的真实场景,好迷人。

一直走走停停,不一会儿终于抵达了我一直想要来的地方—— Ranu Kumbolo。出发之前自从看过她的照片之后就对她的美念念不忘。




湖泊之所以迷人是因为她匿藏在山丘于山丘之间,像是小学美术课所出现的画面,我家门前有山坡,山坡前面有湖泊。清澈的湖面可以清楚可见山丘的倒影。湖水的透彻也让人安心食用。这是山上很重要的水源,我们在山上吃的煮的都是湖水烹饪的食物。

山与山之间的缝隙刚好能让太阳公公探头而出。我们的帐篷面向湖泊和日出,早上打开门缝便可目睹迷人的日出。

安静的湖泊让人感觉好平静。被云朵反射形成的蓝青色配上周围的绿,眼前壮丽的画面美得不可思议。一阵雾飘过来,掩盖了驻守在后面的山峰。我们趁雾侵袭之前赶紧在湖边留下了倩影。



这是我第一次在山上露营,虽然山上没什么设备,连洗手间的干净程度也让我不敢恭维。一般我们都在草丛解决“小事”,因为这几天大家都忍着没做“大事”,但山上的风景暂时让人不去计较这些不完美。

我们坐在湖边享用着领队准备的午餐盒,感受着山上冷风阵阵刺来的寒。

来得及乘天暗之前在露营里小息一会儿补充回体力。起来过后木和先生带我们到山的另一头,穿越紫色的花丛。






晚上,木和先生和妻子为我们在山上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中式鸡腿炒饭, ABC 热汤,还有热茶,我们窝在山上仅有的小木屋里感到好温暖。




在于世界断绝联系的情况下就是和队友培养感情的最佳时刻。我们九个人挤在一个帐篷里玩着谁是卧底,不亦乐乎。



周围充满刚开始烹煮晚餐的登山客,阵阵咸鱼味充满了整个帐篷。后来我们受不了了,跑了出来湖岸边,开始了超级无聊的故事接龙游戏,结尾越掰越荒谬离谱,真是的。

当晚我把背包当枕头,裹在睡袋里面,背部仅有山导提供的薄薄一层地层绝缘毯(有点像瑜伽毯),半梦半醒睡着了。记得当晚四处传来此起彼落的鼻鼾声,可想而知来登山的人都好累。



醒目的黄色正是我们前一晚的榻榻米。

隔天睡醒之后打开门缝才发现周围多了好多“住客”。五颜六色的“小房子”让空旷的露营点顿时艳丽了许多,却也完全挡住了我们家前方的日出,哈哈。



其实真的没有很高,晚上很冷倒是真的。


第二天的早餐。被餐盘上的美食卖相有点吓倒,在山顶上吃这个也太奢华了吧!
香蕉配糖浆好好吃。




木和先生带我们下山走的是另外一条路。经过一片很广阔的辽源,让我有股骑马奔驰的冲动。延绵围绕的山丘让蜿蜒小径显得更加微不足道。



下山的时候又经过菜园,种了好多葱头,马铃薯,包菜,等。看到一颗颗圆而发亮的马铃薯真的好想咬一口。


眼前的马铃薯仓库让我想起了贡布的盐巴屋,好壮观。


通往市镇的路上途径 Teletubbies hill,眼前的山域和景观让我们好震撼。

他们说九个志同道合的旅伴难寻,能够接受这样设施不足,卫生情况不佳,顶着背包流着汗,毫无舒适感可言的行程更是天方夜谭。但我却轻易的遇到了你们,让我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什么难事。我们是那种有冷水就洗冷水澡,有热水就洗热水澡,有地板睡地板,有大床睡大床。我们被给予什么,就享受什么。


在我的花样年华里,能够有这一群疯疯癫癫的你们,好幸运!





登山须知:

爬 Mount Semeru 一定要有医生提供的健康证明(Medical Letter),确保登山客的身体状况是适合爬山的,不然的话将不被获准登山哟。


阅读更多:

印尼泗水 | B29 山峰(Puncak B29)

Friday, May 20, 2016

印尼泗水 | B29 山峰(Puncak B29)

因为和你们一起的旅行,2016 还没过完,我就觉得已经今年的梦快要完整了。



以下要说的又是一个热血的故事:

或许是天生俱来敢冒险爱闯荡的个性,续 2015年的神山之行之后,我又组团去爬山啦!对于登山之旅,我总是兴致勃勃,好多地方要闯,好多美景等待收藏。

这次的目的地是印尼泗水(Surabaya)的火山之旅。我们要在一个星期内进攻的是三座活火山,分别是 Mount Semeru,Mount Bromo,还有 Mount Ijen!这也是一般旅行团会推荐的三座火山。

小知识:
  • Mount Semeru 是东爪哇(East Java)最高山峰,海拔 3676 米,登山起点 2100 米。一般需要三天两夜攻顶。
  • Mount Bromo 是一座活火山,只需要半小时左右攻顶。海拔 2500 米左右。
  • Mount Ijen 是以硫磺(Sulphur)和蓝火闻名。一般是半夜凌晨二到三时开始登山,以赶在天亮之前看到火山口的蓝火。海拔 2700 米左右。
参考下图:




由于没有高速公路还有明亮的路灯,我们花很多时间在交通,穿越小乡村还有黑压压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七天六夜的行程,很多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


对于之前看过一篇报导诉说 Semeru 美景的充满憧憬,一开始害怕自己承受不了山路的严峻,从起初的矛盾,疑虑,到最后依然决定进攻。我们在计划形成的最后关头,把原本打算拿掉的 Mount Semeru 重新编入行程,深有自知之明,在体力的考量下我们并没打算攻顶。对于这样的安排,我们既可以轻松一探赛梅鲁(Semeru)的神气,也可以轻轻松松上山,圆了我爱冒险的小小心愿。

我们选择的是包团,抵达泗水机场开始到旅行结束都有当地导游陪同上山下海,包山包海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这也是在印尼旅行最便捷的方法。


整个星期的旅程我们都有导游木和先生(Mr Muhe)和他的妻子(Kak Puteri),加上一名司机随行,加上我们九个人,乘坐的是十六人的货车。包含交通,住宿,担夫,六顿餐食,也仅仅是 RM 1080,非常划算。

七天六夜的泗水行程:

第一天
5pm 抵达泗水机场 - 晚餐 - 三小时车程前往 Lumajang  - 休息

第二天
凌晨三点出发 - 骑一小时的摩托车前往 B29(也称为云端上的国度)欣赏日出还有看云海 - 前往 Mount Semeru 山脚

第三天
早上九点开始登上 Mount Semeru - 四小时抵达露营基地 - 休息

第四天
凌晨五点 - 欣赏湖面日出 - 下山- Teletubies Hill - 前往 Bromo - 休息

第五天
凌晨三点钟 - Penanjakan 欣赏日出和云海 - Whispering Sand - Mount Bromo - 妈的咖哩不辣瀑布(Madakaripura Waterfall)- 五小时车程前往 Mount Ijen

第六天
凌晨两点 - 摸黑登上Mount Ijen - 六小时回到泗水

第七天
自由行 - 机场回国


木和先生和太太非常热心,让我们感到非常放心。
要到泗水爬山的朋友可以联络 Abang Rashid (+6012-2097756),或者可以直接联络木和先生(面子书)

**

介绍完毕。我们要出发咯!

第一站:B29 山峰

这是我们来到泗水的第一座“山”。没有想象中的艰辛,因为我们不必亲自攀爬上山,而是骑摩托上山!

我们从泗水机场花了三个小时不等从机场来到 Lumajang 住宿下榻,准备隔天三点钟上山顶看日出!这次的日出之旅其实还蛮危险,因为我们将会乘坐摩托车,途经小路走一路往上。共有九辆摩托车载我们上山,最“惊喜”的是他们竟然没有提供头盔!我们在冷风侵袭的清晨,戴上仅仅微薄的防寒绒帽,毛手套,风衣,还有防风口罩,跟着当地人 Go-Jek (tumpang motor 的意思)上山去。

原以为这只是短短的距离,没想到上山的路程竟然也耗了一个小时不等。经过了小村庄,树丛,峭壁。当我们抵达 B29 山峰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B29 是当地著名的路标,也被称之为云端上的国度(Negeri di atas awan)。



左边是即将露脸的日出,右边是被云海环绕的 Bromo 火山。清楚可见火山口上依然喷着浓烟,延绵围着火山的棉花糖像张温暖的大床。



我们围着云海带走了好多照片。


个人很喜欢上面这张。

临下山前和我们的 Go-jek 司机合照。顿时觉得自己回到了十八岁的年华,好疯狂,好潇洒,好爱冒险。



好浩大的我们!



这个景点是我透过另一家旅行社的行程不经意发现的,觉得很特别于是编排进来了。虽然没有戴头盔上山是非常危险的,但山上的美景真的好漂亮。

下山的路比来时亮了许多,刚才看不到的路现在都看到了。原来山里的风景那么漂亮。火山矿物流下来的土地好肥沃,种了各式各样的蔬果。无论斜度再高的山坡,当地的农夫还是有本事把它种得整齐漂亮,光是想象他们上山施肥耕种就已经觉得好厉害。




长满沿路的小黄花,注入了一点生气,点缀这一整片青色的山坡。




这是我们在泗水的第一站。

旅途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