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地方叫贡布



我们从金边(Phnom Penh)坐了三小时的迷你货车,来到了离金边一百五十公里的省份,贡布(Kampot)。之前会想到来这里也是因为一次不经意看到一篇网志里的盐田日出照片而心动,于是我也贸贸然向旅伴提议说,我们可以花一天来这里看看吗?我相信吸引力法则,只要你有一件很想要达到的事情,你一定会用尽全力以各种方式达到它,所以我来了。

知道贡布这个地方的人不多,很多人对于柬埔寨的定义还是停留在暹粒(Siem Reap)的吴哥窟,如同我到这里之前一样。来到这里,我才知道自己对于柬埔寨之前的了解多么浅白。若你来到贡布,你可以到郊外看看当地闻名盛产的胡椒种植地,到河岸边看那无垠的盐田,在附近的渔村看看当地的渔人风光。由于这里有许多国外派遣来工作的外国人,所以街上周围都有许多充满好评的西式餐厅。早上,你可以选择在河岸边的精美西餐厅坐下来细细品尝美味的西式早餐。若你有闲,还可以从这里乘搭三十分钟的快艇到附近的兔子岛(Rabbit Island)度过慵懒的海岛假期。

我们在贡布住的旅馆是一家刚营业不到一年的小型旅馆,旅馆的位置有点静括偏僻,但里面却非常干净舒适。庭院有几座可以让人虚度一整个午后的吊床,房间和旅馆的布置都是以紫色为主要色系,可见老板娘对紫色的钟情程度。但这里最吸睛的莫过于大厅里那琳琅满目充满各国语言书籍的柜子。这里提供二手书籍交换计划,若你相中这里的书本也可以买下来。老板和老板娘是来自法国的夫妇,当年他们来这座小城旅游的时候爱上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于是决定抛下法国的生活,离乡背井来到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老板娘脸上洋溢出自由的笑容,凭着一颗炙热的心,我相信她在这里过得很快乐。

老板娘叫莎拉(Sarah),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她有一位高棉裔的工人,莎拉向工人学习当地的高棉语,而工人则向莎拉学习英语。许多高棉人都不识英语,因为在柬埔寨的学校必须要付费才能够上英语课,穷的孩子并没有学习英语的机会。若你乡区里遇上可以说上几句英文的当地人,那也许是他们自学的,或者是向游客学习得来的英语。

我记得我们在不远处的 Phnom Chnork (也称 Elephant Cave)遇到一位十八岁的少年,我忘了他的姓名,只记得他的英文说得非常流利。每天放学后,他就会来到这里当游客的导游,带领游客穿越山洞,用他那流利的英文来向游客介绍山洞里的钟乳石,凭想象成形的象爸爸,象妈妈,小象,还有各种动物。每天靠游客给予的小费来购买书本还有文具。离开前,我们给了他一笔小费,同伴还特地勉励他说,don’t give up studying English。我们微笑道别,感谢他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刺激感官的山洞之旅。

由于十一月份是雨季,我们来的时候并不是看盐田的时候。这也意味着我要在盐田看日出的幻想瞬时破灭。旅行会让你明白,许多事情并不是如你所愿。虽然看不到工人辛勤制造盐巴的画面,但司机带我们去了盐巴储藏库看盐巴。一踏入那以木材搭建的小房子,我被眼前的盐巴深深震撼。如果童话故事里有黄金屋,那我眼前的就是贡布独有的黄金屋,被灯光照耀而反射得刺眼的盐巴,像黄金一样耀眼。从地板到屋顶都是排山倒海的粗盐巴,还有这里个个体格健壮魁梧的工人,他们赤裸着上身在列热当空底下以人力来回扛运每包重达五十公斤的盐包到货车上,似乎丝毫不受我们的到访而分心,像是这里默默驻守着黄金的士兵。“小妹,从哪儿来哒?”其中一位工人用简单的英语提问。“马来西亚!”我们自豪的说。司机用双手抓起了一堆盐巴骄傲地向我们展示,虽然他手上握的只是廉价的盐巴,但他脸上灿烂的笑容却让人感觉他手握的是黄金,而不是盐巴。

我想,高棉人都是乐天的吧。尽管这里物质匮乏,但我总是可以轻易从他们的脸上看到灿烂的笑容。依稀记得我在马德望(Battambang)的乡间小路遇到的孩子,当他们看到我们和嘟嘟车子经过,居然毫无缘由,咯咯声地笑了起来。尽管他们手中没有平板电脑,仅有衣衫褴褛,还有沾满泥土的裤子。那清脆稚嫩的笑声依然回荡在我耳边,这也时时提醒着我,快乐和物质的富足从来都不成正比。

傍晚时分,我们在贡布河来了一趟萤火虫行船之旅。在这里,只需要四美金就可以让你在船上欣赏河岸风光还有游船河两个小时。周围传来不同语言的游客交谈声,他们喝着啤酒,抽着瘀。我喜欢这样静静欣赏河岸的夕阳美景。橘色的太阳把大地染成一大片金黄色。我们在船只的二楼不顾仪态的躺下,安静享受着这样可贵的放空时光。天空渐渐变暗,天上出现了好多颗星星,让我想起了上次在沙巴神山上的Sayat-sayat 关口也出现过同样灿烂的星空。四处没有一丝光线,只有天上的星星闪烁的微光陪伴着我。右手边躺了一位来自波兰的游客,他岔开了话闸子和我聊了起来。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却和他聊了许多。“抽根瘀吗?”他问,我笑说不了。“不抽瘀也是件好事,”他回应说。长那么大,好像是第一次被问要不要抽瘀,那种气氛好像特别豪气。直到下船的时候,我才从微弱的路灯看清楚他的脸庞。我们互相祝福和道别,结束了我们短暂的情谊。

原本只打算写两段就好,没想到一开始打字就停不下来,真要命。但我享受这样沉醉一个人的空间,一边听着绮贞的歌曲,思绪也跟着漂流。我喜欢这样的周末,你呢?

(星洲日報/副刊‧文:孙纬玲)07-12-2015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29752

点击:更多照片

Comments

  1. 新铺开张,我来踩个脚印当贺礼啦~

    ReplyDelete
  2. 怎么搬家了,呵呵
    我现在人在柬埔寨公干
    没有机会去 Siam Reap 看吴歌,下次我还要再来!呵呵

    ReplyDelete
    Replies
    1. 旧的部落格很杂很乱,想搬家顺便清理一下。嘻嘻
      谢谢你的捧场!
      难怪看到有柬埔寨的读者。哈哈

      Delete
  3. 你写得很有画面,我喜欢这一篇。以后就专注这里写了吗?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的,希望这里能够出产更多好的文字。:D
      谢谢捧场!

      Delete
  4. 我很汗颜呐,天朝人民只去吴哥窟穿花裙子拍照片,或者在免税店买买买。其他地方根本就不怎么去,甚至根本不知道。

    ReplyDelete
    Replies
    1. 忘记回复你
      哈哈哈,你不要这样说天朝人民啦,是你还没有遇到那些另类的罢了
      XD

      Delete

Post a Comment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