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0, 2016

深夜海洋

对于海,我总是有一种向往。像爱情一样,既害怕它的巨大将我无情侵袭,却又恨不得湿透身子,奋不顾身地投入它的怀抱。

我随着同伴来到了峇都丁宜一家靠海的酒吧。记得多年前曾计划和他光顾同一家酒吧,可是最后却不了了之,没想到这一次毫无计划的行程就这样圆了我当年的小遗憾。仿佛在告诉我,生命中该完整的,最后都会完整的。

我们好不容易要了一张沙滩上的桌子,加上几张塑料椅,还有一些酒精,漫漫长夜就这样展开。隔壁桌的人吸着水果烟,浓郁的果味让我感到一阵鼻酸。有男人赤裸上身,右肩有纹身的女人穿着火辣的比基尼。他们吃着零食配着啤酒。我们呢,则围着小圆桌玩着无聊的游戏,挥霍着我们仅剩的有限青春,还有挑战自己那许久没有熬夜的身体。

我坐在沙滩的一角,看着挂在深蓝色天空的月亮,渐渐从我们的头顶上的位置移到更加靠近日出的方向。半夜敲打岸边的海浪声,随着起起落落的潮水,每一次的浪潮都卷走了心甘情愿离开的沙子。月亮的微光倒影在平静的海面上,产生了波光粼粼的涟漪。此刻的天空只有零星的星星,为这片深蓝色的天空增添了一份孤寂。

我望向海面,渐渐刮大的海风吹拂我的脸庞,没有捆绑的长发随着风吹飘扬。我伸了一个懒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马上感到的是一阵寒冷。我望着无止境的海面,感觉自己是何等渺小。曾经骄傲地以为自己是你的全世界,可是你的世界,终究还是你的。

我在深夜的海滩上,看随着脚趾头起飞的沙子在空气中坠落,看我那没有规律的沙滩脚印随着海水的涨潮卷席而消失不见。好像世界上每一分一秒发生的事情,也会随着我们离开的那一天变得毫无印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像爱情离开的时候,我们才如梦初醒。世界一如往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Saturday, March 19, 2016

来自河内的小姑娘

你知道吗?河内的免费导游计划是在 2010 开始,由一位大学生起义的非盈利组织。它云集了国内通晓各种语言的大学生。这个计划的最主要目的是要训练大学生的沟通能力,还有推广国内旅游文化,促进游客与当地人的交流。他们根据自己上课的时间表灵活安排要带的团,但缺乏人手的时候还是会逼不得已推掉游客的要求。到目前为止,总共有一百多位大学生活跃参与该免费导游计划,造福了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我在出发到河内的前两个星期发现了这个计划,无心插柳地登入了他们的网站,来到了表格栏,毫无期待的填了个人资料还有旅行日期,按下了发送。在出发的前两天,我收到了来自一位叫阿安的学生导游回复的电邮,她说她会在我的酒店等我。我在半信半疑的情况下,在酒店门口猜想她会不会爽约,忐忑不安等着她的出现。当她终于骑着自行车出现在酒店门口,第一眼看她时,她给我的感觉是诚恳的。原来眼前这位姑娘只有二十一岁,主修英语系,能够以流利的英文与我们沟通,这在英文不流通的越南无疑是来得恰恰好。

观光的行程可以由游客自行决定,小导游根据游客的要求负责带路,导览。旅途上的花费都需要游客自付,必要时也要替小导游津贴一点费用如吃,交通,等。

阿安用她那流利的英文和我们讲解历史古迹背后的故事,还剑湖的传说,用她有限的方向感带我们穿梭这座古老的城市。她带我们到路边的道地小吃,解答我无穷无尽的问题;她领着我们,丝毫没有一丝慌张,昂首迈步往前穿越十面八方汹涌而来的汽车和摩托车,她并没有带我们去吃旅行团专属的豪华餐宴,反而带我们在路边学当地人一样,吃 25000 VND (大约五令吉马币)一碗的 Bun Cha (猪肉米线汤)还有越南传统美食炸春卷。

我们在不经意迷路的时候路过一家很美味的猪肉粥。我们学当地人一样,在充满涂鸦的小巷,蹲坐在路边的小矮凳享用着一碗撒上香脆油条,肉碎,还有排骨的热粥。当时我并没有特别深的感受,但离开之后才发现,那是我在整个旅程里最回味的味道。

阿安的家距离市中心单程路途已近二十公里,平时要到城里也只只能靠电动脚踏车跨越大道进城。这也是许多越南人的生活写照。没有能力拥有一部车子,拥有一架电动脚踏车也算是很骄傲的说。

阿安说碍于生活忙碌,她已经四个月没有带团了,而我们是她重返团队的第一个团。我因而多了一位越南朋友,与她展开了特殊的友谊连接。

谢谢你,来自越南热心的小姑娘。

摄于河内还剑湖。三月九日,天气晴。


Hanoi City Tour

点击:更多照片

了解更多:
Hanoi Free Tour Guides

Friday, March 18, 2016

一张明信片

好像是几年前收过朋友从台湾寄来的明信片之后,就开始喜欢上收到明信片的感觉。之后的每一次小旅行,都想要给身边的朋友寄上明信片。明信片,成了我最期待的手信,也是我会带给朋友的手信。

它有别于一般的旅行纪念品,尽管形态轻盈,承载的却是满满的祝福,
尽管与一日千里的科技背道离驰,但等待的过程,为它增添了一份期待感。

它记录了另一座城市的风和日丽和风情万种,它让旅人在匆忙的旅途中放慢了脚步;
漂洋过海来到你家门,只为了和你打一声招呼。明信片上熟悉的笔迹和署名,正是你卸下忙碌的一天微笑的理由。

IMG_20160318_210955

谢谢你,远方的朋友。

Thursday, March 17, 2016

慢,慢一点

和家人从一趟自助游回来后我才发现,父母都老了。

当他们开始跟不上我越走越快的步伐;
当他们忘了退房的时候要归还的房间钥匙;
当他们经过火车月台的时候不晓得如何正确使用一触即通卡通过检查站;
当他们失去了刚强的气魄,选择不去和不老实的德士司机争论漫天开价的德士费;

当他们渐渐对周遭的一切感到模糊,不清晰,认不清楚方向,
我忘了停下脚步,问他们是否需要停下来休息;
我忘了调整自己的步伐,并且对于他们的诸多要求开始感到不耐烦;
我忘了其实旅行不是走过多少名胜,或是看过多少风景,而是能够与你并肩,一起用心欣赏这个美丽的世界;
我忘了原来在我展翅高飞,任意翱翔在您用大半辈子的劳碌和青春岁月换来我的蓝色天空,你们却已经长满银发,渐渐老去;

我想起那个在我叛逆的年纪,拿着扫把对我的捣蛋严厉责备,毫不留情在我的身上留下鞭痕的巨人;
我想起你那把每星期天都用响亮的歌喉唱着《春天里》呼唤我起床的声音,如今再也经受不起一杯冷水带来的寒;
我想起我每次和朋友滔滔不绝没完没了地话题,可是回到家之后却选择对着银幕瞎忙;

我们总是把耐心都留给身边对我们无关紧要的人,选择把脾气和种种宣泄留给了身边对我们最重要的人。因为我们清楚知道,无论再坏的脾气,他们也会对你不离不弃。我们小心呵护那些朋友间的情感关系,却忽略了和家人的感情也需要细心灌溉;

不知不觉中,那双小时候曾经牵我一步一步走过无邪的岁月光滑的手掌,现在已经长满皱纹。

当我渐渐转身向后,我的右手,牵起了您那只不再光滑的左手,一步一步走过了村子里的石梯阶级。当我们终于抵达了休息点,身后的瀑布哗啦啦迫不及待的打下来,你开心的笑了。


那一刻我才发现,其实他们很容易满足,只是我们缺乏了一点耐心。

如果下次我们再一起去旅行,我一定会放慢脚步,在您依然健行的岁月里,和您一同走遍你想去的地方。

是我在演讲稿里说过的 "Sometimes, it is good to slow down to connect with the world",我怎么忘了呢?

Monday, March 14, 2016

到北越,体验农村生活

晚上的九点四十分,我们登上了迈向沙壩老街(Lao Cai),耗时八小时的火车。火车厢隔了好几间四人一房的睡铺。除了基本的插座,火车上还设有餐厅和洗手间。工作人员会敲房门兜售一些看起来不怎么可口的零食还有咖啡,但似乎都无人问津。

从河内火车站(Hanoi)出发,我们经过了一排排古老的店屋还有依然有人居住的老房子。看着火车和店屋的微距仅有一尺左右,让我大呼新奇过瘾。火车穿过大街,河流,然后慢慢迈向无尽头的铁路。窗外渐渐暗去的街景,我睡在摇摇晃晃的上铺,随着火车的轰隆隆声,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吵杂的引擎声似乎没有对我的睡眠造成任何影响,到我一觉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抵达沙壩老街了。

我们当天入住的是距离老街一小时路途的塔弯村的民宿(Tavan Ecologic Homestay)。上网看到该农村距离小镇路途遥远,而且设备简单看似简陋,心里始终迟疑了一阵子,但心底始终是按捺不住网上过分的好评,想要一探究竟为什么如此简陋的农家小屋的点评居然比许多高级旅馆来得高。于是我将内心的不安置之于不理,预订了在小农村待一个晚上。

民宿的位置连当地人也不甚熟悉,司机大哥摇下窗口问了好几个路人才找到该民宿的实确位置。司机把我们停放在农村的路口,碰巧遇见民宿的老板娘在街头买菜。我们根据老板娘的指示,一直跟着小路往里面走,不断端详两旁的木屋哪一家才是我们要下榻的地方。过了十分钟,终于看到一家挂着 Tavan Ecologic Homestay 牌子的农家屋在我们的左侧,尾随而来的是老板娘的丈夫骑着摩托车替我们载送的行李。



民宿的老板娘名叫 Qu Yen,念起来好像 Queen,是一位面容清秀的年轻妇女,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不像一般城市人那么小心翼翼,在聊天的过程中她毫不吝啬的向我透露了她的年纪,今年也仅仅三十三,育有两位可爱的孩子。她总是耐心的解答我所有的疑问,总是把 Yes 和 Ok Ok 挂在嘴边,让人觉得好亲切。碍于国际转帐的不方便,在我抵达的前一个星期,她甚至爽快地自掏腰包替我买了火车票还有巴士票,“难道你不担心我食言,不来吗?” “来这里的人,每个人订了火车票都一定会来”,她这样笑着说。

这里至所以从一开始的农村转型成民宿,一切归咎于老板娘五年前和一位法国先生的际遇。这位法国先生在一个下雨天的傍晚经过这里想要借宿,后来发现这里的风景优美,适合来自城市的访客卸下疲惫,体验农人家的生活,于是建议老板娘将这里转型成为民宿,于是 Tavan Ecologic Homestay 就这样诞生了。



小小农村由一间小房子,慢慢扩充了好多间小木屋。扩充之后一共可以容纳接近三十名访客。我们下榻的小木屋被梯田环绕,后面有长满包菜花,油菜花,沙拉菜,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蔬菜类的菜园。菜园的旁边有池塘,小孩走在池塘上用竹子搭建的棚架,在池塘里嬉戏玩闹。

视线再往前方延伸,可以看到被一大片山谷,随着山谷流下来的清澈见底小溪,在山与山之间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当地人用竹子把河的两对岸连接起来,流水经过形状不一的石头,发出了沙沙的流水声。在村子里走到哪里都可以听见来自瀑布或小溪传来潺潺的流水声。农村沿路长满了粉红色还有白色的梅花,风轻轻吹落了粉红色的花瓣,落到了我的头上。



山林上长满了大量的竹子,被砍下来的竹子形成了承载流水的渠道,流水顺着竹子从高处慢慢流向低处。竹子成了村子里的主要建筑材料,建了房子,又围篱芭。起了棚架,又筑了高墙。



厨房烹煮的食物大多都是自家的,自耕自足。这里连鸡蛋也特别大粒。走在通往山区的小路,家禽都自在的在四处走动,除了普遍的鸡,鸭,鹅之外,还不时遇到牛群还有小黑猪在田里四处觅食。除了动物之外,这里的小孩也都非常独立,年纪轻轻便自己走山路上下学,到农田里耕田,抓小鱼,身旁完全不见父母的踪影。



白天,我们跟随当地的原著民涉跋梯田和竹林深处,经过浩瀚的瀑布,从高处俯视飞流直下三千尺,被梯田围绕的山林间风景一度让人叹为观止。我们山越山,在某处停了下来回首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几座山。四周的美景让人暂时忘却了疲惫。不知不觉,原来我们已经走在风景里。



三月不是收割的季节,周围的梯田还处于插秧阶段,有些田地还是空秃秃,而有些却充满泥沼。最让人惊喜的不外是怖满山岭的小野花。一朵朵紫色的小野花,一层一层地长满了整个山头。野花虽小,却能够抵抗寒冷的气候,在荒芜的山上绽放,点缀了光秃的山头,也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这里游客稀少,我们沿路遇到的都是背后架着竹篮,扛着蔬菜或木材当地的原著民。小孩在田里抓鳗鱼,妇女在耕种。我们的领队原著民 Sing (念成 Sun)说,在塔弯里都是女主外,男主内。女人外出耕种赚钱,男人打理家里,照顾家禽还有照顾小孩。女人比男人更加勤奋,男人则相较于懒惰。农人除了耕种,也只能够靠带领游客走山赚取一些收入。



由于收入低微,Sing 的一家每天都只食用蔬果或豆腐,一周只有一天能够品尝肉类。在没有暖气机的夜里,遇上寒冷的冬天便烧材取暖。家里没有一辆像样的代步工具,靠的都是双脚走出来的世界。Sing 若要到城内去便在半山拦路搭便车。尽管生活逼人,但 Sing 依然坚强的一步一步走过来,从容面对。所谓天踏下来当被盖,就是这个意思吧?



塔弯的气候常年寒冷,一年更有几天会下雪。三月的塔弯村温度介于十三到十五左右。在屋檐下,我们喝浓浓的越南咖啡,吃热热的鸡肉汤米线,新鲜煎炸的越南春卷,撒上芝麻的鲜炸地瓜,配上香茅还有蜜糖的炒芝麻鸡肉。厨房烧出来的每一道菜肴都让人垂涎三尺。

我最怀念的是那寒冷的晚上,我们和几位来自不同地方的旅客,围着温暖的火炉,在充满昏黄光线,墙壁被贴上“新年快乐,安康盛旺”新春对联的饭厅,享用餐桌上丰盛的晚餐。当天的晚餐有炸玉米粒,五香炸猪肉,烫西兰花,炸小鳗鱼,炸薯角,芝麻地瓜,还有我最喜欢的配搭——撒上九层塔的番茄鸡蛋花热汤。

除了 Qu Yen 一家人之外,和我们同桌的有来自法国的背包客,一名来自澳洲的和尚(这是我第一次遇到非亚裔的和尚),来自加拿大的退休妇女,还有一名来自爱尔兰的法律系学生。

爱尔兰那位年轻的女生名为阿叮,是一名参加非组织下乡服务的背包客,通过提供英文教育换宿。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情,我听过太多类似的故事,却是第一次亲眼所见。民宿除了老板娘和她的丈夫之外,其他人都不会说英文,笑容成了我们之间唯一的沟通桥梁,也是我们之间的“国际语言”。对于对方的善举,我也只会说那么一句“卡闷”(越南语代表谢谢),来表达我对他们的谢意。

在这里,吃过晚饭后的“余兴节目”便是客串英文教室的小学堂。父亲还有那位来自加拿大的妇女被要求假扮前来光临的客人,而阿叮会教导他们如何用正确的英语来和客人沟通。Qu Yen 的妹妹还有她丈夫的弟弟是小学堂唯二的学员,看他们认真学习的模样让我不禁感叹,为什么城市的小孩不愿意上补习班,而乡下的孩子却要那么奋力求存换取学习的机会。面对学习,他们的态度非常认真也不怕出糗,实在勇气可嘉。

除了 Qu Yen 一家人之外,这里附近还有许多提供民宿的家庭。可见越来越多人渐渐倾向这样的度假方式,返璞归真,体验农人家的生活。亲切的家常菜肴,还有温暖的待遇,是大酒店无法赐予的五星享受。多年后的现在,提议创建该民宿的法国先生还不时会来探访 Qu Yen 还有他们一家人。如果 Qu Yen 和法国先生没有那一次的际遇 ,是不是我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来体验农人家的生活呢?



次日,当我从塔弯农村回到了沙壩小镇,街上充满了车子不间断吵杂的笛鸣声,稚嫩的小孩追着游客兜售如出一撤的手工艺品。当我看到那些光鲜靓丽,身穿名牌,手拿LV,脚踩高跟鞋,争先恐后,你推我挤地要在花丛里照相,还有在旅游区里突然宽衣尿尿的女游客,我又不禁疑惑,到底谁是受过教育的文明城市人,谁又是没有受过正统教育的乡下人了?







地理小资讯
塔弯(Tavan Village)距离沙壩(Sapa)一小时车程左右,人民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农务。
年头/尾的时候气候寒冷。三月的温度介于十三到十七度左右。六,七,八月的时候是夏季,也是稻田收割的时候,想要欣赏金黄色的梯田的话可以这个时候前往。

如何前往
从河内(Hanoi)乘搭长途火车或巴士抵达沙壩(Sapa):

长途火车票价位于 USD 32 ~ USD 38(八小时)
抵达沙壩老街(Lao Cai)火车站后再转德士抵达塔弯村,大约一小时。

长途巴士票价位于 USD 15 ~ USD 18(六小时)
抵达沙壩巴士站过后转德士前往,大约四十分钟。

住宿资讯
可以透过电邮向 Mrs Qu Yen 订购,或者透过 Booking.com
Booking.com 没有提供免费早餐,直接通过 Mrs Qu Yen 订购则能够享有免费早餐。

*建议直接通过 Mrs Qu Yen 订购来回交通和住宿等,价钱会比一般中介来得便宜。
点击:Tavan Ecologic Homestay

我的相册

Tavan Ecologic Homestay Experience

点击:更多照片

Wednesday, March 9, 2016

粗框眼镜

记得中学时期盛行无框眼镜,或是半框眼镜。镜框设计就是尽量不让别人注视到围绕着眼睛旁那碍眼的框架就是了。

后来渐渐开始流行粗框眼镜,身边的同学纷纷都配上了一幅很有柯南 FU 的黑框眼镜。那时候,只要想到黑框眼镜,就想到香港的小帅方大同。

之后的眼镜框更是越来越多花样,似乎要跳“出戴眼镜就是呆子”的旧框框,有很多没有近视或轻微近视的朋友都跟潮流,选择配戴了眼镜。

眼镜开始变成一种时尚,一种态度。当市场上渐渐不再流行无框眼镜,粗框才是王道,仿佛在胆粗粗地告诉别人,我就是近视,就是戴眼镜,怎样?

IMG_20160307_081438
说了一大堆,其实只是想要秀我的新眼镜。哇哈哈~
告别了我的金属框眼镜,迎接我人生中的第一幅粗框眼镜。
同事说很像哈利波特,各人觉得很像 IQ 博士里的小云。xP

Tuesday, March 1, 2016

再战怒昂山

续去年八月见识过了怒昂山的威力之后,这次我又回来了。依名字来解读,这座山既欺人,又神气,但周末依然有许多人来这里朝圣。

“在山里面,你知道最好喝的东西是什么吗?是白开水!在这里,无论你给我什么食物,我都觉得超级好吃。”

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我说嘛,爱爬山的人都是知足常乐的人。对不?

“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要抵达下一个休息站了。你知道一个小时几快过吗?你想想你午餐一个小时,一眨眼就完了,是不是?”

是这样没错啦,可是山里面的一小时和山外面的一小时好像总是不对等耶~ :'(

“你不爬上那棵树的树藤和它拍照,就是不尊敬那棵树!”

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爬山最辛苦的不是要到山顶,而是你到了山顶之后,居然还要重复走一样的路下山。”

这句我举脚认同!下山的路,居然比上山还要累……囧

“下山的时候,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告诉他们还有半小时就到,这是标准答案,一定要这样说!”

原来我们之前都是一直被人这样骗来的……



我喜欢和万能爬山,他告诉我的道理总是好有趣,快乐变得好单纯。
从别人身上,我总是不经意地发觉自己的生活太严肃。

IMG_20160227_120653
谢谢万能的爱心沙拉,让我体会到什么是先苦后甜。当万能打开便当盒盖子的时候,我才明白汗水流失的意义。

IMG_20160227_120901
再忙,也要一起去爬山唷!
敬 我们不朽的友谊


这一篇,纯粹记录。

点击: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