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5

p u r p l e

Image
就这个月初,距离家里数百米范围内的高速大道连接完工。崭新笔直的铂油路,四轮从高处直奔而下,眼前的景象很像《失明前》的一句歌词:一条发光的公路 两旁都是梧桐树
我很喜欢那画面,差别的只有两旁的是油棕而不是梧桐树。

我再也不需要经过小路,大街,菜市场,还有数不尽的交通灯。进城的时间被缩短了一半,变成一瞬间完成的事情。 是好事吗?我想算是吧。



今天回家的时候偷拍的,紫色的天空很有舒缓神经的功效。
佳节到了,转眼又一年了。

十二月。思

Image
那天参加讲说会的圣诞交换礼物环节的时候,由于只是小组温馨的聚会,交换礼物的方式很简单也不设限,大家可以自行上前挑选心仪礼物。眼看桌上堆满一些大大小小的礼物,有包装精致的,也有平庸,毫无包装的。由于不希望收到一些不实际的礼物,我犹豫了半秒,果断地选了没有包装的 Ferrero Rocher 巧克力,当时的想法是至少我一定会吃,收着也不妨碍空间。

我想,这也是一种保守的选择吧。若是遇上几年前的我,我肯定会挑选那些至少有包装,看起来简单,不复杂的礼物。或许我会收到一些从未想过的惊喜,像是一本精美的日记本?有趣的插画故事书?还是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儿?想到这里,低头看我手上拿着的,终究还是一条有保存期限的巧克力。这是不是代表我开始失去冒险精神,只想追求安逸舒适的日子呢?
对于礼物,我总是又爱又恨。爱收礼物的惊喜,却更害怕拆开礼物后的无奈。

在 2016 来临之前,很多没想过会完成的事情也顺水推舟的完成了。
我投稿的两篇文章在这个月同时被收录在星洲日报副刊的星云版,点缀了我平淡无奇的 2015,也给我增添了额外的收入。嘻~
第一次的演说,随后当上 grammarian(曾经以为自己铁定不能胜任的岗位),参与 impromptu speech (这个被摆上台,过程好惊险),还有即将当上 table topic master(应该很好玩)。
我的导师总是说我行,一次一次的告诉我说 you will be fine. 于是我就见招拆招,放马过来。后来我发现我适应得很好,至少我给了自己一次勇于尝试的机会。

那天可可在会议上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圣诞老人只派礼物给小孩?”
其实我并不认同这个问题。而我当时脑袋空白,完全没有答案。两分钟的即兴演说在五十二秒就草草结束。后来我再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我才明白当下的我应该要勇敢反驳他的说法,而不是被牵着鼻子走。如果我一开始就反驳他的说法,我肯定可以说更多。Lesson learnt.

2016 的其中一个宏愿,再也不被他人牵着鼻子走。


这是我加入公司之后的第三个圣诞。

我向圣诞老人许愿,收到了一盒彩色笔。我姐说我的礼物那么幼稚,好吧那我就是个幼稚鬼。希望明年文产量和画图产量都一样多。:D

*

今年二十四岁的生日,简单而完整。和家人朋友享用了简单的晚餐,同事跑遍广场只为了给我买个生日蛋糕。谢谢那些努力把我逗笑的人。
我的生日愿望:平安喜乐就好。



我喜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