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6

在南颂河漂泊的十九公里

那天刚好是个大晴天,嘟嘟车溅过充满坑洼和窟窿路的泥水,来到了我们的旅馆面前。我从队友手上接过隔壁档法国面包贩卖的早餐——沾上蛋黄酱的鸡肉面包。我们一行人在旅馆的法籍老板目送下跳上了嘟嘟车,享用着因为赖床而被耽误的早餐。

随后上车的是来自韩国的三位 Oppa,他们看起来都像正处于完美 30 的黄金岁月,身材很壮很阳光。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还处于半醒状态的我不好意思打扰。在嘟嘟车经过一段比较平坦的路,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我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划破左边和右边之间的沉默。真受不了自己如此别扭的心理挣扎,到底城市人与人之间还有多少隔阂?不过就打声招呼而已。

我们当天的其中一项主要活动是在南颂河(Nam Song River)泛舟。虽然这里只是个小地方,但对于泛舟的教学功夫却一点也不马虎。领导大哥突然认真起来,一步一步教我们正确地手势,安全措施,要注意的事项等等,当我们忘记的时候他会欲作拳打的姿势来表示受不了我们这一群健忘的城市小孩。

由于我们队伍是单数,我自告奋勇要和领导大哥同一条船,结果接下来的十九公里泛舟都过得异常轻松。关于19 这个数字,我自己也很怀疑。印象中和老板预定泛舟的配套时,大家似乎从没有提及泛舟多久,结果当领导大哥说 19 公里的时候,我和队友们的嘴巴都瞬间变成 O 形。在没有后退的选择下,我们在艳阳高照的中午,在无人烟的南颂河奋力的展开了十九公里的泛舟。

当天那个时段的南颂河并没有别多的游客,就只有我们几个来自马来西亚的瓜,还有那三位 oppa。受不了云端上散播的热能量,心理开始不断碎碎念。旅行的时候最爱的就是阳光普照的大晴天,最痛恨的也是那大太阳撒在皮肤上灼热的温度。

虽然说东南亚长大的孩子皮肤都偏黝黑,不管是天生的黄皮肤还是后天晒成的太阳色,但如果有得选的话,谁想要当癞痢。眼看身边大咧咧的汉子都开始为自己的防晒,做足保养功夫。坐在身后的大哥脱下了那件青色的圆领衬衫,熟练的手法把它绑在颈和头之间,包住了脸部和颈部,刚好只剩下一条只有眼睛宽度的隙缝,瞬间化身忍者变身。

其中一位 oppa 在一开始已经做足准备功夫,搽了防晒油之后还要戴上了圆锥形的笠帽多层保护,以免他那白皙的皮肤免受于太阳的肆虐。但人算不如天算,在没过几个河弯,他头顶上的笠帽已经悄然不见踪影,掉入河床里。我莞尔,这位韩国的大爷也未免太可爱了,这样的经历也实在太有趣。

我呢,除了一层一层涂上防水防晒油便手无寸铁,徒手迎接头顶上的挑战。这一场注定要与太阳的对峙,硬着头皮也要上了。

经过了好几个水流很急促的地段,我小心翼翼地把身体紧贴轻舟,暗暗地开心自己没有因为经过激流而掉下河。后来大哥问我会不会游泳,我悠悠的回答说会丫。说时迟那时快,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丢了下河。一阵尖叫声过后,我开始享受冰冷的河水给我带来了舒服的冷敷式按摩。我把身体小心翼翼匿藏在浊色的河水下,感受一阵阵凉意,仿佛这样能为肌肤添加一层防晒膜。

沿途两岸的确没什么特别吸睛的风景。除了一些干枯的树枝,枝叶蔓延到河水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还有稀稀落落的孤独渔人顶着帽子,在岸边垂钓。脑海中浮现很多问号。不知道河里到底藏着什么动物,他到底等了多久,他钓到了多少条鱼,鱼能吃吗?或许哥钓的不是鱼,哥只想要用钓竿换一个安静的下午,谁知道呢。

其实南颂河泛舟也不是那么乏味的。数年前的南颂河比现在繁荣多了,无数的河边酒吧,轰炸式的派对舞曲。来自各国各地的老外把轻舟停在酒吧前,人手一瓶鬼佬凉茶,随着音乐的节奏奋力地扭动身躯,好不热闹。

如今当时繁荣的河岸酒吧早已不复在,剩下的只有两家酒吧。虽然同样是播放着快节奏的流行混音,但眼前已经看不见脑海中幻想的热闹画面。大哥说当地政府以安全为由限制营业酒吧的数量,于是酒吧只能够在指定的天数轮流营业。无法亲眼目睹当年游客眼中的酒吧天堂,热闹的酒吧河卷席南颂河的画面。剩下的,只有静谧的空气,混杂着酒精的味道,还有午睡的调调。

一位扎了鱼尾辫的女生随着混音摆动她柔软的身躯,慵懒的身体渐渐适应音乐的节奏,手和脚找到自己的位子。她双手举起,慵懒的扭着她的小蛮腰。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呈金色,仿佛在她的头顶上架起了快乐的光环。

我挨在长木凳上歇息了一刻,泛舟这活动实在太欺人。其中一个 Oppa 发声了,他说旅行总不能在午睡中度过啊。我没理,继续闭目养神。

木板搭建成的酒吧小屋身后是一座座延绵的石山,山的前面则是铺了绿地毯的稻田。木屋的旁边是一片空旷的大草地,架起了网可以是摇身一变排球场,羽球场,或是踢足球也没问题。

我依然沉醉在那个美好的午睡时光。直到大哥在河边呼唤我们该走了,我才甘愿伸个大懒腰,拖着快要被热空气烘干的身体离开。提起划桨,又继续前往未完成的十九公里。

天晓得我们在哪儿,大哥总是说快了快了,但前方的风景始终没任何变化,眼前的依然是一条永无止境的浊色的河,除了我们几个还有两岸长满枝桠的木头,不见任何生物。

我们漂泊在与外界断绝关系的南颂河,唯有安然的享受每一个时光。我很专心地在观察附近的一景一物,虽然他们依旧一动也不动,如此神秘,如此无聊。

或许是山里观雾不是雾,南颂河里的我们从来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如诗如画的山水画中。当我们缓缓划向前,摇身往后一看,一层白纱似云似雾般温柔地环绕身后那座山峦。看不见河流的源头,只见它柔软的身躯悠悠地顺着地形流下来,散乱的小舟缓缓划向前。漂亮!我惊叹。

忘了过了多久,终于看到前方有房子和人类的踪影,有人向我们招手。
大哥说到了。

路边一杯冰冻炼奶苹果汁,褪去了一整天的疲惫。大家都获得自己独特的“纪念品”。被染成红润的脸庞还有手臂的衬衫线上留下了太阳的香吻,是一整天在艳阳下劳动的最佳证明,而队友则因此获得了阳大哥赠送的永久性黑色丝袜。

涓涓而流的南颂河,如此平静,如此狼狈。

十九公里的泛舟,真是服了。
深藏不露的南颂河,划过的都是好汉!

你敢不敢来挑战?


**


前往水洞漂流活动经过的稻田

美呆了!喜欢老挝没有大量游客涌入的天然美景 

大哥认真地替四眼一族的眼镜绑麻绳,避免眼镜掉下河。

老大在教,大家都很认真地听

我和 ninja 大哥





Oppa 在空地上踢球

回程的路上




谢谢 Tham 的照片。


Saturday, November 19, 2016

工作三年

工作三年,我得到一些,也失去了一些。

铺入职场前我设想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办公室并没有发生你明我暗,我讨厌你你不喜欢我等等的问题。我和年龄相仿的同事还有老板很容易就打成一片,常常互相揶揄,嘲弄对方。那种感觉很像大学上课的氛围,忙碌时胡言乱语,下班后嘻嘻哈哈。

老大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总是在我对于现状感到安稳自在的时候逼我走出舒适圈。因为他给我的时间限制,我突破了很多障碍。在极短的时间内学会了种种专业学术,被逼着成长,逼着徒手接炮弹;也正是因为他给我的自由,让我在乏味的工作里尝试了许多不一样的项目,学会用新的角度看待问题,时时刻刻都感觉被挑战。

身边的同事也是个个身怀绝技,绝非凡人。有人给我很多关于工作上的建议和指导,毫不犹豫把考试的书籍和贴士与我分享,有人无私地纠正我的大小错误,有人督促我不准偷懒要好好念书,有人刚好和我喜欢同一类型的文学,有人和我喜欢同一首歌,还有人欣赏我写的文字。我想,我是幸运的。

向往自由的人对于办公室生活总是闻之丧胆,避而远之。日复一日的机械生活,无止尽的加班,还要每天面对在马路上成千上万的四轮大军,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但我们还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惟有学会苦中找乐子。

我依然会幻想自己有一天会任性的辞职去环游世界,到我喜欢的国家修读一个无关专业的课程,或者怀抱流浪的梦想踏入一个陌生的国度短暂生活好几年,展开一个不一样的人生。但至少现阶段的自己是过得心满意足。每年在护照上留下多多少少的印章,交一些新朋友,培养一些新的兴趣,不断从跌跌撞撞的过程中找回自己。

我怀念那些奢侈又放肆的独处时间,当灵感来袭疯狂创作不睡觉的凌晨,还有毫无保留的文字。

十八岁的时候,有一位部落客用一种沧桑的语气在我的部落格留言,他说很羡慕那种可以想什么就写什么的心境,那种感觉,好真实。那时的我不明白,现在的我开始懂了。

写部落格也即将迈入第十个年头,好多当初能够轻易感动我的小事,都已经悄然无踪影。多年后,我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坦荡荡地表达自己。我们都学会收拾了叛逆,也学会隐藏了表情。我想念那个为了记录身边发生的大小事,拎着相机到处跑,容易感动,容易开心容易愁的女孩。

很多新面孔来报到,曾经一起熬夜的同事也都逐一离职。看淡了离别,不再为谁留下刻骨铭心的文字。到最后,我们终究得一个人。

时间它一点一点地从我们的身上取走宝贵的特质。谁忘了笑,谁又忘了哭。谁悄然离开,谁又忘了道别。

到头来,让自己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篇坦荡荡的文字,献给那个永远快乐的女孩。


Saturday, October 29, 2016

相遇五月天 2016

20161022 五月天 Just Rock It 大马站

我可以好几个月不购物,粗茶淡饭,紧衣缩食。但唯独是五月天的演唱会,让我愿意花上好几百块钱买一张距离舞台遥不可及的入场卷。我愿意当个小粉丝,在他们触不可及的角落拼命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尽情地呐喊,为摇滚喝彩。

演唱会售票日当天我有要事在身,当我还在犹豫该怎么买票的当儿,就有朋友义不容辞替我们排队购票。如果说喜欢爬山的朋友都是热心的,那喜欢五月天的五迷一定都是热血的。

虽然身边有很多五月天的铁粉,但也有很多人对他们不屑一眼。听得懂的人听见了希望,听见了梦想,听见了正能量。让人着迷的是他们对生命的探索和呐喊,对生活的疑问,对梦想的执著;听不懂的人,只是觉得那不过是轰炸式的摇滚乐,震耳欲聋的嗓子,到底有什么好听的?对于这点,我也只是一笑置之。

我们在天黑之前入场,场内零零散散的人群正陆续进来。当夜幕悄悄降临,默迪卡广场四周竟静悄悄地被一股蓝色的力量包围,转身一看,身后都是正在空中挥舞着的蓝光,像深夜里海洋的微生物一样,在黑暗的夜里发出微弱的光芒。我不知道多少人千里迢迢跨州或是跨国来参加当晚的演唱会,现场歌迷的激昂,如此渺小,却又如此浩瀚。

演唱会还未开场之前,四周已经可以清楚听见铁迷用力的跟着现场播放的熟耳能详的曲目来了一场现场大合唱。直到开场时,主唱阿信都忍不住在台上质问到底是谁在开演唱会阿?随后又是传来一阵爆笑声。

当天主唱阿信问台下的观众,“那些第一次来出席五月天演唱会的你们,以前到底都在干什么?!”让台下的观众捧腹大笑。随后顽皮机智的他也马上补上一句,“但加入五月天,永远不会太晚。” 随后台下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声。这一句的确让我当头棒喝。虽然自己不是第一次出席五月天的演唱会,但加入五月天,永远不会太迟。

演唱的歌曲随着年份不断倒带,从 2016 开始,一直倒退到五月天初时出道的歌曲。随着现场播放的影制,让人随着五月天的音乐掉入时光的漩涡。看着当初年轻的小伙子的努力和坚持,唱出一字一句对梦想的倔强,生命的顽固,社会的黑暗,爱情的唏嘘,友情的喝彩,快乐的崇拜,存在的呐喊。虽然谈不上陪伴我度过每一个人生阶段,但某个程度上面,五月天的歌曲陪伴我度过了很多低潮的日子。

我们在现场随着摇滚节奏奋力挥动荧光棒,切换成慢歌时则随着音乐微微摇摆身体。舞台灯光投射的幻影落在场地的各个角落,在演唱到《温柔》的时候灯光投射出来的是彩虹色,周围形成一道五彩缤纷的画面。那一晚的星空底下,天气好好,心情好好,蓝色的微光,快乐的氛围,好醉人。

有人说五月天是蓝色的。当你失望无助的时候,抬头望向天空,你的坚持会让你看到一整片蓝天。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属于你自己的星空。




那一年天空很高,风很清澈
从头到脚趾都快乐。


谢谢五月天来陪我们唱K(笑),我庆幸我来了。

那一晚,我的心如此沸腾。
那一晚,我好感动。
;)


Thursday, October 20, 2016

湄公河风光


图:阿Tham

在老挝,人民的生活似乎都离不开湄公河。湄公河像是一座桥梁把城市与城市连接起来。它顺着地形摆动身躯,灵巧地经过每一个乡镇,它像个慈母守护这个被山峦缠绵的国家。它是国内重要的交通管道,是收入的来源,是生命的脉搏。

在琅勃拉邦的傍晚,我和旅伴在湄公河岸边找了一艘老船只,准备开启我们的湄公河日落之旅。

眼看船夫步伐坚实,健步如飞地踩过岸边的泥泽,不一会儿便跳上了船只,而我们则狼狈地跟在后头,蹑手蹑脚地沿着松软的泥土还有凹凸的地形,尾随早已远去的船夫,深怕一个不小心便会掉下深渊。

湄公河上鲜少发现游客的足迹,周围都是当地人捕鱼的船只,还有充当交通工具载送居民和汽车渡河的小舢板。河岸边停靠着好几艘失修多时的船只,摇摇欲坠的木船,掉落的板块,感觉上已被弃用多时。

我们在船上安静地欣赏着河岸风光。河水一波一波的拍打在漆身剥落斑驳的船只上,安静的空气,配上老船只的引擎发出嗡嗡声,让人忍不住打了个的哈欠。

来自附近村庄的小孩毫不犹豫地跳下河快乐的畅游,一脸满足的表情毫无保留地表露在脸上。在老挝长大的孩子似乎都无一不会游泳。河流是上天赐予他们的天然泉源,是他们的学习最佳环境。游泳,就像是天生就被赐予的天赋。若他们知道那些来自城市的孩子每个月得花数百元到泳池上游泳课,会不会在背后暗暗窃笑呢?

船夫把船只驾到河中央停了下来。远处来了一艘载满孩子的小舢板,他们正尽全力,一左一右一致地奋力挥动划桨划向前。他们背着光的身影盖过了正要滑落的太阳,船只还有孩子的倒影在河上,霎是好看。

这里没有大量入侵的游客,视野内都是戴着传统圆锥形的笠帽,顶着艳阳在河岸边耕种的农人,等待鱼儿上钩的渔人,正在畅游嬉笑的孩子,正过着别人心目中的简单生活。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学过歌颂渔人的民谣,

“海里浪滔滔 海里浪滔滔 海里小小渔船向东飘……”

简单朴实的渔人生活,就像眼前的景象一样。人民生活的步伐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像是素颜的妇女,没有多余的点缀,让人有种零距离的亲切感。

接近六时许,太阳“咚”一声就消失在河岸线。河岸边的天空并没有如期出现一大片渲染成金黄色的画面,一小时的湄公河游船在没有咸蛋黄日落的情况下结束了。
少了咸蛋黄日落的点缀,这一趟游船却让人感到非常平静,有一种净化心灵的感觉。


(星洲日報/副刊‧文:孙纬玲)20-10-2016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78877/孙纬玲‧-湄公河风光

*

我把之前写过关于湄公河的点滴稍作修改投稿了,这一篇纯粹记录。

Tuesday, October 11, 2016

天晴

虽然到过北马很多次,但这还是第一次亲自驾车北上。

当司机和当乘客的情况可不一样了,乘客可以在车上打盹,小歇,随意张望,而司机则必须全程聚集精神,全神贯注路况。这次,我比以往更加留意马路两旁的一草一物,一会儿笔直,一会儿弯曲的大道,还有躺在马路尽头,看似永远都无法触及的云朵。

一路上,进入眼帘的尽是珀油路的灰,油棕树的绿,天空的蓝,还有被衬托出的白。偶尔可以看到油棕园里的牛羊,偶尔会看到延绵不绝的山脉。车子与车子之间有默契地隔着固定的距离,每部车子都是一个世界,乘客与乘客之间处在自己的舒适圈,谁也没打算超越谁。

再也寻常不过的热带国道路,竟也能令人如此陶醉。随手摘来一大片的好心情,原来我们家的公路也毫不逊色国外。

那天的天气很好。槟威大桥上能够看得见纯蓝色的马六甲海峡,渺小的舢板在峡湾里徐徐的划过海面,在海中央留下了水花的痕迹,上一次来时入侵槟岛的烟霾早已消失得毫无痕迹,仿佛也在告诉我说,雨过,总会天晴。

2016-10-11_10-50-32

槟城,太多故事。

Monday, October 3, 2016

老挝 | 参见历史遗产古城,琅勃拉邦

抵达永珍的第一天我们就订了睡铺巴士北上前往三百五十公里处的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又称龙坡邦,接下来简称 LP)。

LP 是一个小地方,人口也不过一百千左右。在 1995 年,琅勃拉邦更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历史遗产名录。民风纯朴,自然生态保护完好,没有过分商业化的人际关系,被公认为东南亚传统与殖民风格保存最为完好的城市,成为西方游客追求的“世外桃源”。
——《百度百科》

花十二个小时来到历史遗产古城

我们和旅馆订了每人 170,000 Kip 的巴士票(大约 RM90~),晚上八点半从永珍巴士站出发,开始十二个小时前往 LP 的颠簸之路。

IMG20160922205245

巴士内的睡铺非常窄小,身高 162 的我也觉得有点刚刚好而已,而且放脚的空间也非常有限。巴士里除了提供一人一瓶矿泉水,零食,还有独立包装干净的被单,打开包装还有一阵芬芳的味道。

LP 离永珍的实际距离说远不远,三百五十公里的路途,换成是 KL 到槟城,四个小时也到了吧?花那么长时间全都因为路途大部分都是山路,巴士只能够以龟速前进。十二个小时的车程,包括了一个小时小歇的宵夜。

凌晨十二点荒芜的深夜食堂

凌晨十二点半,我被亮了灯的内置灯管还有周围的谈话声吵醒。伸了个懒腰才摇摇晃晃地从上层床铺爬了下来。眼看巴士停在一个荒芜的野外,路上什么都没有。黑压压的四周,只有一家亮着灯的餐馆开着炉灶,在冷风嗖嗖的深夜冒着热烟,等待着路过的乘客前来光临。


我们用巴士票兑换了一人一碗热腾腾的鸡肉汤面。周围的空气是在太冷了,让人不禁打了个颤。蓬头垢面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啜了一口撒满青葱和香菜的热汤,暖了暖身子。

2016-10-03_01-44-38
热腾腾的鸡肉汤面

亮着灯的深夜餐馆,无人烟的荒芜寂寞道路,素不相识的乘客还有司机,情景安静得有点不自然。好像身边的厨师,侍应生,乘客,餐馆,都是虚幻的。甚至我眼前的这碗汤面,好像瞬间就会全部消失的错觉,又或者我喝完了这碗汤过后,就会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IMG-20161003-WA0009
深夜食堂

IMG-20161003-WA0008
有点恐怖的公厕

呃,我想我大概是想太多还是没清醒。

我揉了揉眼睛,心想把汤面吃完了还是赶紧上回巴士冬眠呗。

一路上安静的车程,我连续睡了七个小时,一睁开眼睛就到了 LP。和旅伴互相请早才发现大家都没睡好,唯独我是没有醒过的,印象中全程我只醒过两次。哇塞,我果然有当睡神的天赋!

感受琅勃拉邦的早晨气息

我们乘搭嘟嘟车来到之前在网络上下订的旅馆,马上被周围的早晨活力气息给渲染。旅馆前便是当地人的 wet market,卖鸡卖鱼卖肉,卖很大颗的青菜很大的红萝卜还有很红润的红番茄。妇女携着篮子不急不赶地为开启新的一天选购新鲜食材。少了传统华人菜市场必有的叫卖吵杂声,这里的一切进行得是那么顺其自然。




我和 SY 在鸡蛋贩前盘算着隔壁的阿姨花多少钱买了二十粒的鸡蛋,结果阿姨却突然开口告诉我们说多少钱一粒……吓了我一跳。。

IMG20160923101327
好大粒番茄,红葱头,还有红萝卜(看得目瞪口呆的城市小孩)

IMG20160923100827
我们下榻的旅馆,木色的围篱笆流露出的自然气息让它在朴素的街道上显得更加显眼。

当大家都安顿下来,梳洗完毕之后,我们在旅馆享用着免费的早餐。旅馆内围绕着我们的背包客正优雅的坐在阳光下享受着难得清静的阅读时光,和煦的阳光缓缓地透过树叶洒落在他们的肩上。有者和我们一样在大厅里享用完了早餐,细细品尝手上的热茶。

IMG20160923085632

我们围绕在大厅里靠近门窗的长桌上,自然光从门口透了进来,照亮我们盘中的简单法式早餐,今天的阳光突然好温柔。我们也开始讨论着今天的行程。

IMG20160923091130
旅馆给我们准备的法式面包早餐

参见城内最高点,普士山

我对 LP 的普士山有一种小期待,它被誉为 LP 的最高处,是欣赏日落的好地方,也是唯一能够瞭望整个 LP 镇的最高点。爬了三百多级的楼梯,来到了普士山的顶端,空荡荡的四周,这个时段并没有别的游客前往。山顶上有一座庙宇,庄严的佛像闭目面向 LP 镇,居高临下,好像在默默地守护这座历史古城。

IMG-20160923-WA0112
普士山毫不起眼的入口处,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

由于日光正值头顶,皮肤感到的是一阵鈞热。我们找了个阴凉处避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偶尔观察昆虫缓缓地挪动身体,研究附近的树木,不知不觉地呆了好久。

IMG20160923111155
无聊发呆的我和我的旅伴


IMG20160923110310
背后痴缠的山峦守护着这座小镇,想必日落时分来必定非常迷人。

左手边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 LP 镇的城市结构,右边可以看到树林,还有呈褐色的湄公河。

IMG-20160923-WA0033
LP 的全景模式

唯一不满的话就是入门票太高了,登山收费居然每人高达 20,000 Kip (RM10+ )。老挝的各处名胜入门票不是一般的贵啊。 

IMG20160923114929
普士山对面的国家博物馆还有金光闪闪的庙宇

IMG20160923114850
旅途中全程搞怪的三剑客


IMG20160923115708
好不容易在对面的寺庙找到一个对正风扇的位置,舒畅!

仙女的澡堂,关西瀑布

接下来要去的关西瀑布(Kuang Si Waterfall)是 LP 的焦点之一。关西瀑布可说是非常有名的瀑布,以宝蓝色的水池为傲,瀑布的层次感由上流到下流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IMG-20160923-WA0052

IMG-20160923-WA0042
来自马来西亚的五人组,来自广东的大叔听到我们的广东口音便湊前来问我们是不是他的同乡(笑)

关西瀑布距离市区 30 公里左右,我们和嘟嘟妥协的价格是一人 25,000 Kip。标准叫价其实是 一人40,000 Kip,我们也是仗着人多才拿到这个价钱。

IMG20160923145602

关西瀑布的真实面容和网络上的图片没很大的差别,只是水池的颜色并不如宣传照般呈现宝蓝色,而是融合了一点淡青色。尽管游客不断涌入,但水的质量依然非常干净,而且山泉水的温度可不是一般的低,让人直呼,真,的,好,冷,啊!沉浸在水池里,不时还会感觉到池中有免费的脚底按摩。

IMG20160923150207
美丽的关西瀑布,好像仙女的澡堂

IMG20160923162055

嬉水了大约一小时,回到城内已经接近日落时分了。

海里浪滔滔 湄公河纯朴的渔人风光

我们到湄公河岸边找了一艘老船,准备开启我们的湄公河日落之旅。

IMG-20160923-WA0108
湄公河岸



船夫步伐坚实,健步如飞地踩过岸边的泥泽,不一会儿便跳上了船只,而我们则狼狈地跟在后头,蹑手蹑脚地沿着松软的泥土还有凹凸的地形,见一步走一步,尾随早已远去的船夫的足迹,深怕一个不小心便会掉下深渊。

IMG-20160923-WA0088

好不容易来到停靠的河岸边的老船只,小心翼翼的踏上只有一只脚板宽的木板,乘搭上没有别人的小木船。

船夫的英语不大流利,沟通起来不是很方便。湄公河上鲜少发现游客的足迹,周围都是当地人捕鱼的船只,充当交通工具载送居民渡河的小舢板,还有停靠在河岸边失修多时的船只。我们经过好几艘摇摇欲坠的木船,掉落的板块,过分安静的空气,感觉上已被弃用多时。

游泳,是天生就被赐予的天赋

无所事事的我们在船上单纯的欣赏安静的湄公河的风光。眼看来自附近村庄的小孩毫不犹豫地跳下河快乐的畅游,一脸满足的表情毫无保留地表露在脸上。

在老挝长大的孩子似乎都无一不会游泳。河流是上天赐予他们的天然泉源,是他们的学习最佳环境。游泳,就像是天生就被赐予的天赋。若他们知道这些来自城市的孩子每个月得花数百元去泳池上游泳课,会不会在背后暗暗窃笑呢?

船夫把船只驾到河中央停了下来。远处来了一艘载满孩子的小舢板,他们正尽全力,一左一右一致地奋力挥动划桨划向前。

2016-10-03_12-03-46

他们背着光的身影盖过了正要滑落的太阳,船只还有孩子的倒影在河上,霎是好看。

回程的路上,河水一波一波的拍打到斑驳漆身剥落的船只上,配上老船只的引擎发出嗡嗡声,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学过歌颂渔人的民谣。

海里浪滔滔 海里浪滔滔 海里小小渔船向东飘……”

简单朴实的渔人生活,就像眼前的景象一样。没有过量入侵的游客,视野内都是勤劳的渔人正努力的耕耘,戴着传统圆锥形的笠帽,顶着艳阳在河岸边耕种的农人,等待鱼儿上钩的渔人,过着别人心目中的简单生活。

IMG20160923184422

“Nam Khan River” 英语能力有限的船夫难得开口和我们导览,并且指向我们的左手边那条分叉的小河。
“Fishing”他紧接的补充。
我们望向他指的方向,同时“哦”的一声以示明白。

IMG20160923191428

当天的太阳“咚”一声就消失在河岸线,看不见天空逐渐呈染成黄色的美丽画面。一小时的湄公河游船在没有咸蛋黄日落的情况下结束了。

IMG-20160923-WA0111
虽然少了咸蛋黄的点缀,但这一趟游船河还是蛮不错的体验,有一种净化心灵的感觉。



回到大街上,本打算出门逛逛 LP 的夜市,却突然下起了大雨来。豆大般的雨滴滴在路上,我们无奈的折返旅馆,无聊地讨论这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互相分享彼此相机里的收获。

这里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停后我们依旧按照计划到附近的还没打烊的夜市逛逛。走在没有街灯的路上,我却不感到害怕。LP 给我的感觉竟是如此太平。街上没有围栏和保安人员驻守的钱币兑换商比比皆是,居民的如此生活安居乐业。

琅勃拉邦独有的橙色风景

第二天的一早,睡到五点半的我跳了起来。用力地揉了揉疲惫红肿的双眼,一心想要亲眼目睹 LP 的街头文化:清晨的街头和尚布施。

我们沿着大街走下去,马上看到一群民众携着糯米饭还有各种小吃,零食,打算分发给前来的和尚。大约五分钟后,进入眼帘的是一排有次序,裹着鲜橙色袈裟的和尚。和尚的队伍由辈分最大的和尚带领着,后面跟着的是看起来很幼小的小和尚。他们光着脚丫子,系着一个大篮子,开始接受民众的布施。

IMG20160924070223
LP 早上六点钟的街头风景

虔诚的佛教徒在街头列成一排,给每一位和尚分发手中的食物。在路边摆档售卖糯米饭的阿姨向我们兜售了一筒 10,000 Kip 的糯米饭。友人向阿姨买了一筒,开始盘腿席地而坐,学习当地人一样给和尚布施。

IMG20160924071157

不亲身体验不知道,原来分派食物也要很有技巧。你必须确保每一位后面的和尚都能够获得足够的食物,不然派到后面的时候就很尴尬了。

老和尚面无表情的接过了民众手中的食品,接着便匆匆忙忙的前往另一个地点。

LP 的每一个清晨都有这样一般的橙色风景,形成一道独有的街头风景。这也只能够在老挝能够看见的画面哟。记得多年前得知老挝这般独特的街头文化之后就一直想要来亲身体验,今天终于能够如愿,大开眼界了。

惬意的早晨,告别琅勃拉邦






布施仪式完毕后,我们走到大街上的法式店屋享用当地的早餐,随后每人各自租了一辆自行车打算绕城一圈。烈日当空下,我们循着蜿蜒的湄公河在小城里绕圈圈。稀疏的车流量还有宽敞的街道为自行车骑士提供了便利。

IMG20160924075824
法式面包早餐

IMG20160924100957


IMG20160923103108
LP 街上的自动提款机

IMG20160924110517
离开 LP 前吃的早午餐,类似猪肠粉,旁边的猪肉丸很Q很好吃~

IMG20160924120716
你猜猜看,这个是什么?

汗流侠背的艳阳天下,才不过一小时的自行车车程就让我们大喊投降。惬意的 LP 早晨在一个无法好好沟通的脚部按摩店划下了句点。

IMG20160924114900
再见了,安逸的琅勃拉邦



接下来又是在巴士上度过的六个小时……
万荣(Vang Vieng)镇,我们来了。







琅勃拉邦住宿分享:

Downtown Backpackers Hostel 
六美金一晚,附早餐
步行距离可以抵达菜市场,邮政局,普士山,湄公河等等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