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8, 2015

归零

我离开了经营多年的部落格,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搬家了,那些用心记录留下来的文字怎么办?那些陪伴多年的成长回忆呢?那些累计下来的读者群,点击率,和博友建立起来的情谊,也很可能会因为我这个决定而消失不见。

对于这个决定,我也是想了很久。他们告诉我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他们告诉我说这就是人生,他们让我一步一步走了出来。不害怕失去,才是真正拥有。对于生活或者部落格都一样。看到这里,或许你还在斟酌我要表达什么。人家说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互相磨合,逐渐形成能够融合对方的形状。而我,在这些日子里却慢慢长回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菱角。

我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这段日子的我到底起了多大的变化,我的思维,我对于自己的人生定位,我的价值观,还有我对于未来的憧憬。以前的我一定无法相信,现在的我居然参加了 Toastmaster;我从一个没什么自信和胆小的人,变成了现在和家人吃饭点餐都听我的。

记得有一次我和小朱一起去处理一些事情,我对她说:“幸好有你陪我来,要不然我一定拿不下主意。” “什么话,明明刚才作决定的人都是你耶!”

我想了想,原来那个总是拿不住主意的我,已经悄悄和我说再见了。很久很久以前,我也和她一样,不管大事小事都总是犹豫不决,深怕作错一个决定就会后悔一辈子似的。我开始听见自己的声音,当自己的主人。

我觉得对的事情,再也不需要别人的意见。我学会对自己好一点,喜欢的衣服就买,朋友约喝酒我也一定会到;我的生活,跟着我自己的步伐,朝着理想的方向迈进。

我从来不习惯广泛分享我的文章,只愿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对于部落格,我还是穿戴着厚重的防卫衣。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才华,从小就羡慕那些会写得一手好书法,弹钢琴,画画,能歌善舞的朋友。印象最深刻就是初入大学时候的新生交流会的才华表演,我就是没有什么表演天分啊,惟有和朋友一起跳了很僵硬的舞蹈勉强过关。我的自信心被藏在看不见的角落,直到同事某天在副刊上看到了我写的文章对我说,“好的文章当然要分享啊!” 我才一怔,或许他们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凭什么要以那些标准的“才华表演”来定义全世界的每一个人,我也有自己的定位啊。

最近因为某同事要离职了,让我有机会重拾剪刀和彩色纸的乐趣。在设计和剪贴 farewell card 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的血液正沸腾着。碍于生活太忙碌,我都快要忘记自己曾经多么热衷于手工和写作。到底有多少人也和我一样,为了生活而忘了生活呢?你有多久没和家人好好聊天了?

连我都不相信,我工作都超过两年了。工作上能够和同事打成一片,下班后参加演说俱乐部,周末依心情或爬山或游泳,空闲就写作或玩玩吉他,存了一笔小钱过后就到处去旅行。
松开了拳头,我拥有了全世界。我不再害怕失去,因为我从来就不曾拥有。

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你呢。



故事的小黄花 从出生那年就飘着
吹着前奏望着天空我想起花瓣试着掉落
——《晴天》

Saturday, November 21, 2015

跟我去 Clubbing!

我终于在 Toastmaster Club 发表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演讲,这也是我人生中很有意义的一个蜕变和里程碑。从撰写演讲稿到发表总共耗了接近一个月,加上之前一直无法克服的心理恐惧,总共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才终于站了出来。

在出席某天的会议时,司仪点名我的时候突然在我名字前面冠上 Toastmaster 这个称号,我才意识到原来现在的自己真的和以前有一点点不一样了。在这里,我认识了好多很有趣的人,他们都是很优秀的演说家,来自不一样的背景,从事不一样的行业。但我们之间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我们都很喜欢说话,喜欢交朋友,还有喜欢分享故事。他们从来不会嘲笑我的不足,反而互相鼓励,分享许多宝贵的意见。每一次出席会议,都是满载而归。我变得更加快乐,积极,自信。我从来不会因为工作忙碌而对于会议感到兴致缺缺,反而每一次出席会议我都觉得精神充沛,也变得充满力量,以传达正面的讯息给身边的人。

由于自己也算得上是个资深的部落客(笑),撰写文章对我来说简直不是问题,用中文来写作是我最大的乐趣,而现在不同的是我写的文章必须由中文变成英文,但我依然享受其中。曾经有一个周末,我花了一整天在撰写文章,早上写部落格的文章,傍晚写英文的演讲稿。以前曾经想过当个作家,虽然现在当不成作家,但在不断撰写文章的过程中,我也能够感受到当上作家的乐趣。我有一群固定的听众或读者,不管是在部落格,还是在演说俱乐部。在分享的过程中,我也获得很大的满足。

在那里,有人愿意花时间安静坐下来听我说故事,有人给予我建设性的意见,有人纠正我的语法和毛病。我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也非常享受学习的过程。我本来就是个爱说话和爱写作的人,而现在对于我最大的挑战是把文章从中文变去英文,但我非常乐意迎接这个挑战。我也发现,纵使我的英文依然没有很好,但出席了好几次的会议之后,我很多时候不经意的开始说起英语,完全出自于自然反应,连我自己也吓到。

说到这里,我想大部分的人还不知道什么是 Toastmaster。我在这里就大概介绍一下:

Toast 是“举杯祝贺”,Master 是“主人”,所以可将 Toastmaster 解释为‘会议主持人’。

Toastmasters International 自1924 年于美国加州成立,为一个非营利事业组织,于全球 110多个国家拥有超过1.4 万个会员组织。其成立的原因是基于帮助他人如何演讲、倾听与思考,培养学员领导、表达能力的国际性组织。——百度百科

Toastmaster 在马来西亚的覆盖率还很低,很多人不知道也从没听过什么是 Toastmaster。一个区域可以有很多家不一样的 Toastmaster 俱乐部,当然很多大企业也有自己设立 in house Toastmaster Club,而每一个俱乐部的文化和环境都不一样。

Toastmaster 俱乐部是开放给所有十八岁以上的成年人。它是一个孕育领导者的地方,让会员训练公开演说,提升自信心和沟通能力的平台。一般上俱乐部一个月内会召开二到三次会议。

会议被分为三个环节:
1)Table Topic Session
2)Assignment Speech
3)Evaluation Session

Table Topic Session
主持人发问(可为娱乐性、思考性或时事问题)并且邀请会员自愿上前做两分钟的即席演说。每次大概会邀请四到五为会员上前演说。

Assignment Speech
发表演讲的会员必须依据总会发给的指导书,在家中做好准备,并上台演讲。每晚大约有四到五位演讲人。

Evaluation Session
针对第一和第二环节的各个演讲人做个别评论并给予建议,此阶段也是最具教育性的阶段,不但可以分享经验,同时也学到给别人意见的技巧。

每一次的会议都会由会员票选出当晚 Best Table Topic Speaker, Best Assignment Speaker, Best Evaluater 的奖项。
——百度百科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可忽略的筹委会,还有当晚的角色扮演者(Role Player)。这包括了 time keeper, ah counter, 还有grammarian.

Time keeper - 提醒发表演说的会员不要超过时间
Ah Counter - 负责计算一些不必要的口头语如 Ah, Erm, I think, You Know, I mean, like, uhm, yea, so,等。
Grammarian - 提出在会议中所听到特别的或错误的词句、文法或介绍新的语汇。

总结来说,我找不到不参加的理由。我很喜欢这样的学习环境,让自己不断地成长。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上网搜寻最靠近你的俱乐部。点击:Toastmasters International
你也可以来我的俱乐部,这里随时欢迎访客,无收费。;)
点击:ITC Bintang Toastmaster Club

走,一起去 Clubbing!

Sunday, November 15, 2015

有个地方叫贡布



我们从金边(Phnom Penh)坐了三小时的迷你货车,来到了离金边一百五十公里的省份,贡布(Kampot)。之前会想到来这里也是因为一次不经意看到一篇网志里的盐田日出照片而心动,于是我也贸贸然向旅伴提议说,我们可以花一天来这里看看吗?我相信吸引力法则,只要你有一件很想要达到的事情,你一定会用尽全力以各种方式达到它,所以我来了。

知道贡布这个地方的人不多,很多人对于柬埔寨的定义还是停留在暹粒(Siem Reap)的吴哥窟,如同我到这里之前一样。来到这里,我才知道自己对于柬埔寨之前的狭义多么浅白。若你来到贡布,你可以到郊外看看当地闻名盛产的胡椒种植地,到河岸边看那无界限的盐田,在附近的渔村看看当地的渔人风光。由于这里有许多国外派遣来工作的外国人,所以街上周围都有许多充满好评的西式餐厅。早上,你可以选择在河岸边的精美西餐厅坐下来细细品尝美味的西式早餐。若你有闲,还可以从这里乘搭三十分钟的快艇到附近的兔子岛(Rabbit Island)度过慵懒的海岛假期。

我们在贡布住的旅馆是一家刚营业不到一年的小型旅馆,旅馆的位置有点静括偏僻,但里面却非常干净舒适。庭院有几座可以让人虚度一整个午后的吊床,房间和旅馆的布置都是以紫色为主要色系,可见老板娘对紫色的钟情程度。但这里最吸睛的莫过于大厅里那琳琅满目充满各国语言书籍的柜子。这里提供二手书籍交换计划,若你相中这里的书本也可以买下来。老板和老板娘是来自法国的夫妇,当年他们来这座小城旅游的时候爱上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于是决定抛下法国的生活,离乡背井来到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老板娘脸上洋溢出自由的笑容,凭着一颗炙热的心,我相信她在这里过得很快乐。

老板娘叫莎拉(Sarah),可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她有一位高棉裔的工人,莎拉向工人学习当地的高棉语,而工人则向莎拉学习英语。许多高棉人都不识英语,因为在柬埔寨的学校必须要付费才能够上英语课,穷的孩子并没有学习英语的机会。若你乡区里遇上可以说上几句英文的当地人,那也许是他们自学的,或者是向游客学习得来的英语。

我记得我们在不远处的 Phnom Chnork (也称 Elephant Cave)遇到一位十八岁的少年,我忘了他的姓名,只记得他的英文说得非常流利。每天放学后,他就会来到这里当游客的导游,带领游客穿越山洞,用他那流利的英文来向游客介绍山洞里的钟乳石,凭想象成形的象爸爸,象妈妈,小象,还有各种动物。每天靠游客给予的小费来购买书本还有文具。离开前,我们给了他一笔小费,同伴还特地勉励他说,don’t give up studying English。我们微笑道别,感谢他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刺激感官的山洞之旅。

由于十一月份是雨季,我们来的时候并不是看盐田的时候。这也意味着我要在盐田看日出的幻想瞬时破灭。旅行会让你明白,许多事情并不是如你所愿。虽然看不到工人辛勤制造盐巴的画面,但司机带我们去了盐巴储藏库看盐巴。一踏入那以木材搭建的小房子,我被眼前的盐巴深深震撼。如果童话故事里有黄金屋,那我眼前的就是贡布独有的黄金屋,被灯光照耀而反射得刺眼的盐巴,像黄金一样耀眼。从地板到屋顶都是排山倒海的粗盐巴,还有这里个个体格健壮魁梧的工人,他们赤裸着上身在列热当空底下以人力来回扛运每包重达五十公斤的盐包到货车上,似乎丝毫不受我们的到访而分心,像是这里默默驻守着黄金的士兵。“小妹,从哪儿来哒?”其中一位工人用简单的英语提问。“马来西亚!”我们自豪的说。司机用双手抓起了一堆盐巴骄傲地向我们展示,虽然他手上握的只是廉价的盐巴,但他脸上灿烂的笑容却让人感觉他手握的是黄金,而不是盐巴。

我想,高棉人都是乐天的吧。尽管这里物质匮乏,但我总是可以轻易从他们的脸上看到灿烂的笑容。依稀记得我在马德望(Battambang)的乡间小路遇到的孩子,当他们看到我们和嘟嘟车子经过,居然毫无缘由,咯咯声地笑了起来。尽管他们手中没有平板电脑,只有衣衫褴褛的旧衣服,还有沾满泥土的裤子。那清脆稚嫩的笑声依然回荡在我耳边,这也时时提醒着我,快乐和物质的富足从来都不成正比。

傍晚时分,我们在贡布河来了一趟萤火虫行船之旅。在这里,只需要四美金就可以让你在船上欣赏河岸风光还有游船河两个小时。周围传来不同语言的游客交谈声,他们喝着啤酒,抽着瘀。我喜欢这样静静欣赏河岸的夕阳美景。橘色的太阳把大地染成一大片金黄色。我们在船只的二楼不顾仪态的躺下,安静享受着这样可贵的放空时光。天空渐渐变暗,天上出现了好多颗星星,让我想起了上次在沙巴神山上的Sayat-sayat 关口也出现过同样灿烂的星空。四处没有一丝光线,只有天上的星星闪烁的微光陪伴着我。右手边躺了一位来自波兰的游客,他岔开了话闸子和我聊了起来。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却和他聊了许多。“抽根瘀吗?”他问,我笑说不了。“不抽瘀也是件好事,”他回应说。长那么大,好像是第一次被问要不要抽瘀,那种气氛好像特别豪气。直到下船的时候,我才从微弱的路灯看清楚他的脸庞。我们互相祝福和道别,结束了我们短暂的情谊。

原本只打算写两段就好,没想到一开始打字就停不下来,真要命。但我享受这样沉醉一个人的空间,一边听着绮贞的歌曲,思绪也跟着漂流。我喜欢这样的周末,你呢?

(星洲日報/副刊‧文:孙纬玲)07-12-2015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29752

点击: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