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6, 2017

夜深了依然不回家的人们
是迷恋夜色的美
还是依然沉溺在昔日的美好

下班后的夜
在一条安静的街道上悄悄地绽放
这儿没有酒吧街的喧闹
是个适合收藏秘密的角落

身后红色的帘仿佛把世界隔开了
周围传来低声细语的谈话声
侍应生往玻璃杯注入红色的液体

她轻轻地啜了一口被夹在指尖上的香浓
微醺的脸庞,沉甸甸的眼皮
在昏黄的灯光下却藏不住淡淡的愁

她淡然地说着生活的种种
好像一切都无关紧要
三杯下肚
把快乐与不快乐都流入身体里

翌日 天气明媚依旧
仿佛昨日的愁不曾降临
在苏醒后随着清晨的露珠消散




Saturday, September 9, 2017

音量

前往上班的路是一段昏昏欲睡的跋涉。尽管筋疲力尽也不得不往前走。把背景音乐转换成自己爱听的音乐,享受一个人的空间。沉甸甸的眼皮,滑手机的手指,失焦的瞳孔,背景音乐跟着调高,跟着宣泄的嗓子。在移动的箱子里,尽管和周围的大道使用者仅有一尺之隔,也不害怕别人会对你投以异样的眼光,仿佛隔壁车子里的人看不到自己的失态,即使你们靠得那么近。

戴上了职员通行证,一整天的时间都不属于自己。情绪跟着视窗右下角不断跳动的时间起伏,被不断涌入的工作量磨成了细针,散满一地的狼狈。你眼角一瞥,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突然泛下了大雨。玻璃背后的世界是无声的,大雨安静地落下,没有想要打扰谁的意思。

暮色降临后,人群都退去。窗外恢复一阵平静,转暗后的天空似乎为了要掩盖些什么。落下的雨滴在空气中消散不见,仿佛得到了解脱。

格外安静的氛围,我随手把情绪整理整理。
启动引擎后才发现,早上听歌的音量好像过高了。

Thursday, August 10, 2017

走在钢骨水泥之上 | 狮子山行

狮子山头

撇开香港交通的便利不说,我更喜欢的是香港的市区规划。即使土地匮乏,寸土寸金的钢骨森林,香港依然保存了大部分的绿地。在市区里,轻易能够通过巴士或捷运抵达山区,和山林展开进一步关系。

我跟着当天的领导拉福,穿过层层山林。被铺上阶级的山路,多了一分人气,少了一分土地的自然气息。香港人的步法好快,我自觉步行速度并不慢,但往往没两下子就被大家远远超越,狼狈地抛在后头,难怪马来西亚人民被贯上世界上最懒惰步行的国人之一。鲜少健行的当地人 Selina 跟着我频频喘气,我和她分享各国文化的大不同,总是聊到忘了加快脚步。

山上的歇脚亭也是个挺有趣的角落。看起来接近八旬的婆婆在众人面前表演一字马,另一位大叔则在大家的起哄下演奏起口琴来。旁边有一位伯伯负责点歌,耳边传来耳熟能详的曲子,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歌名。谧静的山林小小的亭子里,在一大清早洋溢着闹哄哄的朝气。

闹哄哄的早晨


爬上狮子山也是为了一睹九龙的全面貌。站在狮子山顶瞭望整个九龙县,此刻雄伟的高楼瞬间变身乐高玩具,在我眼前显得渺小无比,高楼与高楼之间的隙缝如此令人窒息。这几天的空气不大好,云层底下笼罩层层浓雾,像是被蒸气覆盖的眼镜,让人的视线被蒙上一层纱,只能够雾里看花。

美人与江山(误)

俯瞰九龙

我曾在山顶看过绵绵云层,看过死寂荒芜的地域,或者青葱的树林,可是这样独有浩瀚的城市景观,恐怕只能在香港看到。水平线下毫无遮挡物,九龙的地域在我眼前一览无遗,赤裸裸显现在我的眼角之下。浓雾遮挡的灰,配上被彩上黑白灰的钢骨森林,画面单调极了。我站在高处眺望脚底下的尘埃,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

“小心点啊”队友在巨石下给我喊话。
我在巨石上速速按下快门后便赶紧跟上队伍离开。

离开的时候不经意来到了友人无意间提过的麦理浩径。这横跨一百公里的山径,居然在毫无计划之下闯入我的行程表。被铺上柏油路的山径,可以当成单向车道,亦适合单车友齐来报到。单车友潇洒地成群越山,他们身上的笑声和愉快的交谈声在耳旁回绕,像是没有烦恼而林中鸟。山径儿有时高有时低,我们靠双脚一路走了好几公里。山势向上的时候我仿佛朝蔚蓝的天空奔去,山势向下的时候我的脚步如体态般轻盈,风儿迎面吹拂,右手边的悬崖尽是层层翠绿的山峦,尽入眼帘的绿油油,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拉福找了个单车友给我们照相,定格了当时的笑容和汗滴。


在我眼里的香港,如此趣致。


后记:
若和马来西亚的山林相比,香港的山径平易近人多了。如果想要真的往深山探险去,还是大马的山比较刺激。(呵呵)


更多资讯
Hong Kong Hiking Meet Up
(非营利组织,需要提前预约)



Wednesday, August 9, 2017

饭局


鸭子任人鱼肉挂在不锈钢的食档上,S 型钩子下暗褐色的毛孔在被染上亮褐色的鸭皮显得色泽分明,透过玻璃向食客展示它们诱人的完美身形。滴在铁盘上油亮油亮的油脂,呼唤着食客的味蕾。

由于时刻还早,眼前整齐排列的各色佳肴依然处于九分满。档口上整齐展示着肥瘦分明的卤猪肉,清炒四连豆,洒上辣椒的泥蚶,表面充满细孔并发亮的卤豆腐,刺激的酸辣菜,香煎江鱼仔,卤花生豆,榨菜腌猪肉,炒长豆等。虽然大部分的菜肴都是以单调的褐色示众,但仍不失独有的风采。

摆在眼前都是全褐色的潮州卤味佳肴,食客看上哪一样,就点哪一样。老板便会跟着食客手指的方向,把调配好的料理及卤味安置在精致的小盘子里。老板一会儿用利刀剁肉,一会儿在盘子上淋上卤汁,然后一碟一碟地摆放在餐盘上,干净利落。

小白第一眼就看上了猪大肠。浸泡在暗褐色的卤汁里,在我眼里貌似腐竹的猪大肠,不认真看还真能瞒天过海。我从来不碰猪大肠,吩咐老板赏我们一人份就好。虽然餐厅也不过是一家小店,简简单单的餐桌和摆设,打着潮州粥馆的招牌,可是待客的服务态度确毫不马虎。

“多少钱啊?”我问。 
“没关系,先吃呗。”老员工贴心地把我们点的最后一道菜捧上桌,然后便任由我们大快朵颐。

这是一个我平时不会列入晚餐选择的地方,连在路口转一个弯如果稍微不留神都会不小心错过的小店。或许是被大环境养出来的胃,我还是偏爱浓郁的重口味,或者刺激的酸辣风味配白饭舀汁,然后大口大口往嘴里送。清淡的潮州粥,从来都不是我的最爱,难得这一次能够和小白一样带着游客的心情一起来探索新事物,我也就奉陪到底。

体验生活方式由很多种,能够把经济杂菜档吃得像自助式晚餐,却依然乐在其中,也算是其中一种。

从未想过天朝人民也喜欢那么平民化的晚餐,我总是一次一次在外国人眼里重新发现祖国的美。这样的饭局,太有趣。

Tuesday, August 8, 2017

买书人的忏悔

我把刚刚阅读完毕的小品盖上,随手把它叠在笔电旁的书堆上。我随意一瞥,桌上安静地躺着几本刚刚入手的新成员。最近的意外收获可多了,每次告诫自己不准再买书,不要再买了,结果每一次都会有一万个理由让我继续购买下一本书。书柜里看不完的书籍要往前几年开始追朔,念大学的时候每年都有免费的购书券,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定位,每次都在连锁书店随手摘下畅销榜上的畅销书籍,不然就是买一些同龄朋友都在看的书,结果这些书籍的下场通常都是稍微翻页过,就再也没有被开封过,余生的命运就像被打入冷宫的妃子一样,不见天日。

虽然我对于被打入冷宫的“妃子们”感到非常抱歉,但买书不像买菜,买书人无法从第一眼洞悉这本书到底合不合口味,只能够单凭朋友推荐,或者名作家片面的推荐文来决定这本书值不值得下手。买到喜欢看的书本就像捡到宝一样,买到不适合的书本,也只能默默地把它囤积在书橱的一角。或许过去我的眼光总是不佳,往往随意带回家的书都是没看几页就觉得看不下去了,不然就是看完之后总是觉得很无感,到底我刚刚读了什么?

直到我年初参加了深耕文学课程,我坐在讲堂的一角,竖起耳朵专心听台前的资深作家如何解剖一篇一篇他们眼中的好作品。我跟着老师们的步伐学会赏诗阅句,学那些中文课上老师没有教过的事。细细咀嚼字里行间的温度,放慢阅读速度去体悟作家要表达的故事。

我在课堂上认识了一些我从未想过会有交集的人。他们有的比我年轻,有的比我年长。我多了些能够一起分享阅读心得的朋友,我们居然开始隔着手机银幕叽叽喳喳评头论足人家的文章起来。

“说不定我们以后会当上评审啊”女孩天真地对我说。我大笑,和比自己小的人聊天就是那么活泼直爽。

我在老师的影响下开始接触了广泛层面的书籍,开始懂得文字高低之分。我不再盲目跟从大众的口味,或是纠结于书局琳琅满目的书籍分类。关于找自己喜欢的书这件事,也在导师的指引下渐渐水到沟成。这样的寻找自己的过程虽历经曲折,但总算对自己有个交待。


于是,我又买书了。:P