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6

一触即通的启示

记得前几天回家的路上,经过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时候,前面的车子的一触即通卡似乎不能通过,车主和柜台的工作人员反复沟通了许久。我看着一分一秒跳过的时间,眼看他俩沟通了超过五分钟,心里开始感到焦虑不安。由于归心似箭,我一边暗暗想着哇捞耶五分钟的车程足以让我回到家了;一边在心里碎碎念怎么车主那么大意,为什么会让自己陷入如此窘境,还要造成后面一排长长的车龙(……下删三千字)

最后我还是让自己尽量心平气和下来,因为除了等待,我也无计可施啊。经过了漫长的沟通过程,后来,我看到车主从车窗递上了一张身份证还有一张钞票,工作人员把那张身份证充额了之后,把卡片轻轻在传感器上点了一下。“滴滴” 车子终于通过了。眼看车主松了一口气,我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呼~~

万万没想到的是,在相隔两天后一个极度平凡的工作天。我记得我起得特别早,看着空荡的马路和稀疏的车流量,我的心情也特别好。我和我那辆老爷车,走着日复一日相同的上班路线,经过同一个收费站,眼看车子逐渐迈入收费站柜台,我习惯性的把左手伸到手刹厢,也就是我平时放置一触即通卡的位置,准备摇下车窗,递上我的一触即通卡。但数秒之后,我的左手依然感觉不到任何卡片在手刹厢的位置,我心里一震,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后一瞥,发现手刹厢的置物格上除了家里钥匙之外,并、没、有、什、么、一、触、即、通、卡。

我开始感到慌张,拉上了手杀器,停下了车子,假装耐心地把钱包里的所有卡片逐张逐张拿出来搜:身份证,信用卡,转账卡,驾照,加油卡,购物的会员卡,韩国烧烤店的会员卡,公司的名片,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收据记录等等,但神奇的是,我的钱包里居然也没有一触即通卡!

我心想完蛋了,每次都喜欢胡乱猜想这种情况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结果真的发生了。我冷静了两秒,后来灵机一动想起前两天那让我暗暗不爽了超过五分钟的懵懂车主,我脑筋一转,问我身旁那位看着我着急,也跟着我着急的收费站值勤大哥:"Bang, IC boleh pakai?" "Boleh." 他笑得有点紧张。接着我再翻找钱包剩下的纸币,糟糕!我这几天忘了去提款机取钱,剩下一张十块钱,还有几张显得不甚起眼的蓝色纸币。于是我又战战兢兢的问他说 "Sepuluh ringgit boleh kah?" 没想到他这次的笑容更加灿烂,点头说没问题。然后我就把一张仅有的十令吉纸币加上我…

情人节 快乐

耗了好多个小时,终于看完了《福尔摩斯》的电视系列。其中一幕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华生发现他的太太的身份是假的。冷战了数个月后,他拿着承载太太身世的 U 盘,小心翼翼地斟酌一字一句,准备和他那位身世成迷的太太摊牌,他说:

"The problems of your past are your business, the problems of your future are my privilege. It's all I have to say, it's all I need to know."

"You don't even know my name."

"Is Mary Watson good enough for you?"

语毕,华生把 U 盘扔到火炉,两人相拥而泣。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不介意你的过去,不在乎你的姓名。他会爱上你的一切,用尽所能,包容你,纵容你,对你不离不弃。

祝 情人节 快乐。

说与写

Image
新年聚会的时候堂姐问我几时开始有投稿的习惯。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这样的。那时候我每天都看副刊,尤其是星云版更是每天不得不看,很多作者的文字总是让我感到钦佩。我喜欢看他们如何玩转文字,能够把平凡的小事重新包装,把生活中的小故事活生生的呈现在我眼前。但偶尔也会看到一些用词很简单,水平也很一般的文章。没有过多的修饰,只有坦荡荡的文字。当下的感觉是,原来那么简单的文章也可以上报?我觉得自己可以写出那样的文章,甚至更好。我承认自己的确有一点骄傲。于是我开始把自己觉得还算不错的文章投稿到星洲日报,没想到就被录取了,就这样渐渐的开始了投稿之路。

我拥有的兴趣实在太多了。写文章,是其中一个可以让我完全专注,并忘却忧伤的最佳良药。我可以专注好几个小时,甚至好多天,牺牲难得可贵的睡眠时间,只为了完成一篇文章,或是一份演讲稿。我花了好多个星期,才终于完全构思好一份八百字的演讲稿。从一开始的搜集灵感和点子,到后期的撰写,删除,改写,再删除,再改写。每一次改写完毕之后和之前比对的版本都完全不相同,但重要的是文章的主轴还在。我每看一眼,就忍不住修改一次。世界上没有最完美的文章,只要一天不到演讲那一日,我终究还是会不断修改我的稿子。尽管如此,我依然乐在其中。

加入了 Toastmasters之后,撰写文章实实切切变成了我生活中必要的其中一部分。我才发现原来说与写真的有差。我曾经以为演讲稿不过是把文章稍作修改再念出来而已,但原来不是的。演说的时候,我们需要调节语气的高低。适度的停顿,会制造出其不意的效果。你必须要尝试使用一些吸睛的开头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你也不可以使用太多刁钻或难懂的字眼,不然观众会听不懂。适当的幽默感是必要的,但还是要学会拿捏观众的喜好,这样大家才喜欢听你说话。写文章不需要太过吸睛的开端,可以使用较多书写词句还有生字,但却不能够拥有高低音,还有使用变调来操控读者跟着你的文字心情起伏的超能力。

我一直认为一篇好的文章需要配上很好的词汇和用词。自认英文水平没有中文的强,一度以为自己写不出好的文章,或是好的稿子。直到前两个星期我出席了一个演说工作坊,经验老到的学员和讲师纠正了我之前的想法。他们说,一篇好的稿子,不需要刻意配上难懂深奥的字眼,不需要多余的修饰。只需要记住一点,那就是从心出发,speak from your heart,用心表达你最想要说的话。最真实的内心感受,其实就已经足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