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5

归零

Image
我离开了经营多年的部落格,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搬家了,那些用心记录留下来的文字怎么办?那些陪伴多年的成长回忆呢?那些累计下来的读者群,点击率,和博友建立起来的情谊,也很可能会因为我这个决定而消失不见。

对于这个决定,我也是想了很久。他们告诉我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他们告诉我说这就是人生,他们让我一步一步走了出来。不害怕失去,才是真正拥有。对于生活或者部落格都一样。看到这里,或许你还在斟酌我要表达什么。人家说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互相磨合,逐渐形成能够融合对方的形状。而我,在这些日子里却慢慢长回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菱角。

我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这段日子的我到底起了多大的变化,我的思维,我对于自己的人生定位,我的价值观,还有我对于未来的憧憬。以前的我一定无法相信,现在的我居然参加了 Toastmaster;我从一个没什么自信和胆小的人,变成了现在和家人吃饭点餐都听我的。

记得有一次我和小朱一起去处理一些事情,我对她说:“幸好有你陪我来,要不然我一定拿不下主意。” “什么话,明明刚才作决定的人都是你耶!”

我想了想,原来那个总是拿不住主意的我,已经悄悄和我说再见了。很久很久以前,我也和她一样,不管大事小事都总是犹豫不决,深怕作错一个决定就会后悔一辈子似的。我开始听见自己的声音,当自己的主人。

我觉得对的事情,再也不需要别人的意见。我学会对自己好一点,喜欢的衣服就买,朋友约喝酒我也一定会到;我的生活,跟着我自己的步伐,朝着理想的方向迈进。
我从来不习惯广泛分享我的文章,只愿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对于部落格,我还是穿戴着厚重的防卫衣。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才华,从小就羡慕那些会写得一手好书法,弹钢琴,画画,能歌善舞的朋友。印象最深刻就是初入大学时候的新生交流会的才华表演,我就是没有什么表演天分啊,惟有和朋友一起跳了很僵硬的舞蹈勉强过关。我的自信心被藏在看不见的角落,直到同事某天在副刊上看到了我写的文章对我说,“好的文章当然要分享啊!” 我才一怔,或许他们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凭什么要以那些标准的“才华表演”来定义全世界的每一个人,我也有自己的定位啊。

最近因为某同事要离职了,让我有机会重拾剪刀和彩色纸的乐趣。在设计和剪贴 farewell card 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的血液正沸腾着。碍于生活太忙碌,我都快要忘记自己曾经多么热衷于手工和写作。到底有多少人也和我一样,为了生活而忘了生活…

跟我去 Clubbing!

我终于在 Toastmaster Club 发表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演讲,这也是我人生中很有意义的一个蜕变和里程碑。从撰写演讲稿到发表总共耗了接近一个月,加上之前一直无法克服的心理恐惧,总共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才终于站了出来。

在出席某天的会议时,司仪点名我的时候突然在我名字前面冠上 Toastmaster 这个称号,我才意识到原来现在的自己真的和以前有一点点不一样了。在这里,我认识了好多很有趣的人,他们都是很优秀的演说家,来自不一样的背景,从事不一样的行业。但我们之间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我们都很喜欢说话,喜欢交朋友,还有喜欢分享故事。他们从来不会嘲笑我的不足,反而互相鼓励,分享许多宝贵的意见。每一次出席会议,都是满载而归。我变得更加快乐,积极,自信。我从来不会因为工作忙碌而对于会议感到兴致缺缺,反而每一次出席会议我都觉得精神充沛,也变得充满力量,以传达正面的讯息给身边的人。
由于自己也算得上是个资深的部落客(笑),撰写文章对我来说简直不是问题,用中文来写作是我最大的乐趣,而现在不同的是我写的文章必须由中文变成英文,但我依然享受其中。曾经有一个周末,我花了一整天在撰写文章,早上写部落格的文章,傍晚写英文的演讲稿。以前曾经想过当个作家,虽然现在当不成作家,但在不断撰写文章的过程中,我也能够感受到当上作家的乐趣。我有一群固定的听众或读者,不管是在部落格,还是在演说俱乐部。在分享的过程中,我也获得很大的满足。
在那里,有人愿意花时间安静坐下来听我说故事,有人给予我建设性的意见,有人纠正我的语法和毛病。我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也非常享受学习的过程。我本来就是个爱说话和爱写作的人,而现在对于我最大的挑战是把文章从中文变去英文,但我非常乐意迎接这个挑战。我也发现,纵使我的英文依然没有很好,但出席了好几次的会议之后,我很多时候不经意的开始说起英语,完全出自于自然反应,连我自己也吓到。
说到这里,我想大部分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是 Toastmaster。我在这里就大概介绍一下:
Toast 是“举杯祝贺”,Master 是“主人”,所以可将 Toastmaster 解释为‘会议主持人’。

Toastmasters International 自1924 年于美国加州成立,为一个非营利事业组织,于全球 110多个国家拥有超过1.4 万个会员组织。其成立的原因是基于帮助他人如何演讲、倾听与思考,培养…

有个地方叫贡布

Image
我们从金边(Phnom Penh)坐了三小时的迷你货车,来到了离金边一百五十公里的省份,贡布(Kampot)。之前会想到来这里也是因为一次不经意看到一篇网志里的盐田日出照片而心动,于是我也贸贸然向旅伴提议说,我们可以花一天来这里看看吗?我相信吸引力法则,只要你有一件很想要达到的事情,你一定会用尽全力以各种方式达到它,所以我来了。

知道贡布这个地方的人不多,很多人对于柬埔寨的定义还是停留在暹粒(Siem Reap)的吴哥窟,如同我到这里之前一样。来到这里,我才知道自己对于柬埔寨之前的狭义多么浅白。若你来到贡布,你可以到郊外看看当地闻名盛产的胡椒种植地,到河岸边看那无界限的盐田,在附近的渔村看看当地的渔人风光。由于这里有许多国外派遣来工作的外国人,所以街上周围都有许多充满好评的西式餐厅。早上,你可以选择在河岸边的精美西餐厅坐下来细细品尝美味的西式早餐。若你有闲,还可以从这里乘搭三十分钟的快艇到附近的兔子岛(Rabbit Island)度过慵懒的海岛假期。

我们在贡布住的旅馆是一家刚营业不到一年的小型旅馆,旅馆的位置有点静括偏僻,但里面却非常干净舒适。庭院有几座可以让人虚度一整个午后的吊床,房间和旅馆的布置都是以紫色为主要色系,可见老板娘对紫色的钟情程度。但这里最吸睛的莫过于大厅里那琳琅满目充满各国语言书籍的柜子。这里提供二手书籍交换计划,若你相中这里的书本也可以买下来。老板和老板娘是来自法国的夫妇,当年他们来这座小城旅游的时候爱上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于是决定抛下法国的生活,离乡背井来到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老板娘脸上洋溢出自由的笑容,凭着一颗炙热的心,我相信她在这里过得很快乐。

老板娘叫莎拉(Sarah),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她有一位高棉裔的工人,莎拉向工人学习当地的高棉语,而工人则向莎拉学习英语。许多高棉人都不识英语,因为在柬埔寨的学校必须要付费才能够上英语课,穷的孩子并没有学习英语的机会。若你乡区里遇上可以说上几句英文的当地人,那也许是他们自学的,或者是向游客学习得来的英语。

我记得我们在不远处的 Phnom Chnork (也称 Elephant Cave)遇到一位十八岁的少年,我忘了他的姓名,只记得他的英文说得非常流利。每天放学后,他就会来到这里当游客的导游,带领游客穿越山洞,用他那流利的英文来向游客介绍山洞里的钟乳石,凭想象成形的象爸爸,象妈…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