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越,体验农村生活

晚上的九点四十分,我们登上了迈向沙壩老街(Lao Cai),耗时八小时的火车。火车厢隔了好几间四人一房的睡铺。除了基本的插座,火车上还设有餐厅和洗手间。工作人员会敲房门兜售一些看起来不怎么可口的零食还有咖啡,但似乎都无人问津。

从河内火车站(Hanoi)出发,我们经过了一排排古老的店屋还有依然有人居住的老房子。看着火车和店屋的微距仅有一尺左右,让我大呼新奇过瘾。火车穿过大街,河流,然后慢慢迈向无尽头的铁路。窗外渐渐暗去的街景,我睡在摇摇晃晃的上铺,随着火车的轰隆隆声,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吵杂的引擎声似乎没有对我的睡眠造成任何影响,到我一觉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抵达沙壩老街了。

我们当天入住的是距离老街一小时路途的塔弯村的民宿(Tavan Ecologic Homestay)。上网看到该农村距离小镇路途遥远,而且设备简单看似简陋,心里始终迟疑了一阵子,但心底始终是按捺不住网上过分的好评,想要一探究竟为什么如此简陋的农家小屋的点评居然比许多高级旅馆来得高。于是我将内心的不安置之于不理,预订了在小农村待一个晚上。

民宿的位置连当地人也不甚熟悉,司机大哥摇下窗口问了好几个路人才找到该民宿的实确位置。司机把我们停放在农村的路口,碰巧遇见民宿的老板娘在街头买菜。我们根据老板娘的指示,一直跟着小路往里面走,不断端详两旁的木屋哪一家才是我们要下榻的地方。过了十分钟,终于看到一家挂着 Tavan Ecologic Homestay 牌子的农家屋在我们的左侧,尾随而来的是老板娘的丈夫骑着摩托车替我们载送的行李。



民宿的老板娘名叫 Qu Yen,念起来好像 Queen,是一位面容清秀的年轻妇女,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不像一般城市人那么小心翼翼,在聊天的过程中她毫不吝啬的向我透露了她的年纪,今年也仅仅三十三,育有两位可爱的孩子。她总是耐心的解答我所有的疑问,总是把 Yes 和 Ok Ok 挂在嘴边,让人觉得好亲切。碍于国际转帐的不方便,在我抵达的前一个星期,她甚至爽快地自掏腰包替我买了火车票还有巴士票,“难道你不担心我食言,不来吗?” “来这里的人,每个人订了火车票都一定会来”,她这样笑着说。

这里至所以从一开始的农村转型成民宿,一切归咎于老板娘五年前和一位法国先生的际遇。这位法国先生在一个下雨天的傍晚经过这里想要借宿,后来发现这里的风景优美,适合来自城市的访客卸下疲惫,体验农人家的生活,于是建议老板娘将这里转型成为民宿,于是 Tavan Ecologic Homestay 就这样诞生了。



小小农村由一间小房子,慢慢扩充了好多间小木屋。扩充之后一共可以容纳接近三十名访客。我们下榻的小木屋被梯田环绕,后面有长满包菜花,油菜花,沙拉菜,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蔬菜类的菜园。菜园的旁边有池塘,小孩走在池塘上用竹子搭建的棚架,在池塘里嬉戏玩闹。

视线再往前方延伸,可以看到被一大片山谷,随着山谷流下来的清澈见底小溪,在山与山之间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当地人用竹子把河的两对岸连接起来,流水经过形状不一的石头,发出了沙沙的流水声。在村子里走到哪里都可以听见来自瀑布或小溪传来潺潺的流水声。农村沿路长满了粉红色还有白色的梅花,风轻轻吹落了粉红色的花瓣,落到了我的头上。



山林上长满了大量的竹子,被砍下来的竹子形成了承载流水的渠道,流水顺着竹子从高处慢慢流向低处。竹子成了村子里的主要建筑材料,建了房子,又围篱芭。起了棚架,又筑了高墙。



厨房烹煮的食物大多都是自家的,自耕自足。这里连鸡蛋也特别大粒。走在通往山区的小路,家禽都自在的在四处走动,除了普遍的鸡,鸭,鹅之外,还不时遇到牛群还有小黑猪在田里四处觅食。除了动物之外,这里的小孩也都非常独立,年纪轻轻便自己走山路上下学,到农田里耕田,抓小鱼,身旁完全不见父母的踪影。



白天,我们跟随当地的原著民涉跋梯田和竹林深处,经过浩瀚的瀑布,从高处俯视飞流直下三千尺,被梯田围绕的山林间风景一度让人叹为观止。我们山越山,在某处停了下来回首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几座山。四周的美景让人暂时忘却了疲惫。不知不觉,原来我们已经走在风景里。



三月不是收割的季节,周围的梯田还处于插秧阶段,有些田地还是空秃秃,而有些却充满泥沼。最让人惊喜的不外是怖满山岭的小野花。一朵朵紫色的小野花,一层一层地长满了整个山头。野花虽小,却能够抵抗寒冷的气候,在荒芜的山上绽放,点缀了光秃的山头,也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这里游客稀少,我们沿路遇到的都是背后架着竹篮,扛着蔬菜或木材当地的原著民。小孩在田里抓鳗鱼,妇女在耕种。我们的领队原著民 Sing (念成 Sun)说,在塔弯里都是女主外,男主内。女人外出耕种赚钱,男人打理家里,照顾家禽还有照顾小孩。女人比男人更加勤奋,男人则相较于懒惰。农人除了耕种,也只能够靠带领游客走山赚取一些收入。



由于收入低微,Sing 的一家每天都只食用蔬果或豆腐,一周只有一天能够品尝肉类。在没有暖气机的夜里,遇上寒冷的冬天便烧材取暖。家里没有一辆像样的代步工具,靠的都是双脚走出来的世界。Sing 若要到城内去便在半山拦路搭便车。尽管生活逼人,但 Sing 依然坚强的一步一步走过来,从容面对。所谓天踏下来当被盖,就是这个意思吧?



塔弯的气候常年寒冷,一年更有几天会下雪。三月的塔弯村温度介于十三到十五左右。在屋檐下,我们喝浓浓的越南咖啡,吃热热的鸡肉汤米线,新鲜煎炸的越南春卷,撒上芝麻的鲜炸地瓜,配上香茅还有蜜糖的炒芝麻鸡肉。厨房烧出来的每一道菜肴都让人垂涎三尺。

我最怀念的是那寒冷的晚上,我们和几位来自不同地方的旅客,围着温暖的火炉,在充满昏黄光线,墙壁被贴上“新年快乐,安康盛旺”新春对联的饭厅,享用餐桌上丰盛的晚餐。当天的晚餐有炸玉米粒,五香炸猪肉,烫西兰花,炸小鳗鱼,炸薯角,芝麻地瓜,还有我最喜欢的配搭——撒上九层塔的番茄鸡蛋花热汤。

除了 Qu Yen 一家人之外,和我们同桌的有来自法国的背包客,一名来自澳洲的和尚(这是我第一次遇到非亚裔的和尚),来自加拿大的退休妇女,还有一名来自爱尔兰的法律系学生。

爱尔兰那位年轻的女生名为阿叮,是一名参加非组织下乡服务的背包客,通过提供英文教育换宿。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情,我听过太多类似的故事,却是第一次亲眼所见。民宿除了老板娘和她的丈夫之外,其他人都不会说英文,笑容成了我们之间唯一的沟通桥梁,也是我们之间的“国际语言”。对于对方的善举,我也只会说那么一句“卡闷”(越南语代表谢谢),来表达我对他们的谢意。

在这里,吃过晚饭后的“余兴节目”便是客串英文教室的小学堂。父亲还有那位来自加拿大的妇女被要求假扮前来光临的客人,而阿叮会教导他们如何用正确的英语来和客人沟通。Qu Yen 的妹妹还有她丈夫的弟弟是小学堂唯二的学员,看他们认真学习的模样让我不禁感叹,为什么城市的小孩不愿意上补习班,而乡下的孩子却要那么奋力求存换取学习的机会。面对学习,他们的态度非常认真也不怕出糗,实在勇气可嘉。

除了 Qu Yen 一家人之外,这里附近还有许多提供民宿的家庭。可见越来越多人渐渐倾向这样的度假方式,返璞归真,体验农人家的生活。亲切的家常菜肴,还有温暖的待遇,是大酒店无法赐予的五星享受。多年后的现在,提议创建该民宿的法国先生还不时会来探访 Qu Yen 还有他们一家人。如果 Qu Yen 和法国先生没有那一次的际遇 ,是不是我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来体验农人家的生活呢?



次日,当我从塔弯农村回到了沙壩小镇,街上充满了车子不间断吵杂的笛鸣声,稚嫩的小孩追着游客兜售如出一撤的手工艺品。当我看到那些光鲜靓丽,身穿名牌,手拿LV,脚踩高跟鞋,争先恐后,你推我挤地要在花丛里照相,还有在旅游区里突然宽衣尿尿的女游客,我又不禁疑惑,到底谁是受过教育的文明城市人,谁又是没有受过正统教育的乡下人了?







地理小资讯
塔弯(Tavan Village)距离沙壩(Sapa)一小时车程左右,人民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农务。
年头/尾的时候气候寒冷。三月的温度介于十三到十七度左右。六,七,八月的时候是夏季,也是稻田收割的时候,想要欣赏金黄色的梯田的话可以这个时候前往。

如何前往
从河内(Hanoi)乘搭长途火车或巴士抵达沙壩(Sapa):

长途火车票价位于 USD 32 ~ USD 38(八小时)
抵达沙壩老街(Lao Cai)火车站后再转德士抵达塔弯村,大约一小时。

长途巴士票价位于 USD 15 ~ USD 18(六小时)
抵达沙壩巴士站过后转德士前往,大约四十分钟。

住宿资讯
可以透过电邮向 Mrs Qu Yen 订购,或者透过 Booking.com
Booking.com 没有提供免费早餐,直接通过 Mrs Qu Yen 订购则能够享有免费早餐。

*建议直接通过 Mrs Qu Yen 订购来回交通和住宿等,价钱会比一般中介来得便宜。
点击:Tavan Ecologic Homestay

我的相册

Tavan Ecologic Homestay Experience

点击:更多照片

Comments

  1. 喜欢这样纯朴的生活,人民特别有人情味,不像城市那么冷漠。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