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 2017

追稻

火车总是能够勾勒出我对浪漫的憧憬。一路上掠过的风景,在左手边的窗外不断切换,像是幻影片,由南往北的火车路上,从繁华的大都会缓缓带旅人来到被时间定格的老城。

我随着不间断的隆隆声卷入梦乡,身后偶尔传来小孩的打闹声依然无阻睡意的降临。直到火车横跨 Bukit Merah 湖泊,身后的小孩大喊 “Tasik” (湖泊),我才突然惊醒。笨重的火车瞬时化身走钢索的人,没有丝毫疑虑,以轻盈的姿态在湖面上轻轻滑过。这不就是我常常幻想火车会经过湖面的场景吗,像是《千与千寻》动画故事里的小千和无脸人一起走过那条路一样。火车的倒映在湖面上,轨道上溅的水在太阳的照射下化成彩色的水花,灿烂地飞跃,然后缓缓坠落。随后湖面恢复一片平静,仿佛刚路过的火车都是幻影。火车竟如此轻易地容入风景里,毫无违和感。

阴郁的天气把世界都染成灰色,像是被套上灰虑镜的影片,窗外只剩下单调的灰和白。穿过湖泊之后,风景渐渐转换成空旷的草原,从一开始喧闹的城市到切换到稀疏车流量的道路,直到一片一片无止尽的稻田海,低垂的稻穗像是卑微的仆人,没有夸张式的铺张,以最诚恳的姿态默默迎接到访的旅客。

由于没有事先预定前往加央的火车票,我们到了威省后转搭巴士前往加央市。从威省前往加央是一段辗转的旅程,由于没有直通车票,巴士得路经日得拉,亚罗士打,玻璃市港口等车站,最后才抵达加央。笔直的公路夹在绿油油的稻田中,延绵不尽的绿,一望无尽的绿,让人产生视觉疲劳的绿,美得让人心旷神怡。

当天我们的落脚处是位于稻田中央的房子,背着山,向着田,长得是我憧憬的样子。周围青葱的风景让我瞬间忘却赶路的疲惫。卸下了行李,换上了轻便的衣装,我们租了小车子四处窜行。电台里传来轻快的马来乐,轻松的节奏随着我们展开未知的旅途。

天色渐渐转暗,落幕后的加央市安静得可怕。街上的车子少,红绿灯也少。我们仿佛闯入了无人之境,没有车子的公路仿佛只为我们而设。周围是空旷的田野,或许是稻田,或许是马来村庄。河边的烧鱼大餐是一顿稿赏疲惫赶路人的盛宴,在没有光的街头转角处燃起了熊熊炉火。一眼望去,餐厅里尽是满满的人群,瞬时把我们从无人之境接驳回来现实。

*

落雨飘飞的十一月,或许不是赏稻的最佳时期。清晨坠落的膀雨打破了我们追随日出的计划。在车里等雨的人被困在雨中,唯有欣赏难得的雨中田景。雨后的田野被披上一层朦胧的外衣,被笼罩的山丘,浓雾环绕的树林,让眼前画面添加神秘色彩。也就是因为这一场雨,我们才能够看到另一面的景观。或许根本没有所谓最佳的时期,在什么季节,就欣赏什么样的风景。

没有看到想要看的风景,我们却在前往郊区的路上发现无敌稻田公路景观。雨过天晴的早晨,背后耸立的山峰,没有旅客入侵的地域,像个酣睡的婴儿,静谧,和谐。我们把车子停靠路旁,放肆地按下快门。住在风景里的人如常地驶过那路段,或许在我们按下快门的当儿,也不知觉成了当地人眼里的风景。

他们总说这儿没有可取之处,没有高楼,没有快餐店,连在茶室的早餐选择也只有清汤面和干捞面两种选择。吃的是最原始的生活味道,尝的是与世无争的平庸日子。但有时旅人想看的,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

稻田里的小房子

只有一辆车子能够通过的小径

耸立的山峰在旁默默守护大地

左右两旁都是茂密橡胶园。如果马来西亚有打工度假计划,那铁定是来林里割胶(笑)

无尽头的R133公路

摄于 R133 Jalan Jejawi- Tok Kayaman

美人配美景(误)


 记 / 玻璃市,加央

Thursday, November 23, 2017

工作不知不觉在你身边滑过四年的光景。浸泡在这个说变就变的大环境里,你学习,成长,挣扎,蜕变。华丽背后吃过的苦,流干的泪,已变成笑着回忆的故事。当年傻乎乎的菜鸟早已被遗忘在街角的转弯处。你在职场上学会见招拆招,和同事混得很溜。一路上,你遇到很多贵人,也有一些让你抓破头也无法理解的外星人。或许你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圈子,你或许是被排挤的一方,或是排挤别人的一方。你开始看淡了离别,他们总是说,没有谁不能没有谁,无论在职场上,还是生活上。但都无所谓,因为这就是人生啊。

后来,你不甘于平凡,展开了一个人的漂泊。一个人走在荆棘的探索之路,前面没有光。内心的挣扎起起伏伏,有时喜,有时忧。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你困惑,到底什么才是最好的时刻,什么才是最完美的结局?迷失,焦虑,种种不安的情绪排山倒海涌入,化成夜里成千上万只蚂蚁大军,在心里面钻动。退去强悍的躯壳,此刻的你,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漆上纯白色的小房间,你像是个脸色发紫的病患,不断向周围的冷空气求饶。你企图在这狭小的空间找一个出口,眼前的字符突然变得如此难以亲近。是你说过的,分裂不过是一场痛快地割舍,哀嚎一阵过后,随即无痛无痒,那你又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你拨了一通电话,期盼听到一些什么,是别人的引导,还是自己的声音?你想要说的,到底是为了说服别人,还是为了说服自己?盖下电话,你终于作了决定。

你仿佛找到了让你能够靠岸的小岛。它或许没有你想象中的空旷,可是却能够温柔地容下你承载的所有包袱;它可能并没有你理想中华丽,可是却能够给你一个暂时栖身的落脚处。疲惫的心灵,仿佛顿时得到了解脱。你决心再也不往回看,跟着风向和浪潮,航向你要去的远方。

后来你才明白,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最好的时刻,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刻,故事也没有最完美的结局,眼前的路就是最好的途径。只要目标清晰,哪里都是路,只要勇敢往前,处处都是黎明。

2017-11-23_09-39-43

Saturday, September 16, 2017

夜深了依然不回家的人们
是迷恋夜色的美
还是依然沉溺在昔日的美好

下班后的夜
在一条安静的街道上悄悄地绽放
这儿没有酒吧街的喧闹
是个适合收藏秘密的角落

身后红色的帘仿佛把世界隔开了
周围传来低声细语的谈话声
侍应生往玻璃杯注入红色的液体

她轻轻地啜了一口被夹在指尖上的香浓
微醺的脸庞,沉甸甸的眼皮
在昏黄的灯光下却藏不住淡淡的愁

她淡然地说着生活的种种
好像一切都无关紧要
三杯下肚
把快乐与不快乐都流入身体里

翌日 天气明媚依旧
仿佛昨日的愁不曾降临
在苏醒后随着清晨的露珠消散




Saturday, September 9, 2017

音量

前往上班的路是一段昏昏欲睡的跋涉。尽管筋疲力尽也不得不往前走。把背景音乐转换成自己爱听的音乐,享受一个人的空间。沉甸甸的眼皮,滑手机的手指,失焦的瞳孔,背景音乐跟着调高,跟着宣泄的嗓子。在移动的箱子里,尽管和周围的大道使用者仅有一尺之隔,也不害怕别人会对你投以异样的眼光,仿佛隔壁车子里的人看不到自己的失态,即使你们靠得那么近。

戴上了职员通行证,一整天的时间都不属于自己。情绪跟着视窗右下角不断跳动的时间起伏,被不断涌入的工作量磨成了细针,散满一地的狼狈。你眼角一瞥,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突然泛下了大雨。玻璃背后的世界是无声的,大雨安静地落下,没有想要打扰谁的意思。

暮色降临后,人群都退去。窗外恢复一阵平静,转暗后的天空似乎为了要掩盖些什么。落下的雨滴在空气中消散不见,仿佛得到了解脱。

格外安静的氛围,我随手把情绪整理整理。
启动引擎后才发现,早上听歌的音量好像过高了。

Thursday, August 10, 2017

走在钢骨水泥之上 | 狮子山行

狮子山头

撇开香港交通的便利不说,我更喜欢的是香港的市区规划。即使土地匮乏,寸土寸金的钢骨森林,香港依然保存了大部分的绿地。在市区里,轻易能够通过巴士或捷运抵达山区,和山林展开进一步关系。

我跟着当天的领导拉福,穿过层层山林。被铺上阶级的山路,多了一分人气,少了一分土地的自然气息。香港人的步法好快,我自觉步行速度并不慢,但往往没两下子就被大家远远超越,狼狈地抛在后头,难怪马来西亚人民被贯上世界上最懒惰步行的国人之一。鲜少健行的当地人 Selina 跟着我频频喘气,我和她分享各国文化的大不同,总是聊到忘了加快脚步。

山上的歇脚亭也是个挺有趣的角落。看起来接近八旬的婆婆在众人面前表演一字马,另一位大叔则在大家的起哄下演奏起口琴来。旁边有一位伯伯负责点歌,耳边传来耳熟能详的曲子,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歌名。谧静的山林小小的亭子里,在一大清早洋溢着闹哄哄的朝气。

闹哄哄的早晨


爬上狮子山也是为了一睹九龙的全面貌。站在狮子山顶瞭望整个九龙县,此刻雄伟的高楼瞬间变身乐高玩具,在我眼前显得渺小无比,高楼与高楼之间的隙缝如此令人窒息。这几天的空气不大好,云层底下笼罩层层浓雾,像是被蒸气覆盖的眼镜,让人的视线被蒙上一层纱,只能够雾里看花。

美人与江山(误)

俯瞰九龙

我曾在山顶看过绵绵云层,看过死寂荒芜的地域,或者青葱的树林,可是这样独有浩瀚的城市景观,恐怕只能在香港看到。水平线下毫无遮挡物,九龙的地域在我眼前一览无遗,赤裸裸显现在我的眼角之下。浓雾遮挡的灰,配上被彩上黑白灰的钢骨森林,画面单调极了。我站在高处眺望脚底下的尘埃,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

“小心点啊”队友在巨石下给我喊话。
我在巨石上速速按下快门后便赶紧跟上队伍离开。

离开的时候不经意来到了友人无意间提过的麦理浩径。这横跨一百公里的山径,居然在毫无计划之下闯入我的行程表。被铺上柏油路的山径,可以当成单向车道,亦适合单车友齐来报到。单车友潇洒地成群越山,他们身上的笑声和愉快的交谈声在耳旁回绕,像是没有烦恼而林中鸟。山径儿有时高有时低,我们靠双脚一路走了好几公里。山势向上的时候我仿佛朝蔚蓝的天空奔去,山势向下的时候我的脚步如体态般轻盈,风儿迎面吹拂,右手边的悬崖尽是层层翠绿的山峦,尽入眼帘的绿油油,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拉福找了个单车友给我们照相,定格了当时的笑容和汗滴。


在我眼里的香港,如此趣致。


后记:
若和马来西亚的山林相比,香港的山径平易近人多了。如果想要真的往深山探险去,还是大马的山比较刺激。(呵呵)


更多资讯
Hong Kong Hiking Meet Up
(非营利组织,需要提前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